弹劾案公开听证告终 民主共和两党如何打开新战线

撰写:
撰写:

历时近两周的特朗普弹劾调查公开听证11月21日正式结束。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预计将于11月最后一周的感恩节假期后,向司法委员会提交调查报告,由后者决定会否或如何对特朗普提出确切的弹劾条文。如无意外,众议院大会将会赶在圣诞节前通过具体弹劾条文,给余下任期不足一年的特朗普一份“临别”大礼。

直至目前为止,情报委员会已获得17名证人闭门作供,以及12名证人公开作供,不少“通乌门”案件的疑问似乎皆已获得解答,例如:

特朗普有没有以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及白宫访问邀请换取乌国公开调查民主党候选人拜登(Joe Biden)父子,及2016年乌克兰干预美国大选的阴谋论?根据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的证供,答案是“有”。

特朗普有没有主使其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越权参与此等对乌“利益交换”(quid pro quo)的类外交事务?根据桑德兰的证词,答案不仅是“有”,而且此事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到他们各人的高级幕僚都一一知悉;而根据驻乌克兰临时代办泰勒(William Taylor),以及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欧洲及俄罗斯事务高级顾问希尔(Fiona Hill),这是以“美国国内政治问题”主导的非正式对乌外交后门。

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未有证据直接指证特朗普

不过,虽然不少证人都指从朱利亚尼身上得知“利益交换”的要求,而桑德兰也指出不少涉事官员是得到特朗普命令之后,才与朱利亚尼合作,然而至今并未有证据直接指证特朗普本人曾下达向乌方要求“利益交换”。

就此疑点,特朗普本人于11月20日也主动向在白宫守候的记者上演一幕大戏。他当时手执“剧本”,扮演桑德兰多次质问特朗普:“你到底想从乌克兰得到什么?”然后,他就演回他自己答道:“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利益交换。”

由于在情报委员会提交弹劾调查报告后,特朗普及其律师将有权参与司法委员会的弹劾程序,并有权检视证据、质询、提出新证据、要求传召其他证人等,这个“通乌门”弹劾调查的唯一疑点,料将被大加炒作,使得民主党人难以藉“利益交换”的事实向特朗普按“贿赂罪名”提出弹劾条文。

然而,弹劾调查之所以一直未能寻得直接牵涉特朗普的证据,其中主因似乎是特朗普以行政特权阻止国务卿蓬佩奥、署理白宫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等人作供或交出文件证据——连因向特朗普总统就职典礼委员会捐款百万美元后获得驻欧盟大使一职的桑德兰也以此指责国务院。此等作为有可能会被民主党人控以“妨碍司法公正”或“妨碍国会程序”,成为新的弹劾条文。

“等待更多证据”还是“速战速决”?

不过,弹劾案会否顺利送达司法委员会,至今仍未能说准。面对上述对特朗普有利的疑点,民主党其实仍可以等待法院判决,去决定白宫的行政特权能否压下国会弹劾调查的传召证人权力,因而或可获得直接指证特朗普的证据。

问题在于:司法程序历时甚久,且有上诉的可能,待至判决尘埃落定,2020年大选也许已然告终。因此,民主党籍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就声明:“他们一直打官司,但我们决不能静待法院裁决。”

可是,11月25日法院有可能就另一宗“通俄门”遗留下来的同类案件作判决。如果法院判定前白宫宫员不能被白宫禁止作证的话,民主党党内可能会另有压力迫使佩洛西“再等一下”,将弹劾案的众议院程序拖延至明年。

格雷厄姆(右)是特朗普在参议院的最忠实盟友之一。(路透社)

“拖延”的结果,对民主和共和两党也是利弊参半。

首先,由于弹劾案即使在通过众议院后,仍要由参议院处理。案件一拖延将使弹劾案与来年民主党总统初选,甚至大选时间重叠,此等政治党争议题,或有助特朗普选情,而且在政治舆论上或将会盖过民主党主打的国内政策。

另外,民主党多位总统候选人本身同时有参议员身份,而参议员在弹劾审讯的过程中将扮演陪审员的角色。这很明显会造成利益冲突。

同时,如果大选在即,民主党仍然形式上要以弹劾案赶走特朗普的话,在政治伦理和政治观感上也将失去道德高地,更给予共和党口实去指责民主党“企图以不民主的程序踢走特朗普”。

另一方面,共和党似乎也在担心弹劾案继续发酵或会不利特朗普选情——特朗普的忠实支持者、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人周四就曾与白宫官员“共商大业”,有传将计划给予民主党人两周时间向参议院陈述证据,然而尽快以共和党的参议院多数了结此事。

同时,格雷厄姆也有两手准备,现已正式向国务院发信要求取得拜登通去与乌克兰沟通的记录,似乎想在有需要的时候,把视线转移至拜登身上。

虽然弹劾案本身难以动摇特朗普的选民基本盘,不过如今美国制造业和农业皆表现不佳,这些经济上受到特朗普贸易政策打击的特朗普选民,早已对特朗普渐生疑虑。如果弹劾案继续拖延下去,可能会产生叠加效应,将这些选民推向“不投票”甚至“支持民主党”的一方。

从以上的两党考量看来,弹劾案这场政治大戏未来剧情如何发展,仍然有极多变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