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布隆伯格总觉得美国选民欠他一个总统

撰写:
撰写:

自从房地产商人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后,一些人可能认为,担任美国总统的门槛降低了,无需任何从政经验,也不一定出自政治世家或精英群体。但是,竞选美国总统的门槛并没有变,其中一条恒定准则,那就是要“有钱”,最好能够自费参选。11月24日,过去多次弃选的77岁纽约前市长、亿万富豪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正式宣布竞选总统,加入已经拥挤的民主党初选阵营。他在个人网站表明,竞选有两个目的,一是击败特朗普,二是重建美国;自己也不接受政治捐款,若当选也不会领薪水。

金钱政治的又一个缩影

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宣布,布隆伯格投入1.5多亿美元参加竞选,包括将投入近1亿美元在战场州播放批评特朗普的广告。而且,为了弥补时间上的损失,布隆伯格在宣布参选的当天斥资3,000万美元在多个州地方电视台播放广告,推介自己。另外还有1,500万美元用于选民注册方面的助力,以增加投票率。

布隆伯格是彭博社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2001年他以共和党人身份首次竞选纽约市长成功,此后两次连任。在第二个任期内,他转为独立选民,2018年又重新注册为民主党人。根据《福布斯》2018年世界富豪排行榜,布隆伯格个人资产约500亿美元,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11位。特朗普以30亿美元排名第259位。2019年3月,布隆伯格以555亿美元财富排名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9位。此外,他的金融和媒体服务覆盖全球69个国家,雇佣人数接近2万。

这种“钱太多”的参选人必然会招致民主党左翼参选人的批评。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均认为布隆伯格是“用钱买选票”,直言这不是美国民主该有的表现形式。但美国选举本来就是有钱人的游戏。像布隆伯格这样的精英,对金钱和权力的追求不会变。当财富积累的一定程度后,他就会追寻更多隐性财富,也就是更高的政治权力。特朗普如此,布隆伯格也如此。

参选总统前,布隆伯格就通过个人财富影响地方及联邦政治权力分配。2018年中期选举,他在众议院席位选举中助选金额高达4,100万美元,在整个中期选举季花费高达1.12亿美元,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民主党人掌控国会。在一些州的地方选举中,布隆伯格也在大量“撒钱”,积累政治影响力。比如弗吉尼亚州,布隆伯格在2018年就花费了250万美元帮助支持枪控的候选人赢得州议会席位,从而使得该州20多年来首次出现民主党人同时掌控州议会和政府。《华盛顿邮报》11月24日的一篇评论文章认为,任何一个美国人,利用个人财富发挥如此大的政治影响力,本身就是不民主的。

2019年11月20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在乔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第五场电视辩论。(VCG)

在美国,富人竞选总统从来不是什么问题,它反映两个基本事实:第一,美国的选举政治就是金钱政治,金钱是参政和执政的敲门砖,是通往政治的必经之路。比如,在布隆伯格之前刚刚加入民主党初选阵营的另外一位亿万富翁斯泰尔(Tom Steyer),他的资产和特朗普不相上下,但若他不是富豪,就有可能和初选无缘。包括现任总统特朗普,如果没有家族产业支撑和自己的资产,他也根本不会借共和党标签参选总统。

第二,一般的竞选者都有一定的财富积累,大多属于1%至5%的收入人群,比如拜登(Joe Biden)、哈里斯(Kamala Harris)和沃伦的家庭收入都属于1%高收入人群,即便是桑德斯也处于5%高收入人群行列,年收入高达50多万美元。37岁的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相对而言属于初选阵营当中的“穷人”,年收入约15万美元,而且还有大学贷款需要偿还。当然,所有这些人都可以通过演讲、出书募款和积累资本。

而且,美国最高法院对政治捐献不设限的裁定,也让这两个事实更加凸显,任由金钱与政治相互影响,美国选民也束手无策。一般的没有背景的参选人,如果募款无法达标,就无法参加辩论,更没有足够资金推广广告。布隆伯格在党内初选投票前三个月加入战队且自费参选,意味着他无需担心参加辩论的募款门槛。这是富豪参选的一大优势。

美国梦和总统梦都是富人专利

初选中,布隆伯格的第一对手就是前副总统拜登。今年年初,布隆伯格还说不会参选,但现在改变主意,可能和拜登当前的弱势或后劲不足有关。另外,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猛料颇多,基本上可以坐实特朗普通乌的指控。虽然特朗普不太可能因为被弹劾而下台,但布隆伯格可能也评估了这场弹劾调查对特朗普舆情的伤害。如果拜登赢得党内提名,他很有可能会被包装为第二个“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从而使得2020年大选更似2016年大选的一种延续。如果布隆伯格获得提名,2020年大选将是名副其实的富人之间的对决。

美国梦的提出者詹姆斯·特拉斯洛·亚当斯(James Truslow Adams)在其《美利坚史诗》(The Epic of America)中曾这样界定美国梦:“无论与生俱来的社会地位如何,‘美国梦’是每一个人对更好、更深刻、更丰富人生的美好愿景”。但事实上,美国梦是富人专利, 穷人难以实现。对于最高级别的美国梦而言,更是如此。即便是平民化、依靠草根运动当选的奥巴马(Barack Obama),当时也离不开华尔街财团的支持。奥巴马一方面谴责华尔街的利润和巨额收入,以此拉拢选民,另一方面又不得不接受华尔街、硅谷金融家和企业家的政治捐献。

这归根结底还是美国自己政治体制的问题。在资本主义市场体制下,美国富豪和政府有着相互依存的关系,无论是左派政府,还是右派政府,都离不开大小财团的支持。待到候选人成功当选,又会出台一系列有助于富人的政策,或者重用相关利益集团的人在政府任职,助推有利于特定行业利益的政策。比如,奥巴马执政后也曾重用硅谷和华尔街高管。特朗普是政治素人,他当选后便融入了精英集团,也少不了重用一些华尔街富豪。

布隆伯格曾形容特朗普是一个夸大其商业成功的“危险煽动者”,似乎在商业上看不起特朗普。既然特朗普能够当选总统,布隆伯格自然也希望赌一把。但经过近4年的执政,除了富豪商人的标签,特朗普成功融入了精英群体或者建制派体系,多了一些执政经历,巩固了在共和党党内的地位,并且也善于运用媒体资源。布隆伯格也有从政经历且拥有强劲的媒体机器,从这个角度看,他和特朗普的优势地位似乎也在伯仲之间。这就要看美国2020年的经济状况以及民粹化的大环境是否有大的变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