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特尔特正在阻断美国干预菲律宾的政治潜流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1月25日前后,曾在17日宣布“健康不佳”,向外展示其年事已高、心灰意冷一面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突然发起了一场突然袭击,撤销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Leni Robredo)的“禁毒委员会共同主席”一职。这让外界对杜特尔特的执政能力再次刮目相看。

自10月下旬以来,各路媒体报道中的杜特尔特一直健康堪忧。由于菲律宾宪法规定,如果该国总统因残疾、辞职或死亡而无法履行职责,那他必须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这使得外界开始猜测杜特尔特会否交权。

+2

加之杜特尔特又在11月8日委任罗布雷多担任“禁毒委员会主席”,统领包括警察在内的多个强力部门,到17日,杜特尔特还再一次强调了自己“健康不佳”,24日的整肃行动就让外界感到相当意外:看来,杜特尔特可能只是玩了一出空城计,他的健康状况尚不至于不可收拾。

当然,罗布雷多被解职有充分的原因。杜特尔特早已在11月18日强调,如若罗布雷多向外界泄露菲律禁毒战争的机密情报,那么马尼拉方面就会撤掉她的“禁毒委员会主席”职务。

考虑到这位副总统上任不久就专门找到美国大使,不仅专门汇报了有关禁毒的相关事宜,还有意要淡化军警在扫毒过程中的作用。加之罗布雷多也没有向杜特尔特谈及过“禁毒”的进一步方案,至此,她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此举也意味着杜特尔特掐断了一条延伸进菲律宾政治核心的美国潜流。

其实,杜特尔特自从上任以来就一直对其身边的敌对力量提防有加。而他身边最具威胁性的反对派力量就是罗布雷多所属的“自由党”。

尽管在2016年大选之后,此前由阿基诺家族(Aquinos)统领,一度拥有压倒性执政地位的菲律宾“自由党”迅速瓦解,大批要员加入了杜特尔特麾下的“菲律宾民主党—人民力量”,但菲律宾独特的选举机制还是让该党赢得了“副总统”一职。

罗布雷多在担任副总统的前两年一直致力与杜特尔特精诚合作。即便在2017年7月,以阿基诺四世(Bam Aguirre Aquino IV,前总统阿基诺三世的堂弟)为代表的一批自由党要员卷入了一场推翻杜特尔特的“政变”阴谋,但这位副总统仍坚持立场,不为所动。

各路反对派人士在2019年竞选季节期间就中国、南海等问题向杜特尔特频频发难。虽然反对党在大选失利后基本一蹶不振,但他们仍有能力继续煽动示威活动。(法新社)

遗憾的是,随着两人在南海、中国、立法等问题上逐渐出现裂痕,罗布雷多也从2018年7月后逐渐从副总统变成了反对党领袖,而两人对从2016年7月开始的“菲律宾禁毒战争”的态度差异,更使之最终决裂。

当罗布雷多又开始代表“自由党”势力,希望借美国之手干预菲律宾内政时,一直对其有所提防的杜特尔特当然不会错过机会。

事实上,杜特尔特从2018年9月之后就开始了和罗布雷多的拉锯式对峙,杜特尔特称,后者如要倒戈,则自己会发动军政府采取对抗。到9月,更有情报显示杜特尔特有意罢免此人。10月时,菲律宾众院还提出过“副总统不得接任总统”的法案草案。

从2019年7月以来,杜特尔特一直身处治国理政与政治斗争的两线作战局面,这对于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来说,无疑是很耗费心力和精力的。(美联社)

在步步紧逼之下,罗布雷多不得不拿出了一个代号“八个直达”(Otso Diretso,也称“八全胜”)的反对派参议院补选方案,试图借8名包括自由党的各派政要,一举扭转自由党联盟在24席参院中只有4席的困境,竭力让杜特尔特政府面临跛脚困境。而罗布雷多在中国、南海等问题上的强硬姿态,也让中菲关系在2018年10月到2019年6月间杂音四起。

幸而,这场由罗布雷多领衔,包括阿基诺四世在内的一批“反对派”政治家的反击行动最终以惨败告终。在2019年5月到6月间的参院补选中,这8人无一人胜选。而杜特尔特麾下“菲律宾民主党-人民力量”集合的执政党联盟却在大选期间最终取得了20席的绝对多数。

至此,菲律宾的反对派势力已经难以凭借政治手段获得更多能量。他们所能做的只有提出倡议,感叹“中国可以远程切断我们的电力传输”,并被外界嘲笑无知。当杜特尔特略施小计,借打击罗布雷多,进而阻断美国对菲律宾的潜在影响力时,外界或许也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菲律宾的政治环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