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港言论反复变化 特朗普视角下的香港问题

撰写:
撰写:

持续5个多月的香港示威游行还没有得到平息,美国国会近期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令局势进一步复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日前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表态和言论变化都十分耐人寻味,特朗普到底是如何看待香港问题的?香港于他有何意义?

对于《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政府反应十分激烈,对此法案进行了猛烈的抨击。11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就美国国会近日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强烈批判美国国会不顾中方多次严正交涉和坚决反对,通过涉港法案,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中方对此予以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已就此向美方表明严正立场。

+2

此前11月20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还因此法案召见了美国驻华使馆临时代办柯有为(William Klein)。召见临时代办不够,中国外交部副部长11月25日还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Edward Branstad),就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强调,“香港是中国的香港,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反对任何外部势力干涉香港内部事务的决心坚定不移。”

中国激烈的反应与特朗普的微妙态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目前《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已经通过两会投票送至白宫,等待特朗普的签署。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是否会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特朗普在11月22日给出了一个暧昧不清的回应。

当日,特朗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的直播访问时被问及会否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他并未作出正面表态,而是表示“我们要与香港同行,但我也与习主席同行。”

特朗普暧表态引发了外界的猜测,《华盛顿邮报》便分析称,特朗普的这番回应,显示他有可能会否决《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事实上,从香港示威游行爆发开始(5月),特朗普在该事件的发言出现了反复的变化,总共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5月至8月初,特朗普在香港问题上的发言十分克制,一直没有发表过任何支持香港抗议者的言论。据美媒透露,那是因为特朗普在大阪习特会之时曾向中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只要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贸易谈判有持续进展,他将克制就香港问题公开发言。

此前6月,当香港抗议行动刚刚开始时,特朗普曾表示看到那么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很难过”。7月22日,特朗普接受采访被问及香港抗议行动时,他说:“对香港抗议,中国如果想阻止,本来是可以阻止的。虽然我自己没有涉及,但是我认为习主席的做法还是很负责任的(acted responsibly)。”

香港暴力示威者的行为严重影响了香港社会和经济的发展。(Reuters)

8月1日,当特朗普再次被记者问及香港事件,他仍然表示“香港可能正在发生事情,骚乱(riots)持续了很长时间……但那是香港和中国之间的事情,因为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们必须自己解决。他们不需要别人的建议。”

从以上的言论可以看到,特朗普并不想对该事件发表过多的言论,并多次强调这是“中国自己的事情”,自己不会干涉。

第二阶段是在8月中旬,特朗普对香港的态度便出现了变化,频繁谈论香港局势,并将该问题与贸易战挂钩。

8月14日开始,特朗普突然发布一连串的推文大谈香港局势,其中一则要求习近平“快速且人道”地解决香港问题。8月15日他再发推文,建议习近平亲自会见香港抗议人士,以解决香港问题,来讨论香港不断升级的危机,他还警告中国,如果想要达成贸易协议,就必须“人道地”处理香港的抗议活动。这也是特朗普首次在公开场合之上将贸易谈判与香港问题挂钩。

此后,特朗普开始频繁在公开场将香港与贸易谈判挂钩。8月18日,特朗普在美国新泽西州莫里斯顿(Morristown)时说:“我希望他们(北京)用非常人道的方式解决香港的问题,我认为这会对贸易协议非常有帮助。”

10月7日,特朗普再次强调:“希望香港问题得到人道解决。”他还警告说,如果香港出现“不好”的结局,会在政治上让美中两国难以达成贸易协议。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中国副总理刘鹤后,宣布美中两国基本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并回答记者有关香港问题时说:“我们讨论了香港。我认为中国在香港取得了巨大进展。我们讨论了这个问题。我认为这会自行解决的。这个(贸易)协议对香港民众来说是个很棒的协议,我认为对香港来说是非常积极的事情。”

从谨慎发言,到把香港问题挂钩中美贸易协议,特朗普的变化不仅反映出他的反复无常,更透出了他对香港问题的“不看重”。

特朗普是一位商人总统,这也意味着他非美国传统政客,并没有政治意识形态。对他而言,香港问题与美国关系并不大,是属于中国内部事务,这也是为何他在香港示威游行刚刚爆发之时,并没有如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等政客一般大肆发表涉港言论。

没有意识形态的美国总统,衡量事态的最大的标准便是自己的政治利益,这也是特朗普涉港言论转变的重要原因。目前,中美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即将达成,但在此过程中双方还是出现了分歧,在取消关税的问题上一直僵持不下。美国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特朗普前首席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此前曾爆料,美国正“迫切”希望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因为特朗普需要一场胜利,带来他所期待的股市大涨。特朗普11月9日也指出,中美谈判比他预计的慢。

熟悉美国政治的人士可知,将各项问题捆绑施压对手是特朗普谈判的重要手法,与南海和台湾问题相似,香港问题只是特朗普为了达到自身政治利益向中国施压的一个筹码。虽然中国不会与美国讨论香港问题,不会令两国将贸易谈判和香港问题绑定,但这不阻碍特朗普屡屡提及香港,并试图将之包装成为自己政绩添彩的辅助工具。这也是为何《华盛顿邮报》认为特朗普会放弃签署香港人权法案的可能性,毕竟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相比,香港于他而言根本无足轻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