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战机争夺马来西亚天空 马哈蒂尔该如何选择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1月25日前后,赴韩国参加“韩国-东盟特别峰会”的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Mahathir bin Mohamad)前往了一处特别的场所,即韩国航空航天工业公司(KAI)位于泗川的战机工厂。

当天,马哈蒂尔在韩方人员陪同下,带着一批马来西亚军方人士参观了一架韩国研发的FA-50型轻型战斗机。这件事提醒外界,马来西亚军方的轻型战机与教练机(LCA)国际招标仍在进行中,而中、巴联合研制的JF-17“枭龙”战机以及印度研发的“光辉”战机的角逐也同样在继续。中印面对这场交易的态度,更能显示出两国两军的另一面。

马来西亚军方是从2019年的兰卡威国际航展(LIMA)之后开始启动这一计划的,马方计划购买36架轻型战机,共有八种战机进入了他们的视野。它们分别是中巴研发的枭龙战斗机、中国研发的L-15型教练机、瑞典的JAS-39战斗机、韩国的FA-50战斗机、捷克的L-39NG教练机、俄罗斯的Yak-130教练机、意大利的M346教练机以及的印度的“光辉”(Tejas)战机。

根据《简氏军事周刊》等权威资料指出,马来西亚军方的这批采购相当迅速,马方从2019年11月中旬开始宣布计划,其揭盅到2020年第一季度即可揭晓。其需求也很明确:马军希望新战机不仅能承担教练机任务,也能具备空战、对地轰炸及一定程度的对海打击能力,亦能胜任国内平叛作战,同时价格不宜过高。

这样一来,在马来西亚军方的具体需求之下,符合要求的战机其实很有限,最符合需求的莫过于瑞典的JAS-39和中巴研发的枭龙,两机均具备“四代机”作战能力。但考虑到顶配枭龙-Block2型2,800万美元的成本价仅相当于JAS-39最新型的NG型的一半,其战斗效能已相对接近,其改进型Block3型更远超前者。马来西亚的选择就将变得可想而知。

不过,参与竞争的其他对手是不会心甘情愿放弃的。这其中比较突出的莫过于韩国与印度两家。

韩国研发的F-50虽然成本价为3,000万美元,但韩方还是依靠政府补贴、技术转让等手段拿下了印度尼西亚、菲律宾甚至伊拉克等国市场。但遗憾的是,马方在此次招标中已明确要求“不需要技术转让”,这就让韩国只能凭本事参与竞争。

至于印度,他在这场对峙中的态度就显得异常微妙起来。印方推出的“光辉”战机自2015年入役后,其价格一直是外界争议的焦点。该机的MK1型的成本价约为3,000万美元,可到印度空军在2017年12月正式“采购”该机时,其单价竟飙升到了6,700万美元。

印度“光辉”战机入役后,印军并不敢贸然使用,更多作战训练任务仍仰赖苏-30等先进机型。(视觉中国)

虽然在印度国防部干预之下,该机的采购价降到了4,000万美元,但研发该机的“印度斯坦航空有限公司”最终还是与印度空军签署了一份包括73架战机、10架同型教练机,连带后勤维修服务的总价65亿美元的一揽子合同。这种天价还是让印度之外的买家望而却步。

对印度航空界人士来说,他们深知“光辉”战机的作战效能仅相当于第三代战斗机,但即便如此,印方仍希望该机能在一两个对手身上找到自信。于是,“光辉”从2016年的巴林航展开始就把“枭龙”视为宿敌。印方时刻认为该机就是“枭龙”的“潜在竞争者”。

但也有专家指出,“光辉”战机在技术上不占优势,基本上只能销往“枭龙”因政治原因无法销售的国家。加之马来西亚当局谴责了印度进占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行为,这使得印度国内甚至还有一种呼声,要求当局不要把“光辉”卖给马来西亚这个“支持巴基斯坦”的国家。这让新德里方面未免有些尴尬。

当然,对于宦海沉浮多年的马哈蒂尔来说,他在面对马来西亚军方的这场最新交易时仍会选择一种八面玲珑的态度:已经有情报显示,马来西亚军方对“光辉”似乎仍有兴趣,印方更有可能在2020年拿到新采购合同的征求建议书。

毕竟,马哈蒂尔和马来西亚既然可以在大国面前拿出“不选边”的态度,一场战机采购自然也不会左右他的立场,但马来西亚方面想必也会为自身的利益作出合乎情理的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