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签署香港法案的时机和动机

撰写:
撰写:

11月27日,感恩节休假前一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2019年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两部法案成为美国法律。

11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出席政治集会,之后他开始在该州的海湖庄园度过感恩节。(AP)

自美国国会高票通过该法案版本后,虽然有人认为特朗普会拒绝签署,坐等该法案自动生效,但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会主动签署,因为特朗普不仅完全没有否决它的必要,更有签署之必要。

特朗普若否决该法案,风险太高,只会在被弹劾调查的背景下徒增同国会的内耗。而且,国会高票通过,特朗普若否决,之后被国会再次推翻,特朗普只会更尴尬,政治士气也会被弱化。更何况,这两周特朗普也奔走多个州为连任竞选造势,一直宣称自己是一位强势的总统和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也没有拒绝签署香港法案的必要。签署该法案当天,特朗普发了两条推文,一条是说自己在共和党内部的支持率高达95%,“谢谢共和党”;另一条是说股市又创新高,“祝贺美国”。这两条推文基本上可以解释特朗普签署牵涉香港的法案时的心态。

前一条其实就是在讲自己在党内的优势地位。自从国会通过关于香港的法案文本后,美国两党就在敦促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尤其是一些共和党议员专门站出来表达对法案及香港抗议的支持。所以,即便是为了迎合党内,特朗普也会签署该法案,因为他只在乎签署该法案的现实政治利益,而非该法案是否真的会被执行,或者是否对香港有利。

11月28日,由香港警方和地方当局组成的安全小组成员抵达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对不安全物品进行评估和清理。(AP)

这就和他今年7月24日否决国会关于阻止美国政府对沙特、约旦和阿联酋三国进行军售的三项决议有些类似,特朗普完全考虑的是共和党政府在中东的武器买卖,而非中东这些国家的利益。

后一条推文其实表达了特朗普对当前中美第一阶段贸易谈判的“自信心”。虽然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等强硬派将香港议题和贸易谈判挂钩,但从特朗普最新的表态来看,他逐渐明白,即使自己签署该法案也不会拖累中美贸易谈判和协议的签署。

签署法案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均已就第一阶段贸易谈判表态。习近平11月22日曾提到中国希望在互相尊重和平等的基础上与美国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11月26日,中美贸易对话双方牵头人通话后,特朗普提到,美中接近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现在已处于协议工作的最后痛苦关头。

与此同时,共和党内部消息透露,美中初步协议会在2019年年底前达成。中方已经邀请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努钦(Steven Mnuchin)访问北京。如果美方判定认为达成协议的几率很大,两人预计会在感恩节后访问北京。

特朗普选择等到感恩节休假前一天才签署该法案,也是试图将其对美中关系和美中谈判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换个方式避开来自中国政府的批评。特朗普在白宫发布的另一项声明中说:“我出于对中国国家习主席和香港人民的尊重签署了这些议案。实施这些议案是本着这样的希望,也就是中国和香港的领导人与代表将能够友好地解决分歧,走向造福于所有人的长期和平与繁荣。”从这种委婉的表态来看,特朗普也想最大化地降低自己签署该法案对第一阶段贸易谈判的影响。

最后,签署该法案也是特朗普性格使然的结果。特朗普喜欢被舆论关注和聚焦,自己也很享受这种自己似乎能够掌握主动权的感觉。更何况,特朗普周围的“护主派”也希望签署这一法案,转移他被弹劾调查的压力,至少在舆论上可以将内在部分压力外移。

所以,综合以上美国内部因素和考量,特朗普签署该法案,适合当前华府的政治气候,更符合自己的政治利益。中国应该也深知特朗普面临的这种政治处境,自然也不会将矛头对准他本人,并且坚持同贸易战切割的立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