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次制裁的美国非政府组织究竟是什么

撰写:
撰写:

12月2日,为了反制美国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国政府宣布,自即日起暂停审批美军舰机赴港休整申请,同时,对“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NDI)、“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 IRI)、“人权观察”(HRW)、“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在香港修例风波中表现恶劣的美国非政府组织(NGO)实施制裁。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如此系统性地制裁美国非政府组织。

针对这些NGO如何在香港支持“反中乱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3日提到,大量的事实和证据已经表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为反中乱港的分子提供了资金、物资以及组织培训等各方面支持。如果要罗列这些组织的具体行为,半小时时间是不够的。

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国会大厦前发表演讲。特朗普上台后曾反对国会大量拨款给非政府组织的海外活动。(Getty)

这些被制裁的美国NGO总部都位于华盛顿特区,均受美国政府资助且致力于替美国在海外推行民主、人权、自治和政治自由,是美国民主全球输出的施动者和执行者。其中,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面临的批评很多,因为它的很多调查报告和立场都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影响,论调基本和美国政府政策一致。它和华盛顿一些外交政策游说机构联系紧密,董事会成员也包括现任和前任美国政府雇员。可以说,人权观察组织是美国国务院和美国国内财团的“联合企业”。

很多美国的非政府组织都有这种“联合企业”的特点。其中,NED可谓是美国NGO当中的“老大”,因为其政府背景相当浓厚,基本上大半资金由美国政府提供,经由美国国会通过美国国务院的年度预算下拨。其余的资金来自高盛、福特汽车、波音公司和花旗集团等。根据NED网站的公开信息,NED每年拨发款项超过1,200笔,每笔拨款平均大约5万美元。

NED会把国会的拨款下拨国际民营企业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CIPE)、NDI和IRI,用于各种海外项目,包括为中国民运组织和“藏独”及“疆独”提供资金支持。也就是说,NDI和IRI的经费主要来自NED、USAID和美国国务院。其中,IRI在中国的项目开始于1993年,是第一家介入中国村民选举的外国NGO。它在中国香港也设有办事处。中国外交部今年8月一份报告指责NED在香港资助“颜色革命”。

NED领导层就包括负责过乌克兰“民主革命”的前助理国务卿纽兰(Victoria Nuland)。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担任美国国务卿时期,纽兰曾是国务院发言人。IRI的董事会领导层就有国会议员任职,比如前资深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但具讽刺意味地是,麦凯恩公开多次宣称自己不赞成推翻对美国不友好的政权。特朗普削减NED预算时,麦凯恩也曾抗议,认为NED的使命是美国这个国家的核心工作。NDI的主席则是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她坚持的原则就是美国的领导地位“不可或缺”,且美国比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站得高、看得远。

在冷战初始,美国中情局(CIA)在暗地策动他国政变,推翻了多个民选政府。1948年,CIA利用资金和宣传手段制止共产党在战后的意大利和法国选举中获胜。1953年,由于担心伊朗民族主义政府把石油产业收归国有,CIA联手英国情报单位,策动军事政变,推翻民选总理摩萨台(Mohammad Mosaddegh),恢复了伊朗君主制。1960年代,越南战争中,CIA也曾开展秘密行动。

2019年9月8日,香港数千名抗议者在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前游行,寻求美国特朗普政府的支持。(AP)

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随着CIA海外策反丑闻的集中爆发,美国政府开始寻找新的方式“干涉别国内政”,为自己的战略和宣传利益服务。80年代初,保守派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上台后,共和党政府促使国会立法,成立了NED。从那以后,NED开始接手很多CIA的工作。比如,推翻波兰共产党政府,在巴拿马、蒙古、阿尔巴尼亚、尼加拉瓜和斯洛伐克等国家的大选中做手脚,以及直接资助委内瑞拉等国的反对派等。

NED的另一位创始人温斯坦(Allen Weinstein)1991年曾向《华盛顿邮报》记者伊格纳修斯(David Ignatius)承认:“NED现在所作所为都是25年前本该由CIA秘密完成的。”

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资深研究员金泽(Stephen Kinzer)2018年的一篇文章说,凡是批评、挑战和“蔑视”美国、质疑美国自由资本主义价值观以及限制美国企业海外权益的国家,都会成为NED的重点研究和攻击的对象。它向目标国家的工会、党派、学生俱乐部及其他民间组织提供资金,以保护或扶持亲美国利益的政权。尤其在中美洲和中亚地区,NED的渗透尤其明显。

正是由于它和美国政府的这种联系,俄罗斯在2015年封杀了NED,拒绝其在俄罗斯境内开展活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执政时,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推行美国的软实力和巧实力,以此制衡崛起中的中国。NED就是美国软实力当中的代表工具。

不过,由于NED长期接受美国政府资金,立场大多没有客观性且服务于美国外交利益,美国国内的一些保守派也在反思NED从事的海外民主项目。前共和党籍众议员保罗(Ron Paul)曾批评NED利用美国纳税人的钱用于资助海外政党与政治运动,从事颠覆别国民主的活动。

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为了增加军费,对国务院的经费进行了缩减,缩减幅度为每年约500亿美元左右,约占国务院往年预算的四分之一。这样的话,国务院对NED等机构的拨款自然也会缩减。2019年财年预算中,美国国务院砍掉了对NED三分之二的预算,也就是由2018财年的1.68亿美元降到6,700万美元。这样的话,NED在海外的一些民运和人权项目资金也会相应被缩减。

但这种缩减仅仅是经费上的困境。美国不会轻易放弃NED在海外运作的一些项目。美国国会绝大多数议员依然支持NED的海外运作,为美国的外交利益服务。

通俄门丑闻恰好也暴露了NED及其背后的美国政府虚伪的一面。或许,美国更应该把视线转向国内。如果美国想要其他国家不要干涉美国政治,自己就应该表现克制。因为真正意义上的外交不是在对方内部进行策反和颠覆,美国国务院坚持利用NED并将其纳入美国外交项目,只会适得其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