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关税剑指南美欧洲 特朗普或“引火自焚”

撰写:
撰写:

正当特朗普乘坐“空军一号”跨越大西洋出席在伦敦举行的北约70周年峰会之际,美国在这个圣诞节临近的时节突然向阿根廷、巴西、法国,以及其他欧盟国家开打新一场关税战。在这个各国注目北约“脑死亡”热话的时间点上,这突如其来的关税战火也让各界摸不着头脑。

跨越大西洋的三面开火

在美国东岸时间周一(12月2日)清晨,特朗普再次使出“推特(Twitter)治国”的本领,指责阿根廷与巴西两国货币不断贬值,“损害美国农民”,因而取消原来对两国的钢铝关税豁免,让他们对美国的钢铝出口分别承受25%和10%的附加关税。对此政令突变,美国国务院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也没有即时回复查问。

随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对法国数码服务税贸易不公平性的调查结果,指法国针对科网巨企网上服务的3%征税“不合理、带有歧视性,并损害或限制美国的商业活动”。根据1974年《贸易法》(Trade Act)第301条的授权,美国将对包括手袋、芝士等消费品在内、总值可高达24亿美元的法国进口商品征收以100%为上限的关税作报复,现正展开公开咨询期至来年1月7日为止。

同日,世界贸易组织(WTO)亦宣判欧盟未有中止对空中巴士(Airbus)的违规补贴,造成其美国竞争者波音公司(Boeing)的损失。早前已因类似判决向欧盟总值75亿美元进口产品加征10%至25%关税的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闻判后马上表明会借此对欧盟商品再加关税,详情预计会在本周后段公布。

以上针对两个南美国家、法国,以及欧盟的三种关税威胁,除了有WTO加持的最后一项外,其理据若非流于无稽,就是出而反而之举。

特朗普曾说:“我一向喜欢美国红酒多于法国红酒,虽然我不喝红酒。”法国人听见大概会认为这正是特朗普喜欢美国红酒的原因。(路透社)

货币贬值的奇谈

首先,特朗普在推特上似乎意图指责阿根廷与巴西是故意压低其币值,使他们的农产品出口更具竞争力,因而损害美国农民。

可是,阿根廷如今正因比索(Peso)的贬值危机(比索对美元在2019年跌近60%)重新实施了外汇管制阻止资金流出;巴西的雷亚尔(Real)也只因油田拍卖无人问津、政府削减结构性财赤进度不及预料中迅速等因素而跌至2015年以来对美元的最低位——虽然巴西财长对贬值不表担心,不过这也难以算是故意压低汇价以赚取竞争优势。

在两国都正在无奈接受国家货币贬值的情况下,特朗普的汇率操纵指控,可算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奇谈。

钢铝关税与农产品竞争何干?

其次,以钢铝关税去报复国际农产品市场的竞争失利,也是极其怪异的做法:难道美国要以收回来的钢铝关税去补贴农民?

当然,特朗普可以借此关税作为政治威胁,要求阿根廷和巴西入市支持汇价——不过,由于阿根廷正在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值 54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援助,要其政府入市,无异于要美国迫使IMF发放美元给阿根廷政府去买回一些阿根廷比索——或要求两国实施在南美国家甚为盛行的“出口税”。然而,无论是以政府之手干预汇价,还是实施“出口税”这种扭曲市场的做法,皆是南美国家的美国传统右翼盟友一直反对的政策。

同时,这次加税也掀起美国会否继续其一贯支持南美右翼政府的质疑。虽然人称“热带特朗普”的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表明他会致电特朗普叫后者取消关税,不过这个多次表明紧跟特朗普外交路线的巴西总统此刻大概要重新考虑他是否一直“痴心错付”。

明目张胆的出尔反尔

在针对法国数码服务税的报复上,特朗普更是对马克龙表演了一场完美的出尔反尔。

数码服务税的出现全因网上服务的税务划界在全球层面未有定制,法国(以及一系列包括英国在内的欧洲国家)也希望透过自身先行数码税,给予在国际层面拥有最多科网巨企的美国压力,让后者加快推动新征税模式的建立——以由主要已发展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已将此税制提上日程。

早在8月底的法国G7峰会之上,马克龙与特朗普已达成协议:法国在全球新税制成立后,将马上取消数码税,而且会给予在其数码税框架下的公司作退税;美国将不会实行对法国的关税报复。

如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突然决定报复,可算是特朗普毫不留情的出尔反尔——外界有传特朗普不满马克龙批评北约“脑死亡”,不知道这是否特朗普的“回礼”?

美国的“五十步笑百岁”

最后,WTO有关航空业补贴的判决,的确给予美国“名正言顺”实行关税报复的理由。然而,当中的荒谬也极其明显。

其一,WTO也早判定美国自身也有非法补贴波音公司的行为,因而欧盟未来也有权向美国作出关税报复。此可谓“五十步笑百步”。最佳的解决方法当然是大家透过磋商、做出一些形式上的外交动作了事;可是特朗普却“偏向虎山行”,总要搞出一场损人不利己的关税战。

其二,在美国阻碍法官任命的情况下,WTO上诉机构将于下周二(12月10日)因法官人数不足而进入停摆。如果欧盟决定上诉(欧盟委员会已表明裁决有法律错误),也许会仲裁无路。如果美国此时坚持以关税报复,也将陷入“名不知正否、言不知顺否”的尴尬境地。

“引火自焚”何等贴切

最荒谬的是,美国各项新增关税的实际直接影响不广,而且给美国厂商的利益也相当有限,为此等小惠而在情感上和观感上开罪这么多国家及其领袖,真的可算是“引火自焚”的政策。

例如,巴西与阿根廷的对美钢铝出口占其总出口分别只有大约1%及3%左右,其牵涉货品总额也是在数十亿美元之内,而钢铝关税也将打击美国国内需要使用钢铝材料的制造业(美国制造业在11月已继续其收缩之势)。

当然,这些国家碍于力不及人的局限,只会继续尝试跟美国以谈判解决问题,希望作出一些让步,换取美方收回成命(正如马克龙在数码税的让步一般)。

不过,在美国政府朝令夕改、出尔反尔成性的背景下,这些国家若能寻得机会,也势将反面不认人,甚至建构起联手抗美的格局——欧盟在大阪G20峰会跟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乌拉圭所组成的“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达成的自贸协议,就是其中的明显例子。

“引火自焚”一词,虽然是中国政府常有使用的一个挑战惯常外交礼节的外交用词,不过以之形容一个大搞“无厘头”关税战、却使美国尽失盟友信心和信任的美国总统,也难说不贴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