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正在习惯与特朗普同台表演

撰写:
撰写:

到当地时间12月8日前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又在社交网络上就朝鲜问题发表了些新言论,他不仅强调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如执意对美国充满敌意会失去一切”,更称自己会中止与对方的“特殊关系”。

很显然,这是美方自朝鲜12月7日举行火箭发动机试车实验后,就美、朝关系发表“我们还要走着瞧”后的最新言论,其音量不算小。但问题就在这里,考虑到美、朝之间悬殊的体量差距,当特朗普与金正恩竟开始同台竞演时,这对于平壤来说就是难得的机会。考虑到平壤已在9日以“朝鲜再也没有可失去的”一语回应,美朝的同台竞演就显得热闹了起来。

特朗普还有几场大戏要演

特朗普想来是不太可能对半岛问题投入百分之百的气力的。美国最近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去考虑,正同时面对中美贸易战、美欧贸易战、美日韩同盟纠纷、美日贸易纠纷好几条战线的特朗普能抽得出身来专门应对半岛问题吗?

更不用说对特朗普来说,除去国内将近的弹劾风波外,他目前还有更大的一场较量要应付,那就是一年后的2020年美国大选,而他此前的全部行动,恐怕也都要为大选服务。

就当前局面来看,中美贸易战的一场大戏还没过去,在特朗普于12月上旬参加北约峰会期间,他就突然称“不介意等到2020年大选之后再签协议”。暗示中美似有更多行动留待2020年展开。特朗普一切的“表演”都服务于大选的目的由此极为明晰。

冷战老人博尔顿在特朗普政府中扮演了相当负面的角色,他因其鹰派政见而发迹,也因此严重影响了美国在朝鲜、阿富汗等问题上的进度。(视觉中国)

但遗憾的是,中国外交部已经在12月4日给出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般的答复。北京指出,美方近期固然不断对外放风,称“要达成协议了”、“没有达成协议”、“希望什么时候达成协议”,或者“我想达成协议”、“我不想达成协议”,可这些暗示协议时间的发言,没有一句来自中国。这种旁敲侧击的表态无疑显出了特朗普在大选季节的急切心态。

其实,到了大选的冲刺时期,特朗普的“贸易战”大棒也挥舞得越发飞快。美国12月2日已宣布立即恢复对巴西和阿根廷输美的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同日晚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声明,计划对价值24亿美元的法国进口商品加征最高100%的关税。

此外,美国还在探讨是否就数字税对奥地利、意大利和土耳其进行调查。加之另一家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设备商爱立信公司已经向美国承认“行贿”,并交出了相当于单季度营收五分之一的罚金。至此,即便中国一侧的战绩也许不尽如人意,但特朗普好歹也算是在2019年结束前用贸易战展示了美国的“强硬”。而这种硬派的姿态比起平壤倒也不遑多让了。

金正恩也在舞台上

相比之下,朝鲜的现状可能是相对有些紧张的。在河内“特金会”结束后,半岛的缓和力度就不断下降。这种局面对朝鲜朝野人士来说可能都是无法马上适应的。正如在中美贸易战的问题上,中美各有其民意;同理,在半岛问题上,朝鲜的“民意”同样也是不宜被忽略的。半岛环境下特有的“两班贵族”传统,无论在朝鲜还是在韩国都具备影响力。这也使得金正恩在必要时必须做出些能取悦“民意”的行为。

特朗普虽然在12月8日于社交网络威胁金正恩,但他也知道,多线作战的自己须臾是分不出力量应对朝鲜的。(美联社)

自特朗普在7月宣布美韩军演将重启之后,朝、美双方随即正在一些关键问题的谈判上陷入僵局。尽管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6月20日访问平壤,展现了北京对平壤的关键支持。但平壤也都知道,“要打破僵局,必须由朝美双方相向而行,作出共同努力”,只有一方发力显然不行。

按外界的思维定势来看,在美朝对话破裂后,拥有压倒性军事力量的美国无疑占据着主动权。对朝鲜来说,考虑到美国在当前的宣传战等对峙中全面占优,因此,平壤就必须要设法先调动起外界对自身的注意力,承接两次“特金会”的风头,并最终把美国调动起来。

当特朗普以“马戏表演”的势头,在美中、美俄、美日、美日韩、美朝等几条战线上齐头并进时,金正恩无疑也从前者身上学会了一点表演的艺术,发现了特朗普要拿贸易战、半岛问题等议题服务大选选情、弹劾案风波的用意,进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而特朗普忙于应对各个风波的举动,更使之无法针对朝鲜实施最终选项:如动武等。

自2018年6月以来,美朝领导人曾有过三次会晤,最近一次发生在板门店。但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左)显然不满足于简单的首脑会晤,朝鲜需要更有突破性的成果。(视觉中国)

一时间,以金正恩为首的平壤一侧就以高调的姿态把自己推到了聚光灯前。2019年10月16日,金正恩带领亲随前往中朝边境长白山朝方一侧(即“白头山”),进而“启动白头山行军路”,朝鲜方面就以其神秘感和仪式性在宣传战上占得了先机。并从此牢牢占据了舞台的中央地位。

以此为标志,朝鲜方面从10月24日开始由其外务省顾问金桂官开始发表讲话,强调金正恩与特朗普的关系“仍亲密特殊”,双方仍有改善关系的余地。到27日,平壤军政要人金英哲又强调美国此前已“误判朝鲜的忍耐”,这一发言和11月6日时朝鲜外务省巡回大使权正根的发言如出一辙。朝鲜“不会坐视”美军冒险的发言也调动了美方的行动:到11月13日,美国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就宣布美军将暂停与韩国的联合军演。

但美方的行动与朝鲜的预期显然出入太大。比起朝鲜在2018年度摧毁核试验场、拆毁发射架等行为,华盛顿释放出的“诚意”并不对等。至此,平壤为让美国以平等态度坐回到谈判桌前,就需要新一轮对抗。在美方无法继续回应时,平壤方面的“强硬”也接踵而至。

西方人士对朝鲜2017年发射的“火星-14”型导弹记忆犹新,他们已经将其视为“朝鲜圣诞礼物”的完美候选人。(路透社)

当然,朝方也不希望打破平静的局面,虽然到11月23日,美、韩军就发现了朝鲜不仅在西朝鲜湾领土处开炮演习,金正恩还亲自视察相关部队,到28日,朝军还向东朝鲜湾及日本海水域发射“超大型火箭弹”。但不可否认的是,朝方试射的终究只是常规武器。

同理,朝鲜人民军海军虽在11月27日出没于金刚山水域,对韩国商船鸣枪示警,人民军空军甚至在11月恢复了停滞已久的空军连演,但这些行为也是常规行动。一时间,平壤也向周边的美国势力展现了久违的风声鹤唳。

在发现美方继续无动于衷后,朝鲜外务省终于在12月3日确认,美国不仅没有能力实施最终选项,他还希望借助有限的军事威慑把朝鲜引诱到谈判桌,并“将之有效用来扭转国内政局和选情”。这就让朝鲜有了进一步行动的空间。随着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于12月4日再一次率包括夫人李雪主在内的亲随扈从重返“白头山”,平壤4日发表的“将到来的圣诞礼物”一说以及7日的试验就彻底吸引了全球的注意力。也让美国在12月7日后逐渐疲于接招。

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中接受CCTV采访者)11月20日在前往俄罗斯前强硬表态称,美国应撤回对朝敌对政策,但并未具体指出是什么敌对政策。这种云山雾罩的战略欺骗手段,也让外界看到了朝鲜的老道一面。(法新社)

于是,当外界不仅得知朝鲜在7日于西海卫星发射场举行了一次“非常重大的试验”,还发现这次行动将对“再次提升朝鲜战略地位发挥重要作用”时,特朗普的恐吓就显得意义有限。此消彼长之下,平壤的威望就在特朗普的选举季节中确立了起来,与特朗普同台竞演的金正恩也因此获得了更多的戏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