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保守党获42年来最大胜利 功劳尽归约翰逊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犹记得本年6月初约翰逊参选保守党党魁之际,他曾说只有他能够“击败科尔宾”、“将法拉奇送回老家”、“重振保守党”,直指如果脱欧不成,保守党势将灭亡。在12月12日的选战后,这些半年前的诺言终于尽数实现,保守党不只没有灭亡,更夺得42年来的最大胜利。

根据票站统计的结果,保守党获得了下议院364席,较上次大选多出47席,迎来撒切尔夫人(Margaret Thatcher)1987年大选以来的最大胜利;而工党只得了203席。

本来以“硬留欧”主张企图夺得上百席的自由民主党(Lib Dem)只得11席,少于现有的20席,其党魁斯温森(Jo Swinson)更失掉了其原有议席。而苏格兰地区的总共59个席位中,苏格兰民族党(SNP)夺48席,势将加速苏格兰愈发脱离英国中央政府的政治格局。

由于较早公布结果的选区与票站调查结果一致,选举结果几可算是尘埃落定。

约翰逊的保守党国会多数将使他成为英国少有可以呼风唤雨的首相。(路透社)

因为“左翼革命”政纲而大败的工党,现已陷入党裂危机之中:有人剑指70岁左翼老将党魁科尔宾(Jeremy Corbyn);有人力批党内以影子脱欧大臣斯塔默(Keir Starmer)为首的“硬留欧派”,指他们导致工党大失工人阶层的脱欧派支持;有人则说科尔宾去留待定,但其死忠草根团体“动力”(Momentum)一定要解散。

科尔宾本人则已表明将不会领导工党参加下届大选,却未有即时辞职“请罪”,只说需要时间反思。

相较之下,保守党的回应尚是相对平静,其发言人指出:“目前只见预测,而非正式结果。我们确实知道的是选民拒绝接受科尔宾在脱欧议题上的把戏。”而约翰逊本人也只说保守党夺得民意支持解决脱欧问题。

败选后料将逐步退下火线的工党党魁科尔宾。(路透社)

约翰逊因素:是命运还是实力?

保守党这次获得胜利,“约翰逊因素”无庸置疑是当中主因。约翰逊选前几乎尽数清洗党内温和派元老,连保守党前首相梅杰(John Major)也在选前公开呼吁制止约翰逊派系,此次大胜可算是保守党全面“约翰逊化”的明证。

然而,这个“约翰逊因素”到底是来自其运气,还是其实力?如果要为这个问题作一个数字上的解答,我们大概可以说这是“各占一半”。

约翰逊的确是处于极好的政治形势之中。虽然英国民众在留欧、脱欧的立场上依然分裂成半,可是自由民主党“不经公投、直接取消脱欧”的强硬态度,连留欧派也难以接受,而最大反对党工党却在脱欧、留欧之间维持中立——在两党拒绝合作配票的情况下,留欧派也不知票投何方,造成票数严重分裂的局面。

相较之下,约翰逊的一句“搞定脱欧”(Get Brexit Done)选举口号,就显示出他能够把握好这个原来已对他有利的政治形势。他在竞选早段就放弃了早前“兴建40所医院”之类的国内政策口号,将重点全面集中在脱欧一事之上,以己之强攻对手之弱。

同时,工党巨细无遗的左翼革命政策主张,也惹来民众忧虑。相对而言,约翰逊的竞选纲领空洞无物,使出一招“以无对有”,让民众在难以比较实际政策的情况下只得将焦点集中于各党领袖的公开表现之上,而以亲切感和幽默感著称的约翰逊当然远胜像愤怒老人一般的科尔宾。

天生的出色政客

其实,约翰逊的运气,最重要还是在于他天生的政客特质:他是一个“无论做了任何不当决定,都很容易获得他人体谅”的人。

从他被英国最高法院判定“违法”动用英女王权力阻止国会开会,到他数十年记者、政客生涯中惯常以假消息抹黑欧盟,却得到法、德领袖的友善款待,甚至是他与众多女性友人的私德丑闻(如今尚属单身的约翰逊连他有多少个儿女也不愿公开)也对他的政途全无影响。

此等特质由他从政以前的记者生涯已可见:他牛津毕业后到《泰晤士报》(The Times)实习,就因“创作假新闻”而被炒;然而,他并没有因此在传媒界身败名裂,后来更当上《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的驻布鲁塞尔记者,最后甚至坐上《观察家报》(Spectator)的总编辑宝座。

约翰逊与女人离开保守党总部遛狗。他在媒体面前高举双手,似是胜利者的表现。(路透社)

不过,无可否认,约翰逊本人也一直好好利用了这个人特质给他带来的“优势”。对于“欺瞒英女王”的批评,他就成功将责任归咎于国会阻碍英国脱欧,以及反对党迟迟不敢同意大选的“弱鸡”表现,最后博得工党不得不接受在明显劣势中提前进行大选,一改保守党原来未得多数的格局。

对于与欧盟重谈脱欧协议的“不可能任务”,他也凭借其个人特质做出了前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口中所有英国首相也不会做的事:将北爱尔兰实际上留在欧盟单一市场与关税同盟之内,以解决爱尔兰岛上的边境难题。

他如此施为,博得新脱欧协议,除了被他背叛的北爱尔兰执政盟党民主统一党(DUP)出言批评外,在国内竟然连一丝政治风波也没有掀起。如果作出此等决定的人是特蕾莎·梅,她定将面对党内外群起攻击她以“一国两制”分裂祖国,连相位也不保。由此即可见约翰逊何以是一个天生的出色政客。

这一次保守党的胜利,是约翰逊的运气使然,也是其有能力把握好命运给他种种机遇的结果。

不过,来年一月底英国正式脱欧之后,尚有漫长的英欧未来关系要如何重建的难关要渡过。此次大选之后,在国内几乎已可“为所欲为”的约翰逊,能否继续“赢下去”,还有待观察。如果他连这另一难关也能安然渡过,他可算是圆了其救英国于危难中的“邱吉尔梦”。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