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未现身记者会 中美缘何提前官宣协议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12月13日宣布已达成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表的声明称,美国与中国就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了一份历史性的、可执行的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社交媒体说,“我们已经与中国达成一项非常大的第一阶段协议。”白宫声明说,这是一项“历史性的”协议,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一次巨大胜利”。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12月14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强调,中美就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达成一致是“历史性的”,利好全球发展。

“历史性”,这是美国官方的定调。

12月13日中美宣布达成第一阶段协议,12月14日特朗普在费城观看橄榄球赛。(AP)

疑团重重的中美第一阶段协议

而中方声明并未有过高的定调,只是说“达成经贸协议有利于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根本利益,将在经贸、投资、金融市场等方面产生积极效应”。

中方在声明中还指出,“双方约定,下一步双方将各自尽快完成法律审核、翻译校对等必要的程序,并就正式签署协议的具体安排进行协商。协议签署后,希望双方能够遵守协议约定,努力落实好第一阶段协议相关内容,多做有利于双边经贸关系发展和全球经济金融稳定的事情,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希望双方能够遵守协议约定”这句话让人们感受到北京对于第一阶段协议能否得到切实履行信心不足。

此前10月中国副总理刘鹤访美,当时美方就曾说中美将达成第一阶段协议,需要四到五周的时间完成文本审核与校对工作。而众所周知,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翻译校对工作的难度一点也不亚于达成谈判共识,中美过去一两个月的拉锯除了关税等核心关切,具体的措辞表达拉锯也是主要工作。现在中美同时公布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但是法律审核、翻译校对等必要的程序还没有走完,这将为协议最终能否签署埋下隐患。

美国贸易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13日在白宫艾森豪威尔行政楼的记者会上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进展”(This is a very, very important step forward)。“某些人可能会说,你们没有解决某些最棘手的问题,这当然是事实。但你们换个角度看,达成第一阶段协议恰恰是最困难的一步。这是最艰难(hardest)的部分。”莱特希泽一方面承认进展很重要,另一方面也承认某些棘手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可以说,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距离正式签署还有一定距离。

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中美急于官宣一份还没有最终敲定细节的协议?

刘鹤(中)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牵头人,但他并没有现身中方宣布达成协议的记者会。图为10月10日在莱特希泽(左)和努钦(右)的陪同下,刘鹤在华盛顿与媒体见面。(AP)

从莱特希泽的话语中,能够看到中美达成共识的突然性。特朗普12月12日同美国贸易官员会晤之后称,“非常接近”和中方达成协议。据莱特希泽透露,协议是在13日上午才敲定的,当时他接到总统的电话,后者指示他继续推进。这不禁让人们疑惑,中美突然达成了什么共识使得双方认为可以宣布达成了协议?

在美方宣布达成第一阶段协议的记者会上,参与贸易谈判的主要官员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现身说法,并在此后几天接受美国媒体的采访谈第一阶段协议。而中方于13日晚举行的记者会上,中方谈判牵头人刘鹤并未现身,参加记者会的是各部门官员。2018年5月中美曾宣布达成贸易共识,刘鹤当时曾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采访谈中美共识。2019年5月中美谈判破裂后,刘鹤访美期间曾现身接受媒体采访谈中方的立场。可以说他是中美谈判诸多重要时刻的主要发声人。为什么在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这样重要的进展上,刘鹤没有参加记者会,这说明什么?

中美共识比协议更重要

在观察人士看来,中美之所以急于宣布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在于原定于12月15日开征的关税就在眼前,特朗普此前多次说过达不成协议就加征关税,中美需要一份协议来为推迟或者取消关税做铺垫。如果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注定再次升级,中美在2020年前不太可能达成协议,这不符合特朗普的选举利益。尽管协议不完美,但必须有协议。

弹劾案愈演愈烈,特朗普随时可能转变对华态度。图为12月12日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儿童保育和带薪休假峰会上发表讲话后离开。(AP)

不久前中美还在就关税问题争执不下,美国迟迟不愿确认北京提前公布的分阶段取消关税共识。现在中方声明明确提出美方承诺分阶段取消关税,这是重大进展,是中美能够迅速达成协议的关键原因。

中方的声明和记者会既没有公布美国会取消或降低哪些关税,也没有公布具体的采购数据。美方则公布了一系列的细节。特朗普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关税进展,除了12月15日的对华关税不会实施,还有对另外1,200多亿美元商品15%的关税会减半至7.5%。莱特希泽向记者们透露,中方将在未来两年内从美国额外进口价值320亿美元的农产品,其中后者能使中美两国农产品贸易额达到400亿至500亿美元区间。莱特希泽称,未来两年中国将从美国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并且农产品将作为其中的一类商品,而其他商品则来自制造业、能源以及服务业领域。

美方声明中不断提及结构性改革等共识,而在美方官员的言论中,最核心的似乎是采购换关税。

美国即将进入2020年大选季,美国获取采购实惠,对于稳定消费、稳定农业州的选情至关重要。中方拿到降税承诺,这也能解决一定的现实出口问题。中美在关税和采购问题上的共识足够维持相当一段时间的双边关系平静。

中方开始采购,12月15日的关税暂停,这已经满足中美双方的初步需要。采购额是中方未来两年的承诺,如果中美谈崩,中方随时可以中断采购,美方可能随时加征关税。中美既有互相需要,也有互相制衡。中美宣布达成协议实际上是宣布达成共识。协议文本是对这种共识的确认,中美都能够接受协议文本的延迟。

事实上,中美谁也说服不了谁,中美谁也不愿意给对方留下把柄。具体采购额对中方是敏感的,中方声明和记者会都未公布具体数字。具体的白纸黑字的分阶段降税承诺对特朗普来说容易被国内诟病,美方声明和记者会也都未提及分阶段降税承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宣布的是具体关税推迟或者降低而非整体承诺。中美之间已有的能够互相制衡的谈判默契比落实到纸面的协议更容易被双方接受。

在中美矛盾已经无处不在的今天,中美关系能否一如既往地稳定还未可知,特朗普会否视选情需要推翻共识或者撕毁协议难以预料。刘鹤未现身记者会,中方并未对协议冠以历史性定位,可见中方的谨慎。一旦协议签署,任何的变动对双方关系来说都是一场大地震。对现在的中美关系来说,中美达成互相制衡的共识,已经是不错的进展。既无需放大,也无需过分乐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