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德国经济复兴的支柱 在德土裔的真实写照

撰写:
撰写:

前德国国家足球队队员、现效力于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阿森纳(Arsenal)队的德籍土裔球员厄齐尔(Mesut Özil),近期在推特(Twitter)上以土耳其语撰文,号召中国新疆穆斯林反对中国政府对待维吾尔族的政策,引发中国网民不满,中国中央电视台也取消预计于12月16日进行的英超2019─2020赛季第17轮,阿森纳主场迎战曼城(Manchester City)的转播比赛。据2018年统计,在德国2,080万移民人口里,其中竟有13.3%来自土耳其。与土耳其相距上千公里的德国,有怎么会出现如此众多的土耳其移民?这一切要从冷战时期说起。

近期德籍土裔、现效力於英超阿森纳队的足球员厄齐尔,公然发布疑似支持“东突”势力的贴文,引发中国网民一片挞伐。(微博@厄齐尔m10 )

土裔德国人的由来

二次大战期间,纳粹德国积极从占领地区搜刮可用的劳动力,并以集中营的方式管理、进行劳动生产,截至1944年战争结束前,德国境内已有约770万的强迫性外籍劳工。随着德国战败投降,这些强迫性外劳都尽可能的回到原居地,但即使战后返国的德国士兵,以及散居在中东欧、中南欧(如苏联、匈牙利、罗马尼亚等)的大量德裔人口迁回德国,数量却远远不及离开的外劳人数。况且,二战使德国损失650万至700万的人口(其中军人约为350万人),大部分都是18至40岁的男性青壮年,战后的德国便陷于极度缺乏劳动力的困境。为填补工业发展劳动力的缺口,德国于1954年正式立法引进外籍劳工。

然而,1961年柏林围墙建立,东、西德对峙的态势愈加严峻,原先依靠东德与东欧国家补充的人力无法再顺利输入,于是西德政府大规模的增加引入外劳的数量和地区,陆续与西班牙(1960年)、希腊(1960年)、土耳其(1961年)、摩洛哥(1963年)、葡萄牙(1964年)、突尼斯(1965年)、南斯拉夫(1968年)等8个国家缔约,使西德劳动力获得大量补充。此时的土耳其经济萧条、人口过剩,失业率居高不下,眼见西德开了一扇大门,土耳其便希望透过劳工输出,缓解国内就业压力,并利用返国劳工的“德国经验”,提升本国的现代化,德土双方一拍即合,在签约当年的10月30日,首批从伊斯坦布尔出发的土国劳工乘成火车抵达德国慕尼黑,从此揭开土耳其人移民德国的序幕。

1955年时,西德外籍劳工不足28万、仅占总人口0.39%,但到了1975年却已高达408万,成长超过10倍。德国联邦统计局统计,2013年底德国境内的外籍人口总数约有760万,约占德国人口9%,其中持土耳其护照者就有150万人之多。2018年,在德国全国有移民背景的2,080万人中,占比最高者就是土耳其裔(13.3%),相当于276万人,影响力不容小觑,同时也为提升德国生育率作出了贡献,德国因此被戏称为“土耳其第四大选区”。

在德土耳其裔的多样性

台湾专栏作家Belkis指出,经过将近60年的融合与传承,土裔在德国的文学、影视、政治、体育、学术等领域上已逐渐有亮眼的表现,像是德国绿党前党魁策姆·厄兹德米尔(Cem Özdemir)、足球运动员厄齐尔(Mesut Özil)、导演Fatih Akin,以及女性作家Hatice Akyün,这同时也代表了土耳其裔在德国的异质化。

由于移民、移工在不同的时间点,从土耳其的各地移居德国,首先他们的身份既有初代外籍劳工、随迁的配偶,以及在德国申请政治庇护的难民、赴德国的留学生,又有在德国出生的、已归化的跟尚未拿到德国国籍者;其次,库尔德族、阿塞拜疆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土耳其少数族裔也生活在德国;再者,土裔德国人多为穆斯林,但依信仰的教派划分又可分为人数最多的逊尼派,次多的阿列维派(Alevi),以及最少的什叶派,显见这个族群的内部相当多元、各有立场,并非铁板一块,不应被贴上特定的标签

土裔社会经济地位普遍不高

尽管土裔在德国有丰富多彩的生活方式,但台湾研究者游茜荻发现,即使1964年德国教育政策做出调整,让外劳的子女也能像本国人子女一样接受教育,自1975年起,外籍移工子女就学人口也以每年5万名的速度增长,但他们多半对新环境适应不良,或因父母语言能力不足,其子女在课业上的表现也普遍不佳,80%的移工子女只能读到初级小学或普通中学。游茜荻称,德国境内约有四分之一的土耳其裔失业,在柏林,约有42%的土裔找不到工作,当地的土裔青年通常只有普通中学的学历。而且由于德国国籍法规定,未入籍的外籍子女必须在成年后被遣送回国,他们的德语和母语普遍都不够好,也造成所谓的“双文盲”现象。在德国未完善移民政策前,即使外籍移工子女的升学问题可以解决,但依旧不能担任公职,也由于在宗教方面信仰伊斯兰教,亦不得在和基督教会相关的机构工作。

2015年7月20日,中国《光明日报》旗下的《留学》杂志刊出《土耳其人移民德国50年后返回故土》,文章称:“2010年,被公布的《在德土耳其学者及学生研究报告》(TASD-Studie)对在德国生活的250名土耳其籍或土耳其裔高学历人士进行过访问。250名受访者中,大约四分之三的受访者出生在德国。3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有移居土耳其的意愿,近一半受访者的理由是德国对他们而言,缺少‘家乡’的感觉。近80%的受访者怀疑德国是否有执行真诚可信的移民政策的意愿。‘土耳其─德国教育与科学研究基金会’调查发现,2007年到2011年间,大约有19.3万土耳其人离开德国,返回土耳其定居,究其原因失业和受歧视是造成大多数人返乡的最主要的两个理由。“

针对厄齐尔的言论,其所属球队阿森纳在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表示“切割”。(微博@阿森纳足球俱乐部)

如今厄齐尔对中国的治疆政策有诸多不实指控,还表达了对新疆分裂势力的同情和支持,所属球队阿森纳也赶紧于12月14日在官方认证的微博上发表声明“切割”:“其所发表的内容均为厄齐尔个人观点。阿森纳作为一家足球俱乐部一贯坚持不涉及政治的原则”。比起关心遥远且素无渊源的中国,或许厄齐尔更应该看看在身边德籍土裔的遭遇,并运用自身影响力在本国为他们发声、争取应有的权益,而不是只凭借片面化、扭曲化的报道信息对万里之外妄下评判,不仅脱离事实,也只是为自己引来越俎代庖之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