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问】热战可避 冷战难逃:中美冲突的数个领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美贸易谈判已经进行了一年有余,十数轮的高级别洽谈、两次“习特会”,依旧未能终止“硝烟”。即使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于近期签署,也不能排除两国再起纠纷的可能。需要认识到的是,中美贸易战只是中美冲突愈发激烈的一个维度,中美关系结构持续发生转型,近来尤为名显,无论是贸易战、两国金融科技情报纠纷、国际舆论对垒,还是美国政府对中国内政事务的干涉及指摘,这一系列表征性事件,都将在可预见的未来数年、十数年乃至数十年内持续爆发,未来数月也将新闻不断。因此,我们有必要对盘综错节的中美关系,予以较为完整的框架性评述。《多维新闻》将以8篇文章陈述我们对中美关系结构性转变的核心判断,此为第五篇。

【中美之问】系列

第一篇【中美之问】不要总为中美关系贴标签 

第二篇【中美之问】中美能够迈过“修昔底德陷阱”的三个理由

第三篇【中美之问】丢掉幻想 中美关系想好也好不起来

第四篇【中美之问】互惠vs冲突:中美关系的一体两面

第五篇【中美之问】热战可避 冷战难逃:中美冲突的数个领域

第六篇【中美之问】笃信“真理”的美国人

第七篇【中美之问】美国鹰派的中国政策:只脱不顾

2019年12月中旬后,北京与华盛顿已就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达成了一种形成协议却彼此各表的态势:12月13日时,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宁吉喆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已就农业问题发表了彼此略有差异的表态。

这种差异对于即将签约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影响有限的,虽然两国官方都高度评价这份协议,但双方的各自表述仍能说明些问题,即中美两国固然可以避免热战,但冷战或类似龃龉恐怕就难以回避。如能及时判别中美之间可能发生冲突的领域,这对于各国政界、财经界人士来说无疑将是大有裨益的。

事实上,在很多观察家和分析人士眼中,未来的中美对峙就将有较大可能以多个层次同时展开。这种在多层次多领域领域有可能同时进行的“冷战”,也将是未来中美冲突的实态。

中美军事角力的可能

2019年10月5日出版的日本《东洋经济周刊》杂志刊登了一篇《超越美国后的紧要关头》的长篇评论,这篇文章援引了三菱综合研究所的调查数据,并认为中美在2027年有可能出现国民生产总值(GDP)的逆转超越。

无疑,此文预告的趋势对2019年度的当下距离甚远。但文章同样提出了一个尖锐的观点:即随着中美位置发生逆转,各种问题也将在此之前先后出现。简言之,中美两国即将进入冲突频发的阶段,而当下的龃龉最多也只能算是铺垫。

舷号16的“辽宁号”航母已经在2019年6月前后前往第二岛链的关岛一线展开过训练行动,当中国大型水面舰艇出现在这一区域时,麦克马斯特等人当年对华盛顿的警戒就显得越来越刺耳。(视觉中国)

中美贸易战将于2019年圣诞节或2020年农历春节前暂时偃旗息鼓,至此,各路政界财经界人士也有了观望北京与华盛顿最新战略面行动的机会。

说到冲突,最直观的冲突当然是军事冲突。在外界观察人士眼中,中美之间的对峙分为从热到冷的几个维度。在中美“热战”这种可能性极低的极端情况之下,中美“代理人战争”的可能性就仅次于“热战”。事实上,这种从1995年开始,一直被西方观察家津津乐道的细节也一直是热度最高的关注对象。

当时,美国学者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等人曾指出,美军的“海空一体战”等方案一旦形成与中国的接触,那么美国势必如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前任防长麦克马斯特(H. M. McMaster)将军警告的那样,“陷入与中国的漫长而血腥的冲突”。因此,美方应早早开始布局,帮助“盟国”发展军事能力,由此拒止中国进入其相关水域(如南海等)和空域,由此确保美国在不直接发力的前提下与中国对峙。

中国进口大豆从2017年到2019年的变化,让外界清楚地观察到了贸易战的最直观影响,这不仅让美国农业资本家成为最突出的受害者。也让外界发现中美对峙的拉锯战乃至冷战特性。(视觉中国)

不可否认,华盛顿方面的分析家们曾经在特朗普政府确立之初,面对美国在亚太的收缩,一度认为“中美冷战实乃神话(myth)”,《外交政策》等杂志甚至在2017年前后批评过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学者基于冷战范式的判断。但外界终究无法排除某种可能性,即中美两国会在未来数年内,以相互支持对立武装组织这种类似代理人战争的方式,在诸如中东、东非、中非、中亚、南美等地推动军事对决。

随着中美贸易战在2018年的爆发,这种前景也愈发变得真实。退一步讲,即使中美不以军事方式展开冲突,也定将以政治方式铺陈。而亚洲是最前段的角力场。

政坛角力:没有硝烟却又腥风血雨

从2019年下半年的政治格局看,中美在菲律宾、缅甸、巴基斯坦以及孟加拉国等地的“政治冲突”早已开始。

杜特尔特(中)在11月下旬的突然行动显示出他可能只是玩了一出空城计,其健康状况尚不至于不可收拾。(美联社)

譬如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在11月下旬对现任副总统罗布雷多(Leni Robredo)的行动就显出了相应的政治色彩:当时,杜特尔特以退为进,突然解除了频频与美国大使接触的罗布雷多的“禁毒战争总指挥”的职务。

此外,美国还同样会在中国的边缘地带发力,加大各领域对中国的遏制行动。美国情报机构自中共建政以来就一直对香港、新疆、西藏、内蒙古等地区有较大投入,中央情报局(CIA)第一号殉职特工马克南(Douglas Mackiernan)即是在藏、疆一带的游走行动中被射杀的。

考虑到中国在改革开放以来在边疆等地区留有较多空间,香港至今也未能通过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第23条,台湾则自治已久,民意纵使不接受独立,也普遍对大陆感到排斥、猜忌乃至敌意。

这些中国本身的政治短板,使得美国较易插手干预目前,台湾蔡英文政府已经从香港今年的社会运动成功借力,这是华府喜闻乐见的。至于中美在新疆、西藏等地的对峙,也将因两国结构性矛盾的延续而延续。

国际场上的合纵连横

当然,中美之间冲突的暗流也不仅仅是双边之间的军力对峙或政治角力这么简单,它同样也包括两国间在国际政治、经济领域的行动而彼此施加的压力。两国已经与欧盟、日本等国际秩序的重要持份者展开了“合纵连横”的态势。

虽然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在11月间多次表达了对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不满,但她的批评更像是基于内部矛盾的因素,德法之间的问题远没有到瞠目相见的地步。相反,德法为核心的欧盟正逐渐成为中美外第三阵营的核心。(路透社)

资料显示,在中美关税战于2018年7月打响之后,随着欧盟也在当年7月2日开出总额3,000亿美元的报复清单警告美国,中美之间就呈现了对欧洲的争夺态势。

由于欧盟当时拒绝了中国“联合抗美”的意见,没有与中国站在同一战线,也没有基于传统的美、欧关系,展开与美国联合发起贸易战对抗中国的进程,当欧盟不想参与中美贸易争端,在对待两国争端时显现出了谨慎的态度时,它背后就直接折射出了中美之间争夺行动的潜台词。

同理,类似的战场还发生在世界贸易组织等相关体系之下。

也就在2018年10月下旬,随着欧洲的欧盟、挪威、瑞士,亚洲的日本、韩国、新加坡,非洲的肯尼亚,拉美的巴西、智利,北美的墨西哥以及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等20国举行了一场撇开中、美双方举行的“世贸组织改革会议”,外界就可以看到中美在经济领域的对峙正在影响两大经济体之外的其他群体。

2018年的美欧贸易战之后,来自特朗普(右)的压力终于迫使马克龙为首的法国及其欧洲盟友加速了下一步行动。(视觉中国)

与会各方固然反对美国“对世贸组织抱有诸多偏见,但从未给出任何解决方案”的现状:当下美国对世贸组织改革很难谈得上是“建设性领导”,更像破坏性搅局。但欧盟、日本、加拿大各方在世贸组织改革上也同样与中国有分歧。

这使得相关各方一方面能理解美国“遏制中国”的意图,但另一面也不能完全支持美国的言行。这种双方彼此不能说服第三方的现象,也是两国间冲突对峙的最直观折射。

寰宇苍穹的竞争

此外,中美两国在前沿科技等领域的对冲也很突出,这其中最为明显的莫过于太空科技等领域。

“嫦娥四号”的卫星测控数据是人类第一次深入月背的珍贵信号,中方不可能轻易将其“分享”,但它仍可以成为某种中美科学家绕过美国布下的太空科技“铁幕”的重要渠道。(新华社)

美国知名保守派议员沃尔夫(Frank Wolf)生前于2011年力主通过的禁止中美航天“研发、设计、计划、颁布、实施”一系列双边非赢利及商业协作的“沃尔夫条款”(Wolf Clause),如今已成为隔绝两国科技合作的围墙。特朗普当局在贸易战之后也以“保护知识产权”为由阻塞两国航天产业交流。

到2018年,价值125亿的中国航天产品还被特朗普列入了贸易战的制裁清单。这其中包括卫星、航天器等大宗商品,也包括自动导航装置、电路板等元器件。至此,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为与中国同行接触,就不得不绞尽脑汁,设法规避相关法案。

此外,美国在宇宙的行动还一直显示出极为强烈的军事对抗意义。2006年以来,美军已研发X-37型太空战机,并已于2010年后多次完成环绕地球一年的巡航飞行任务。

美军因成本问题调整机队,封存或退役知名战机早有先例。譬如以“隐形”而闻名遐迩的B-2机队就计划在2023年后因退役被分批封存。但它的任务即将交接给研发中的B-21型隐身战机,此外,美方甚至还有加强太空军的长远计划。(视觉中国)

美国还在运作使用机械手抓取卫星并展开修理或破坏的“凤凰计划”,以及利用现有卫星系统展开卫星导航“欺骗”(Spoofing)攻击的“苏特(Suter)计划”。这使得美国即便在2024年“国际空间站”报废后暂无宇宙平台,但仍可以对地球轨道展开干预行动。这种行为也是对太空研发力量相对不足的中国的遏制。

最关键的舆论场

当然,比起上述谈及的各个领域,另有一场更直观且正在进行的中美对峙是同样需要高度注意的,这就是双方在舆论场上的交锋。考虑到已进入持久战状态的贸易战进行了一年多,期间始终夹杂着双方基于不同意识形态和价值观的舆论战。两国媒体在国际舆论场上为期接近两年的唇枪舌战,也证明了中西方的较量不仅已经开始,还将进一步升温。

有分析人士发现,中美之间当下基于不同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正不断引发舆论战,从此前的美国职业篮球联赛球星言行不当引发的风波,到香港“反修例”事件,乃至新疆“人权与安全”的问题,只要有一个火苗,就能掀起一场规模或大或小的舆论战。但这场对峙并不是看谁的声音大,这是一场“谁能讲出更好故事”的舆论战,简言之,即仍是看竞争双方的总体实力以及软实力。

中美两国的政界、财经界人士一度寄希望于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百日计划”,并借此大发利市,特朗普当局的中美贸易战无疑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而这场对峙背后的舆论战乃至文明战特性也逐渐呈现。(视觉中国)

说到底,当下中美之间的对峙也许更像是一场“文明战”,是一场在全世界人民面前用几十年进行的,对峙范围包括文明、制度、价值观的“战争”,它还是一场谁能讲出更好故事的舆论战。这类竞争一方面呈现了中美双方似乎是在积极管控双方冲突与分歧,借可承受的方式,适度释放压力。但另一方面,它也在局部范围内呈现了小范围“脱钩”的可能。

可以想象,这场多角度多层次的对峙,可能最终仍需要一个相对长远的时间段来见证中美之间的此消彼长。而这种全面交锋但止于热战的对峙,或许也将继续考验未来的观察家与分析人士。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