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审判也是权力斗法 左右互搏难让特朗普下台

撰写:
撰写:

12月18日晚,经过两党六小时的辩论,美国众议院投票通过了对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两项弹劾条款。自此,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被正式弹劾的美国总统。接下来,美国参议院接手,预计2020年1月在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监督下开展对弹劾案的“审判”。

2019年12月18日,美国众议院就弹劾特朗普总统的条款进行辩论和投票之际,一些支持弹劾的示威人士聚集在国会山外。(AP)

当天的辩论中,民主党和共和党各执一词,都提到自己在守护美国宪政体系,但紧扣党派利益。最后,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这两项条款以党派划线通过。支持弹劾条款的议员、选民和媒体认为,这是美国民主制衡的体现,是打击行政机构腐败的一次胜利。反对弹劾特朗普的一方则认为,这是民主党滥用国会权力的体现,是对总统的政治迫害。白宫声明指出,众议院此举是美国历史上最可耻的事件之一。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Kevin McCarthy)甚至说,弹劾条款的通过败坏了众议院的名声。

法理根据何在?

弹劾是美国各州及联邦政府罢免当事人的普遍做法。在联邦政府层面,司法和行政部门的成员均可以被弹劾。据美国众议院历史学家办公室(Office of the Historian)的统计,众议院已经发起过60多次弹劾程序,并曾投票弹劾过15名联邦法官、1名参议员、1名内阁秘书和2位总统。

就最高权力的行政机关而言,美国《宪法》第二条第四款规定:总统、副总统和合众国的所有文职官员,因叛国罪、贿赂罪或其他重罪(high crime)和轻罪(misdemeanors)而受弹劾并被定罪时,应予免职。与一般的法庭诉讼程序不同,弹劾诉讼在众议院进行,扮演检察官的角色,收集证据,列明指控;审判在参议院进行,同时由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扮演陪审角色。

但是,美国《宪法》并没有对叛国与受贿的定义以及“重罪”给出明确解释,这给予美国两党将弹劾诉讼及审判的程序“过度政治化”留下了足够的空间。发起弹劾调查的一方会认为,国会有权力自行定义哪些罪行是可弹劾的,哪些是不用弹劾的。目前,尚无哪位美国总统被弹劾下台,和党派分野有一定的关系。

目前美国只有两位美国总统曾被弹劾,分别是1868年的约翰逊(Andrew Johnson)与1998年陷入“莱温斯基性丑闻”的克林顿(Bill Clinton),但他们都没有被免职。其中,约翰逊在如何重建南方联盟诸州问题的态度上与国会中的激进派差距较大,被指控其开除激进派盟友、时任陆军部长斯坦顿(Edwin Stanton)的行为无视“总统未经参议院同意不得撤换某些联邦官员”的规定,随即被众议院通过决议弹劾。但在参议院的审判表决中以一票之差被宣告无罪,保住总统职位。克林顿1999年2月接受参议院审判时,50名参议员投票赞成妨碍罪,低于定罪所需的67票,未能被弹劾下台。

12月18日,被正式弹劾当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往密歇根州巴特尔克里克参加竞选活动,并和当地的支持者互动。(AP)

“水门事件”当中的第37任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并没有被正式弹劾。1974年7月,当时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已批准三项弹劾条款,指控他妨碍司法公正、滥用权力和藐视国会。但该弹劾条款在众议院全院表决前,尼克松便选择了辞职,没有被正式弹劾。因为尼克松也知道,即便自己不辞职,参议院也有很大可能性判定自己有罪。尼克松的第一任副总统阿格纽(Spiro Agnew)之前就因为被控逃税和洗钱在弹劾表决前就选择了辞职。

民主党单方面的游戏

在白宫拒绝了在众议院进行辩护的前提下,众议院的诉讼过程完全是由民主党说了算。一些规则也是单方面由民主党把控,包括听证会持续的时间。在圣诞节前通过弹劾案,符合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对整个弹劾案推进节奏的预期。从她过去拒绝因特朗普“通俄门”而弹劾特朗普,到后来因“通乌门”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都可以看出她对弹劾案利弊的判断。

民主党等待的不是让特朗普像尼克松那样知难而退,也不指望参议院判定特朗普有罪,进而让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接位,而是通过弹劾案曝光特朗普执政的更多弊端,使其失去选民当中的公信力。民主党也希望借此提升该党在2020年大选中的选情,尤其希望能够夺回对参议院的控制权。

在弹劾条款的拟定中,众议院民主党人删除了通乌门中“行贿”和通俄门中“阻碍司法”的指控。这样做一方面可以促使弹劾条款在全院更加顺利地通过,避免同众议院共和党人耗战,另一方面也可以将特朗普在参议院的“罪行审判”更加聚焦,毕竟通俄门调查已经盖棺定论,对选民影响不大。更何况,行贿指控也有证据不足等弊端。

12月18日,佩洛西的政治盟友、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在他的参议院办公室观看众议院弹劾投票实况。(AP)

所以,外界基本上已经了解弹劾案演进方向和结果,现在只不过是驴象两党如何借谈弹劾案展开新一阶段的权力斗法。

审判也是政治大戏

对于接下来的参议员审判,同样也会是一场政党斗争的大戏。在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监督下,100名参议员担任法官角色,听取众议院民主党方面和特朗普政府的有关证人的证词。这种辩论预计会延续众议院诉讼过程中的两党口水战。 其中,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Jerrold Nadler)将是控方,白宫则组成辩护团为特朗普辩护。同时,双方之前的证人也要出场作证。

但是,民主党一直要求出场作证的一些关键证人是否出席,最值得关注,比如白宫前国安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等人。12月10日,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被问及他和国务卿是否会出席参议院的弹劾听证会时表示,全凭特朗普总统如何决策。在众议院的所有听证诉讼环节,特朗普禁止任何政府高官出席。

从目前来看,众议院就弹劾开展的调查和诉讼过程,包括各委员会闭门和公开的听证会,未能扭转全国层面的民意。根据昆尼皮亚克大学(Quinnipiac University)和蒙茅斯大学(Monmouth University)12月11日公布的民调结果,在过去一个月里,美国人对弹劾案和对特朗普的支持率方面几乎没有变化。50%的人说总统不应受到弹劾和免职,有45%的人呼吁弹劾和撤职。

目前,参议院共和党方面还没有出现倒戈支持弹劾案的例子,毕竟很多人优先考虑自己政治仕途和党派利益。 所以,参议院判定特朗普有罪的可能性很小。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甚至直言不讳地说,会就审判程序保持和白宫方面的“协调”与配合。这再次凸显了弹劾案背后的政治操弄。

这场弹劾案本该是捍卫美国民主体系的最后一道庄严防线,结果最后沦为裂化的党争表演。正如英国《经济学人》12月12日一篇刊物文章所说,如果这次弹劾案最后被参议院所阻,那么下次弹劾调查的威慑力将会大大降低,因为很多人都会倾向于将其视为一种政治斗争。到了那个时候,真正要想将一位不得力或违宪、违法的总统赶下台,将会变得更难。美国总统只会更多地被贴上“帝王总统”的标签。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哪一党派,哪一方选民,对此次弹劾案都没有什么可值得庆贺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