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十年回顾】 欧洲篇(下):无力感充斥 欧盟如何找回荣光

撰写:
撰写:

如果关于难民的讨价还价已令欧盟撕裂难以挽回,随之带来的民粹主义浪潮更席卷全欧,令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力量更为势弱。

上文:【10-19十年回顾】欧洲篇(上):危机成常态 欧盟经历十年低潮

以德国为例,在难民危机爆发前的2013年,极右另类选择党(Afd)仅在联邦大选中获得4.7%选票,但在2013年已以12.6%席次跻身国会第三大党。至于今年的两次地方选举,另类选择党更挤下基民社民两党,成为第二大势力。在邻近的法国,国民联盟领袖勒庞(Marine Le Pen)亦于2017年跻身第二轮总统大选。

日益撕裂的欧洲

难民问题引发民众反感,令支持收容的主流政党溃败,尚可理解。但在不少国家,单是对难民的恐惧已可令右翼势力稳坐钓鱼台。同收容180万难民的德国相比,匈牙利、波兰及捷克三国都拒绝欧盟制定的“难民配额”。匈牙利总理奥尔班(Viktor Orban)更将此作为巩固支持率的机遇,除宣誓“无论是一次性难民配额,还是永久性配额,匈牙利都会拒绝。”,更将欧洲300处难民居住人数较高的地区划为“危险区”,呼吁国民避开。

匈牙利总理奥尔班在本国支持率高企,去年4月成功连任总理.(AP)

除了难民问题,欧盟成员国也在不同问题上同布鲁塞尔唱起反调。波兰不忿布鲁塞尔干预该国司法制度。西欧的荷兰不愿加入“欧盟共同预算”,南欧的意大利在“一带一路”问题上同德法两国唱起反调。至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北约脑死亡论”,更令深处同俄罗斯对峙前线的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不满。今年7月,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更仅以383:327的微幅优势通过欧洲议会任命,创下历史记录。

面对日益撕裂的欧盟,不同政治人物看法迥异。一贯中庸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坚持温和渐进路线,希望在既有机制下强化欧盟中央权限;以改革派自居的马克龙主张欧元区同其他国家采取“双轨制改革”,在西欧核心国家先行推动统一财政及军事整合;至于波兰等国则主张欧盟应定位为经济联盟,不应在外交、内政议题上过多干预成员国立场。但任何一种改革方案都有无可规避的短板。

放下无力感 直面将来

低气压笼罩之下,若问起欧洲人,如今和本世纪头十年最大的差别是什么,不少人想必都会说出“希望”二字。相比起经济欣欣向荣的上一个十年,过去十年欧元区没有一个季度GDP增幅高于1%,成长已陷入停滞。相比起社会和谐的上一个十年,难民危机、国家冲突亦充斥着欧洲大陆。当然,即使同其他发达国家想必,如今的欧洲仍属富裕和谐;但令人们难过的是同过去生活的落差,以及束手无策的无力感。

欧洲央行仍维持负利率以期催谷经济。(VCG)

不过,任何国家或地区的发展都不可能一帆风顺。强如美国在二战前夕亦遭遇大萧条,越战失利后不少人更笃信其终将在同苏联冷战中败下阵来。中国即使在改革开放后,也因六四事件遭遇西方世界封锁,国内亦掀起反改革思潮,险些令改革开放无以为继。固然,无论是18世纪的西班牙,19世纪的荷兰,20世纪的英法,都在其国力达到巅峰后逐步失去优势地位。但今日欧盟5亿人口,经济产值全球第一的体量固然不可与上述国家类比。

如今欧洲发达国家的“成长停滞”有其历史必然性:第一次工业革命展开时,但凡人口规模破万的城市,都有能力制造蒸汽机,搭上顺风车。进入19世纪的电气时代,诸如汽车、炼油等事业已集中于个别巨头手中。冷战时,代表当时最高工业水平的航天业,只能由美苏两国政府洒巨资先得以发展。

事实证明:科技发展水平愈高,便需要更庞大的国家和市场体量支撑。面临产业进一步升级,单一欧洲国家已不再有能力支撑起处于工业链最上游的高科技产业。而面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崛起,及美国越来越侵略性的贸易政策,如今的欧洲国家,只有强化合作这“华山一条路”。

经济领域以外,欧盟亦可发展为欧盟诸国面对地缘风险的保护伞。特朗普上台前,诸多欧洲企业均欲抢占刚刚开放的伊朗市场;无论是空中巴士、或是石油企业达道尔、电子企业西门子都同伊朗方面签订价值数百亿欧元的大单,但最终却因美国退出核协议重启对伊制裁折戟。不可否认,如今欧盟尚无“牙力”同中美等大国竞逐国际影响力,但过去两三年欧盟明显加强外交政策协调,同日本、中国深化关系,主张建立独立安全力量呼声越来越大。可以说,欧盟正放下过去“与世无争”的浪漫,努力将自己化为世界“第三极”。

下一个十年,欧盟会成为什么样子,恐怕没有人能知道。但至少,他们并没有坐以待毙。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