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德俄天然气管道 特朗普贸易战炮转向大西洋彼岸

撰写:
撰写:

特朗普于周五(12月20日)正式签署新一年的《国防授权法案》,其中包括对德俄两国正在兴趣的海底天然气管道“北溪二号”(Nord Stream 2)相关企业或个人实施制裁。虽然美国政府一直指责“北溪二号”是俄国的“压迫工具”,将使欧洲国家过度依赖俄国能源,不过这也许跟特朗普的下一轮贸易战转向有关。

《国防授权法案》制裁牵涉“北溪二号”管道铺设的船只提供者,要求国务院及财政部于60天内提供相关名单;名单上的企业或个人将有30天中止工程,否则将被禁止进入美国,并面临财产冻结的风险。

“北溪二号”停工 连欧盟也不满

目前,“北溪二号”已接近完工阶段,只余下丹麦水域附近的两道近168公里海底管道尚未完工。

不过,鉴于美国制裁威胁,负责工程的瑞士公司Allseas周六(21日)已宣布中止有关工程,并将跟从“美国有关当局发出的管制、技术、环境指引”。此前,制裁的一大推手、美国参议员德鲁兹(Ted Cruz)已去信Allseas警告如果后者继续工程多一天,将要面对“压倒性和有可能致死的法律及经济制裁”。

虽然俄罗斯外交部继续宣称“将继续其经济计划,不会理会任何人的制裁”,而“北溪二号”的负责机构也表明会“尽早完成管道”,不过失去了Allseas的参与,俄罗斯国营天然气公司Gazprom只得一艘天然气管道铺设舰可用,相信会大大减慢工程进度。

继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早前指责美国制裁是“域外执法”之后,德国副总理兼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也指控此举“严重干预德国和欧洲的内部事务和主权”。

连一向因中、东欧多国不满而对“北溪二号”颇有微言的欧盟委员会也表示:“从原则上说,欧盟反对任何针对欧盟企业合法经营的制裁。”

美国的两大反对理由

美国其实自奥巴马年代己一直反对“北溪二号”的铺设。目前,俄国供应约40%欧盟国家的天然气需求,而新管道势将加大此一比例,因此特朗普早前就曾批评这会使德国变成“俄国的人质”。

另一方面,俄国输欧天然气向来经乌克兰传送,给后者每年带来约30亿美元的收入。可是,自2014年克里米亚事件爆发后,乌克兰除了中止向Gazprom直接购入天然气外,还要面对俄国以“北溪二号”及现已进入运作的“土耳其溪”(Turkstream)等天然气管道绕过乌克兰的威胁。因此,“北溪二号”的铺设一直惹来德国带领欧盟“抛弃”乌克兰的质疑。

不过,在刚刚过去的周五,俄国却在欧盟与德国的斡旋下,与乌克兰达成新的输气协议,为期5年,取代将于本年结束的旧协议,扫除了乌国对“北溪二号”的疑虑。

因此,美国制裁“北溪二号”的理据,似乎只剩下“欧盟过度依赖俄国能源”的“人质论”。

虽然“人质论”并非毫无道理,不过欧盟依赖俄国能源是早已有之的现象,特朗普此刻发难,似乎另有谋算。

威迫欧盟“购买自由”?

近年,因2008年后页岩气开采技术的成熟,美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及天然气生产国,其已知可开采天然气储存量更大增80%,而且在未来10年,全球新增的石油及天然气供应中,美国一国就预计能占其中60%。

面对此等产能,美国能源部早在本年5月就想到以地缘政治作为出口美国天然气的宣传工作,将美国液态天然气的出口形容为“蕴含着美国自由的化学分子”。

12月初才刚离职、曾自称“游走推销员”的美国前能源部长佩里(Rick Perry)视欧洲为其首要市场,更将今天的美国天然气比喻为二战大战期间“让欧盟免于纳粹占领、重获自由”的“年轻美国军人”。

如今,《美墨加协议》(USMCA)与中美第一阶段协议都似乎尘埃落定,特朗普的贸易战炮也开始转行大西洋彼岸的欧洲大陆。以往极少接受媒体访问、近来却频频走上幕前的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上周二(12月17日)就指与美国有1,800亿美元贸易顺差的欧盟已成为“特朗普的关注焦点”,批评双方有“非常不平衡的关系”。

配合美国早前因空中巴士(Airbus)补贴问题和法国数码税向欧盟开展的关税威胁,这一次对“北溪二号”的制裁可算是另一则警告:“美欧贸易战”即将开打,如果要避战,就多买一点美国天然气,收窄一下双方贸易差距吧。

在此次制裁中,美国并无将“北溪二号”的资金提供者列入范围之内,可算是“留了一手”。不过,如果欧盟再无动作,并不愿花钱“购买自由”,这一场跨大西洋的贸易战事在不久的将来难怕在所难免。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