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全境骚乱到国家破产 莫迪和印度正在迎接致命考验

撰写:
撰写:

截至当地时间12月23日,印度全境因《公民身份修正案》(CAA)引发的骚乱仍在继续。印度全境目前已有705人入狱,5,400人被拘留。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喀拉拉邦(Kerala)等地,外界正惊异的发现,这场原先本应针对印度穆斯林的风波,已经让印度各界人士都站了起来。

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已在12月22日发表讲话。和他16日连发6条推文,强调新法案体现了“印度几百年来包容、和谐、怜悯以及兄弟之情的文化”的和颜悦色不同,莫迪竟直指这是“纳萨尔派反政府武装(即印共毛派游击队)和各家反对党”的阴谋,至此,新德里的气急败坏也可见一斑。

事实上,全境骚乱也只是莫迪政府当下遭遇的一系列致命考验中的一部分。比起可以用物理手段铁腕压制的骚乱与示威,新德里在市场规律的“看不见的手”的制约下更为无力。

新德里圈定的敌人:毛派游击队

对外界来说,从12月10日开始的印度骚乱可能很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在这场从印度阿萨姆邦(Assam)开始,最终蔓延全境的骚乱中,观察家们能看到很多莫迪当局强行军管克什米尔的影子。

在克什米尔的行动中,印军先在8月5日先行抓捕了当地前首席部长阿卜杜拉(Omar Abdullah)等大批当地贤达,随即调动数万军警控制城市,并切断当地网络通信。在阿萨姆邦,印方更凭借军管的地利,依照《武装部队特别权力法》(AFSPA)随意行动,在12月10日以“印共毛派分子”、“城市毛派分子”等指控抓了不少民权团体和活动家,阿萨姆邦还从12月10日开始断网,直到20日才恢复网络服务。

必须承认,如果从行动最初的目的看,莫迪当局已经成功压制了阿萨姆地区可能出现的“骚乱”。这场风头从一开始就其实已经被压制住。

到12月22日,人民党也出动大队人马前往对抗示威者,不少示威者还顺带表示了对莫迪的衷心支持。(美联社)

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骚乱还是延伸到了印度全境,从最早出现抗议动向的阿萨姆邦开始,从东到西的梅加拉亚邦(Meghalaya)、特里普拉邦(Tripura)、西孟加拉邦(West Bengal)、北方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喀拉拉邦以及首都新德里等地先后火头四起。

尤其是在北方邦等地,大批“达利特”(即“贱民”)团体竟上街示威,抗议莫迪及执政党人民党党首、联邦内政部长沙阿(Amit Shah)。至此,印度的骚乱也开始出现明确的政治目的,即“打倒莫迪”。

当以印度国大党及其分裂的各个派系开始联合起来,走上街头时,莫迪成为一个”一个共同的外部敌人“进而凝聚了各派共识的结局想必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作为呼应,莫迪也在12月22日发表演讲,当场表示全国示威实乃“毛派分子”的阴谋所致,莫迪的“青眼有加”对陷入低潮的印度毛派游击队来说,不啻于一种鼓励。(美联社)

对此,新德里方面已经显出了技穷的样子,当莫迪重新搬出“毛派”的“威胁”时更是如此。

分析人士应该可以回想起新德里当局在2018年5月自称毛派游击队“insurgency”(叛乱)状态已进入“last stage”(最后阶段)后,印度内政部和印度“国家调查局”就马上以“城市毛派分子”为名,从印度各地分别绑架了十余名民权活动家,称他们“预谋暗杀莫迪”。而今,这批社会贤达仍被羁押,更丝毫不见获释的迹象。

莫迪的另一波危机

的确,莫迪已奠定了其在印度全境的掌控状态,他在克什米尔问题上藉穆斯林问题为切入点,确保了自身“印度教国家”(Hindutva)的政治资本。散居于印度各地,且生活相当城市化的普通印度穆斯林也不会对莫迪说“不”:莫迪执掌古吉拉特邦(Gujarat)时铁腕压制穆斯林留下的恐怖印象,足以让一般人选择明哲保身。

但总的来说,莫迪的高压管制终究只能管得一时,更不用说他的高枕下面仍有隐隐作动的另一波危机。

对以莫迪为首的印度政要来说,该国经济在2019年内的困境也是不容忽视的。(美联社)

自印度央行前行长帕特尔(Urjit Patel)于2018年12月辞职后,印度央行虽然经历了一年五次135个基点的快速降息,但印度经济仍没有起色。根据印度政府2019年6月公布的预测,印度本年第四季度经济仅将按年增长5.8%,这是印度连续三个季度增长放缓。

此外,印度的银行、信贷系统也连续“爆雷”。以印度3A级非银行金融公司(NBFC,也称“影子银行”,提供转贷业务)IL&FS在2018年9月因意外违约倒闭为标志,印度金融市场发生了连锁反应。

2019年6月,印度另一家影子银行巨头DFHL也出现违约,股价自2018年9月以已下跌97%。到10月,印度老牌房地产信托金融公司IBHFL也发生融资困难,其股价直线下跌75%.印度储备银行(即印度央行)及惠誉评级因此担心印度传统商业银行会否发生更大规模的违约。

随着信贷“爆雷”,印度汽车业有可能将成为该国第一个遭遇重击的产业。(Getty)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莫迪突然发动对克什米尔地区的军管行动时,已经有一些观察家认为他可能是想藉此分散外界对印度经济问题的注意力,进而提振民心。从此后的实际效果看,莫迪也的确达成了一定的行动目标。但经济问题还是在让印度继续陷入不安。

到11月29日,印度中央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印度2019年第三季度按季经济增速从上个季度的5%降至4.5%,已连续7个季度下滑,为6年多来最低水平。由于印度在2018年第二季度时的增长率尚为8%,这一系列滑坡就颇为刺激。

此前的影子银行的危机也仍未过去,它导致印度的住房、汽车、耐用消费品行业自2019年下半年后无法取得融资,加之影子银行也不再为购车放贷,它还令汽车销量锐减,譬如印度汽车制造商协会数据即显示,在2019年4月至7月间,客车销量就同比下降26%。考虑到印度的汽车行业直接和间接雇佣的员工超过3,500万人,对印度的国民生产总值(GDP)贡献超过7%,占印度制造业GDP的49%。因此,如果印度汽车行业持续下行,到2020年恐会出现数百万失业者。

在人民党屡遭打击之际,印度政治豪门国大党则趁机起势,国大党党工已在12月14日发动示威,他们还抬着党首索尼娅·甘地(左)、前党首拉胡尔·甘地(中)和北方邦总书记普里扬卡·甘地三人的模拟像游行,以壮声势。(美联社)

对此,莫迪当局的干将,财长西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已在近期宣布,称新德里即将拿出一份总额100万亿卢比(约合10.84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用于开展多项大型基建项目。莫迪当局也同样会拿出分散注意力的手段,而阿萨姆邦的示威便派上了另一层用场。

的确,莫迪仍可凭借民族问题调动民意,但印度经济下行的难解问题却是民众每天都在切身感受的。当前者即将迎接破产,后者又难以轻松应付时,莫迪和他的阁僚们又该怎么办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