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轻轨突破河内最后障碍 越共尝试极限施压克服懒政

撰写:
撰写:

当地时间12月23日,越南注册局为河内城市轻轨2A线(又称吉灵河东线)使用的13列轻轨列车颁发了“临时检验证书”。 这是个好消息也是个坏消息。前者意味着2A线在20日完成“100%”的项目进度后,终于可以在最后一轮为期20天的调试后取得正式运营资格;但它也同样意味着2A线已无法在2019年内完成收尾工作,该项目将注定迎来第九次延期。

对于正在十三大前改革官场风气,借高层极限施压克服懒政的河内方面来说,它无疑是一个意味深长的注脚。

+2

必须承认,河内各界人士对2A线的第九次延期早就有了预感。

虽然在11月中旬,河内市人民委员会(即河内市政府)主席阮德忠曾发表讲话,称河内市正与中国总承包商全面合作,计划在2019年12月内尽快完成轻轨运营的各项事宜。但轻轨在12月中、上旬没有任何新闻报道的迹象已经让外界感到了情况有异。

果然,到12月19日时,该项目达到“进度100%”和“仍需20天调试”的最新动向就让各路人士哭笑不得。

近两年来,越南总理阮春福一直奔波在该国各地,专门解决各种难题,但他并不是万能的,很多问题汇报到他手上也可能无解。(新华社)

幸而前者终于证明轻轨已经“建设就绪”,加之河内轻轨公司方面还坦言在11月只测试了5天就认定“轻轨安全合格”,一时间,河内几家沿着2A线建设的楼盘就突然大做广告。

的确,来自河内的其他情报还是证明越方对该线路可能还是责难不断。此前,早有越南网民发帖讽刺,怀疑项目在2018年12月时进度就已达100%。也就在12月20日后,来自越方的消息还显示,越南交通运输部作为资方,竟仍以中方总承包商“未给该项目制定安全计划”为由,在河内轻轨公司首肯项目安全性之际叫停了此后的测试。

此外,越南资方还就项目运作期间的中、越建设者工资问题与总承包商发生了龃龉,越方抱怨项目僵持期间,整个项目的所有工程人员每个月需要支付总额220万美元的工资。越方认为这笔款项仍应由总承包商垫付。

不过,以越南总理阮春福为首的一批政要已从9月下旬开始,多次亲自督办轻轨事务;河内市委书记黄忠海亦在11月下旬坦诚“对轻轨问题负有责任”后,在12月上旬被查;越南交通运输部本身也有案件待查。 到12月中旬,中国驻越南大使馆临时代办尹海虹还在最近一次的会商期间,敦促越方和第三方质量评估员迅速完成对轻轨项目的质量评估,以便其能尽快开始商业运行。

在来自越南内外的层层压力尤其是国际影响之下,越方也终于化压力为动力,在12月23日迈出了最后的一步。至此,越方可能也在高层的重重压力之下,找出了一种快速解决积压问题的有效手段。

说到底,来自高层的“极限施压”也终究只是越南党政高层在中美贸易战加速越南社会转型期之际的某种权宜之计。这种手段只适合越方集中精力解决某些影响极大的社会问题。

阮春福(中)身后经常有一群年轻技术官僚陪同出访,他们也是越南政府中的“救火队员”,会卷入某些利益纷争,如在2019年10月17日离奇坠楼身亡的教育部副部长黎海安就是其中一员。黎海安之死也证明了河内高层的施压未必有效果。(新华社)

在2019年内,河内方面在遭遇同奈省黑社会团伙围攻警察、岘港房地产投资“爆雷”以及胡志明市守添新区拆迁安置等问题时,都最终依靠阮春福领导其团队亲自采取干预,并大都于两到三个月内得到了基本解决。

但是,这种在局部问题上投入过多力量的方式也有副作用,它导致了越方在更多问题上不得不减缓进度。譬如在2017年被破获的越南邮政集团旗下Mobifone公司非法收购越南“全球传媒”(AVG),导致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一案,就直到2019年12月才最终得以宣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即将在2021年迎接“十三大”,开启“革新开放2.0”时代的越南也正在面临其治理体系的重大挑战。当越南政界、产经界人士逐渐苦于国内政务效率低下,工矿企业速度迟缓时,单纯施压其实也难已奏效了:近年来开始呈现,并逐渐困扰越南各大城市的大气污染等问题就是如何施压都不起作用的。

这或许意味着即便中国、日本等国会以技术转让等方式让越南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便利,但河内方面在“工业4.0”和全球贸易战的风潮中,可能仍需要以“实干兴邦”的态度踏实做出些名堂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