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谈判赶不上中国开放的速度

撰写:
撰写:

美国是中国加速改革的重要推动力,倘若中美谈判再受阻,为了从中国获得更多“让利”而发起贸易战的美国,未必能比世界其他国家从中国获得更多的红利。

据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12月23日报道,“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全会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积极扩大进口,激发进口潜力,优化进口结构”,中国经国务院批准,将自2020年1月1日起,对850余项商品实施低于最惠国税率的进口暂定税率。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表示,这些措施调整将“有利于降低进口成本,促进国际国内要素之流动,推动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有利于提高对外开放水平,拓展贸易发展新空间,加快高标准自由贸易区建设;有利于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共享发展成果,开创开放合作、包容普惠、共享共赢的国际贸易新局面”。

在这些官方表述之余,《纽约时报》、彭博新闻、《卫报》等西媒的看法是更为直接的:中国此举是要与特朗普(Donald Trump)保护主义行为“割席”,中国是要在中美贸易战档口证明自己的改革开放承诺等等。

不过这些都是“颜面”功夫,中国此举的实际意义,也恰如不少媒体所提及,是为了应对中国企业和国民对进口商品日益增长的需求,更重要的是通过仅需开放以提高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和市场现代化透明化程度,从而逾越中国经济发展瓶颈,不陷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

关于具体调整措施,以及国务院对于施加这些调整措施的理由,请点击下列图集:

+4
+3
+2

中国资本市场“改革年”

今年以来,人人都看到中国与美国的谈判,其实中国资本市场也发生了很多事:上海证券交易所与伦敦交易所之间的“沪伦通”启动,中日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互通,扩大期货市场境内特定品种范围,提前取消证券、基金和期货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实施港股“全流通”改革,进一步修订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制度规则等等,都是案例。

过去一年间,从放宽机构准入,松绑业务限制,到扩大开放金融市场、吸引境外投资者参与、加强与境外市场互联互通,中国经济正以资本市场改革为代表,进行全面深化改革,同时加快对外开放步伐。

面对这些开放性改革措施,不少西媒第一反应是“这是中方因贸易战而起的行动”。这个判断既对亦不对。

由美方牵头人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左列左三)和努钦(Steven Mnuchin,左列左二)及中方牵头人刘鹤(右列右三)所出席的中美高级别贸易谈判已经举行了共13轮。(AP)

说其对,是因为美国现届政府对外的经济政治政策,配合各大主要经济体的疲软状况,令保护主义日益抬头。中国必须尝试改变这种态势。

说其不对,则是因为中国采取这些开放性改革,都是国家经济发展的既定安排,是白纸黑字所列明的,且中国逐步开放市场与世界对接,本就是过去数十年未曾停止的进程。

中国的“改革开放”远未终止

2019年10月,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写到要“完善全方位外交布局,推进合作共赢的开放体系建设,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2019年12月,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中写到“必须善于通过改革破除发展面临的体制机制障碍,激活蛰伏的发展潜能,让各类市场主体在科技创新和国内国际市场竞争的第一线奋勇拼搏”。在关乎2020年经济工作六个要点的第五项“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专门表示要“以创新驱动和改革开放为两个轮子,全面提高经济整体竞争力,加快现代化经济体系建设”,“健全体制机制,打造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

部分言论认为“中国虽然开放了不少,但对比他国依旧很封闭”,事实并非如此。自1998年起中国便一直位列全球最大25个外国直接投资市场,且是当中仅有的两个发展中国家之一。在大型新兴市场组织金砖国家(BRICS: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之中,中国一直被评为最开放和具竞争力的经济体,以至于金融服务巨擘瑞信(Credit Suisse)2015年便发布报告,对比各国1990年至2013年间针对外国货品实施的非关税壁垒,其中美国以近450例远超其他国家,其次是印度、俄罗斯,中国则列第五,其所实施的非关税壁垒只有美国的三分之一。这个情况在近年来也没有多大改变。

就事论事,中国的改革开放还有颇长的路要走,人们不应对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有任何不切实际的过高期待,也不应罔顾事实指责其改革停滞不前。可以预估的是,北京方面会一直根据其对中国经济实际发展现况的评估,决定下一阶段的开放程度。

一个来自中国的集装箱正在美国加州圣佩德罗(San Pedros)被调配。中国在数十年时间内从最封闭的国家成为全球最大贸易国,最大的优势在于持续开放和规模。(Reuters)

这也就意味着,将于1月1日开始实施的这些进口措施调整,实际上可被视作中国政府40年不变的“改革开放”政纲中,按部就班的一环。

那么在这过程中,美国现届政府的“贸易战”做法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美国是中国尽快改革的动力

毫无疑问,美国政府施压对中国经济改革起到了正面作用,加速了改革措施的落实。

这一方面是因为北京为了维系中美关系之稳定,需要“忍、缓、让”。忍的是美国现届政府的朝令夕改和肆意指责,缓的是有可能爆发的更为激烈的冲突,让的是特朗普所需要的诸如“中国又采购几百亿美国农产品”这种面子工程。

美欧贸易战:美国总统特朗普2018年3月签署行政令,宣布将对进口钢铁和铝加征关税,从此欧洲各国卷入与美方的贸易战。(Reuters)

顺着这般思路,北京会否“将原计划五年做完的改革,加速在三年内做完”?相信是会的。但前提一定是保证中国经济有足够承受力,且该改革顺应既定发展方向的情况。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的做法之所以加速了北京落实改革措施的速度,也恰是因为美国政府的做法改变了中国所面临的外部环境。白宫向全球发起贸易战的做法,令保守主义在全球有抬头的趋势,也令众多美国的政经伙伴开始寻求多元化政策,降低对美国的依赖,这都意味着北京有了更多改革以应对大环境变化的必要,以及“积极有为”以把握与他国进一步交织的契机——因此我们也才会看到这次1月1日的调整措施。

谈判生变只会阻碍美国获取红利

也因此,美国现届政府通过与中国发起“贸易战”所得到的红利,着实是有限的。决定中国开放速度的根本因素,是中国本身发展阶段和经济稳定性,所以其他国家未与中国发起“贸易战”,也依旧获得了美国“辛苦搏来”的红利。

刘鹤(中)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中方牵头人,但他并没有现身中方宣布达成协议的记者会。图为10月10日在莱特希泽(左)和努钦(右)的陪同下,刘鹤在华盛顿与媒体见面。(AP)

事实上,这般做法不仅不能搏来额外红利,反而还会带来反效果:据中国海关总署12月8日发布的2019年前11个月数据,中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为28.5万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5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4%。其中出口15.55万亿元,增长4.5%;进口12.95万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持平;贸易顺差扩大34.9%。前三大主要贸易伙伴占贸易总额41.3%,其中中欧贸易总值4.4万亿元,增长7.7%;中国与东盟贸易总值为3.98万亿元,增长12.7%;而中美贸易总值则为3.4万亿元,下降11.1%。

因此,倘若中美谈判再受阻,美国通过“极限施压-接触”(Maximum Pressure and Engagement,特朗普惯用谈判手段),或许未必能比世界其他国家从中国获得更多红利。

照着这样的情况,我们更可以放眼预估,中国自身改革开放的进程不会停止,而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倘若受阻,美国再发起关税或进出口禁令,则会令中国向美国发起反制,中国向全球开放的贸易政策从而也不对美国实施。

若真走到这一步,贸易战纵然推动了中国的改革,却未能改善美国企业和美国国民的利益,那这究竟是不是枉费心机空费力,损人害己一场空?

延伸阅读:《多维新闻》【中美之问】系列

第一篇【中美之问】不要总为中美关系贴标签

第二篇【中美之问】中美能够迈过“修昔底德陷阱”的三个理由

第三篇【中美之问】丢掉幻想 中美关系想好也好不起来

第四篇【中美之问】互惠vs冲突:中美关系的一体两面

第五篇【中美之问】热战可避 冷战难逃:中美冲突的数个领域

第六篇【中美之问】笃信“真理”的美国人

第七篇【中美之问】美国鹰派的中国政策:只脱不顾

第八篇【中美之问】中美是否必有一战 关键在中国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