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为何迟迟未访日韩 安倍文在寅同时访华释信号

撰写:
撰写:

12月23日下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与日本首相安倍(左)会面握手。(路透社)

中日韩领导人会议12月24日在中国四川成都举行,此前2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先后接见了访华参会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据韩日公布的日程安排,23日上午文在寅抵达北京,23日中午习近平同文在寅共进午餐,23日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在成都会晤文在寅。23日下午安倍抵达北京,当晚习近平同其共进晚餐。中国官方随后发布了习近平分别同文在寅、安倍会晤的新闻通稿。韩国和日本是中国的邻国,同时又是美国的盟友,中方接待他们时释放出什么全新的信号备受关注。

首先,韩国和日本虽然都是中国邻国,但并不一样。新闻通稿称,韩国是“亚洲乃至世界上有分量、有影响的重要国家”,而对日本,习近平说,“应坚持以全球大视野思考和谋划两国关系”。

韩国更大程度上是地区重要国家,而中日关系则具有全球战略意义。这是日韩两国的整体国家实力决定的,日本现阶段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第八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由中国总理李克强(中)在成都主持召开。(路透社)

其次,中韩和中日关系的现状不同。

习近平对文在寅说,“两国在推动双边关系实现更好发展、促进地区和平稳定繁荣、捍卫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等方面拥有广泛共识,一直是紧密合作的朋友和伙伴。过去两年多来,中韩关系保持了稳定发展的大方向”。“双方可以推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同韩方发展战略规划对接进一步早见实效、早结硕果”。

文在寅称,“韩方希推进‘一带一路’倡议同韩‘新南方新北方政策’对接”,“韩方认为,无论香港事务还是涉及新疆的问题,都是中国的内政”。“韩方理解中方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支持自由贸易,愿同中方继续加强在地区国际事务中的沟通协作”。

习近平对两国关系的定性显示,中韩关系进展相对令中国满意。从文在寅对习近平提议的呼应看,中韩合作程度较高。

12月24日,中日韩3国峰会在四川省成都市正式举行。图为中国总理李克强、韩国总统文在寅(中)、日本首相安倍(右)步入会场。(AP)

而中日关系的进展可能并没有达到中方预期。习近平用“三个应”、“六个要”、“一个愿”来表态中日关系。习近平说,“运筹新时代的中日关系,首先需要明确战略共识”,“双方要把握正确方向”,“要拓展务实合作”,“要加强文化、旅游、教育等人文领域交流”,“要增进安全互信”,“要展现国际担当”。“应坚持以全球大视野思考和谋划两国关系,坚持在相互尊重、求同存异基础上加强沟通协调,积极推动构建携手合作、互利双赢的新格局。这应该成为双方发展新时代中日关系的共同战略指引”。“双方应该践行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中方愿同日方保持密切沟通,加强政治引领,推动中日关系再上新台阶”。

中方通稿中,习近平表述中日关系时更加关心的是两国关系方向、两国关系的政治定性。应该怎么样、要如何,这些词汇表达的是北京认为中日关系仍然有很大提升的空间,中日关系的基础仍然需要继续夯实,战略善意仍然需要进一步确认。

此外,习近平在会晤文在寅和安倍时都提到了百年大变局。习近平对文在寅说,面对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韩应深化和发展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会晤安倍时,中方通稿说,“习近平强调,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一个是面对变局中韩应该如何,一个是习近平强调变局现实。前者有可能是习近平所说的百年变局论断已被韩方接受,中方已经过了向韩方不断科普变局的阶段,双方是在变局的基础上谈合作。后者则是北京认为日本并未认识到变局,日本并未接受变局,并未因应变局采取行动。习近平从战略高度谈了诸多对中日关系的看法,表达的是中方认为的变局之下的中日关系新定位。

12月24日安倍和文在寅在中国成都举行会谈。(路透社)

第三,与习近平侧重从战略高度谈中韩、中日关系不同,文在寅、安倍更关心策略。

中方通稿显示,文在寅祝贺中国成立70周年,“希望进一步扩大两国经贸、文化、体育、环保等领域合作”,“愿继续做好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交接工作”,“理解中方在重大问题上的立场“,“赞赏中方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发挥的重要作用”。

安倍除了有一句谈“两国关系的发展对于地区及世界的和平、稳定和繁荣具有重要意义”,其余大都在谈具体事务,比如“日方高度重视并期待习近平主席明年春天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日方希望双方继续扩大经贸、投资、创新、旅游、文化、体育等领域务实合作”,“日方愿同中方积极推进第三方市场合作”。

中国已经是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体量决定了其绝对的大国地位。无论是对韩关系还是对日关系,中国都需要从全局角度出发去处理。现在韩日等国都非常关心的是中国的战略定位和走向,关心中国如何崛起。习近平不断谈战略见解,意在解疑释惑、满足各方需要。

而韩日长期以来是美国的盟友,战略上的自主空间非常有限,他们慎谈战略可以理解。韩日愿意同中国加强各项事务的合作,已是重大的进展,它们充分认识到不能一边倒地跟随美国。

文在寅曾在2017年12月对中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安倍2018年访华是2011年来日本首相第一次正式访华。文在寅、安倍非常希望自己任期内中国国家元首能够到访。当下韩日都在积极运筹习近平明年到访。习近平于2014年朴槿惠时期曾对韩国进行国事访问,但是自2013年当选中国国家主席以来并未对日本进行过正式或者国事访问。习近平为什么至今没有回访韩国和日本,从他此次会见文在寅和安倍说的话中可以窥探端倪。

韩日慎谈战略,表明中韩关系和中日关系并未出现根本性的扭转,韩日在中美之间的关系距离并不对等,目前仍然处在量变积累的阶段。如果中日关系没有根本性的方向性的改善,如果中韩关系没有突破性的合作项目,一般的事务性合作顺利前推即可,习近平没有急于到访的必要。文在寅需要在中韩合作上拿出切实的成果,对接“一带一路”不能在美国的压力下流于口头。安倍需要在政治问题上打消中国的顾虑。

现在,韩日争相邀请习近平,在韩日贸易战的现状下,中国领导人并不宜贸然到访任何一国。美国尚且要掌握好对韩日盟友的关系距离,中国作为大国又何尝不知道对待韩日要掌握好相应的平衡。美日韩、中日韩关系的复杂现实决定了中国领导人是否到访需要慎重。处理得好,韩日同中国的关系都能够加强,处理不好,韩日一方很可能基于地区局势误判偏向美国。这不会是中国希望看到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