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有烦恼的中日韩 如何开启安倍的“新三国时代”

撰写:
撰写: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中国明代诗人杨慎的词句不仅成为了《三国演义》的开篇,也代表了后人回看历史争斗时,重回豁达乐观的态度。

2019年12月24日,中日韩第八次领导人峰会在中国成都举行,日本驻华大使馆25日在官方微博上发布了三国领导人在会议之后笑着走出会场的照片,并配文“会议结束后三位领导人并肩而行,神情愉悦”,颇有“都付笑谈中”的意味。

身在蜀国故地的四川,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不约而同地提到中国古代的“三国”典故,但是“笑谈”之中,亦有反省和警示之意。

李克强在24日当天的第七届中日韩工商峰会上提到,《三国演义》讲的是中国内部纷争,不是现代国与国关系,而中日韩更没有像《三国演义》中魏、蜀、吴间的误解,用不到里面你争我斗、尔虞我诈的办法。

安倍则直言,日中韩三国并非三国时代的魏、吴、蜀,不是相争关系,并且提出希望携手共筑“新的三国时代”。

中日韩三国领导人的笑着走出会场的图片在峰会之后成为焦点。(微博@日本国驻华大使馆)

中国官媒新华社强调,中日韩同属东亚文化圈,一衣带水、文化相通。不过外界都清楚,中日韩在过去10年的关系可谓一波三折,三国领导人会议在2018年才刚刚恢复,即便三方关系转暖之际,日韩因慰安妇问题产生的贸易纠纷仍未结束。此时,中日韩有意愿开启“新的三国时代”,对东北亚格局来说则是又一起点。

从“重要邻国”到“一衣带水”

韩国总统文在寅和安倍晋三在12月23日同一天访华,在北京分别会晤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此后飞往成都出席三国会议。

2018年5月,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机制时隔三年半之后重启,中国国务院总理时隔8年首次访日,中日关系“破冰”,中韩关系也从美国“萨德”( THAAD)风波之中走出来,近两年见证了中日、中韩关系的迅速走近。

此次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在被称为“天府之国”的成都举办,贯穿着东亚三国共同的文化元素。李克强在24日的三国领导人会议的致辞中,提到了《三国演义》 、晓喻东亚的中国唐代“诗圣”杜甫以及日韩两国佛教僧侣在此求法修行的历史。

24日下午,中日韩合作20周年纪念活动选址在成都的杜甫草堂博物馆,也是文化底蕴深厚之地。据新华社报道,在纪念杜甫的工部祠前,身着传统服装的中日韩三国小学生分别用本国语言朗诵杜甫的诗作。三国领导人共同出席“中日韩合作20周年纪念封”发行仪式,在草堂中种下一棵桂花树,和三国学生共同培土、浇水。

+2

25日,李克强和安倍晋三会晤之后,共同参观了中国古代水利工程都江堰,在两国寻求基础设施合作的今天,具有以古鉴今的意味。去年5月,安倍曾陪同李克强从日本东京前往北海道出席会议和参观当地企业,日本共同社把这次都江堰之旅解读为中方的“回礼”。

中国在外交上讲“求同存异”,而中日韩之间联系最为紧密的纽带就是地缘上的亲近和历史文化的相通,这也是三方最能“求同”的方面。中日韩之间的历史纠葛,带来的伤痛甚至超越古时的“三国之争”,二战的历史至今仍然让中日、韩日之间难以建立具有广泛民意基础的友好关系。

此前,中国官方一向称中日韩互为“重要邻国”,在三国关系走近之际,习近平在11月底重提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一词,呼应1972年的《中日联合声明》;12月,日本防长河野太郎时隔10年首次访华,中国防长魏凤和再次用这四字形容两国关系,中国官媒此次又谈三国“一衣带水”,微妙的变化显示出风向的转变。

如无意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2020年春天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中日将实现元首互访;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今年12月重返韩国释放了两国关系的特别信号,文在寅在与习近平会晤时表示中韩关系已有“天时、地利”加上“人和”;而这一次中日韩峰会见证了日韩元首一年多以来的首次“破冰”,两人在24日的会谈比原定时间还延长了15分钟。种种迹像都表示,中日韩三国走近的脚步在加快。

王毅时隔几年之后访韩释放了中韩关系新的信号。(新华社)

各有烦恼 造就三国合作契机

当然,三国领导人的“相逢”不止表面的笑颜,也在实际合作上有所进展。

三国在领导人会议之后,发表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通过了“中日韩+X”早期收获项目清单等成果文件。在“十年展望”的文件之中,三方在深化合作、坚持开放和共同引领亚洲和平与稳定方面,一致通过共八项决定。其中在“倡导开放共赢合作”上,重申在2019年《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联合声明中的承诺,即在2020年按时达成并签署协议,并且在此基础上加快中日韩自贸协定(FTA)的谈判。

另外,文件提出三国“引领科技革命”,通过现有的多边机制应对地区和全球问题,鼓励在数码经济和电信领域开展合作,这些皆是在上一轮中日韩领导人会议中未曾提到的新内容。同时三国决定推进“中日韩+X”的合作,发挥优势互补,使三国合作惠及其他国家和地区,实现区域的“整体振兴”,比此前的措辞更具战略意味。 “中日韩+X”的框架更意味着三国避免重复的竞争,向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的方向努力。

外界一直把中美贸易战和美国亚太战略的转变解读为中日韩开始“抱团”的理由,从某种层面来讲的确如此。当前,中美贸易战仍未解决,中国面临国内经济下行以及贸易战的双重压力,争取更为紧密的周边经贸关系是自然的选择。而对于日韩来讲,作为美国的传统盟友,在中美冲突爆发的背景下很容易被波及,再叠加美国把贸易战枪口同样指向盟友,且向两国索要大幅上调的军费开支,让日韩不得不重新调整自身的外交策略。

然而,中日韩的走近也并不只因“外力”。习近平在23日分别和文在寅、安倍会晤,强调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同时,也同样凸出了双边关系的“战略”二字。特别是对于中日关系,习近平表示“运筹新时代的中日关系,首先需要明确战略共识”。 2018年11月安倍访华,给中日关系“化竞争为协调”的方向定调,这背后不止是国际格局变化的推动,也因为中日战略利益的契合之处。

日韩纠纷启示外界,历史问题仍然随时可能影响两国外交。(Reuters)

从经济层面来讲,日本贸易从2018年下半年以来连续出现逆差,说明其支柱产业制造业的萎缩,更需要中国的稀缺资源和巨大市场;从政治抱负上说,安倍晋三及日本传统右翼使日本成为“正常国家”的夙愿,需要以美国为主导的东北亚格局出现转变,而这些恰好也契合了中国的进一步改革开放以及推动多极化的愿望。

在东北亚国家之中,韩国可能是在国际事务上最缺少主导权的一个,文在寅不仅同样面临经济困境,而且还有政治上的巨大阻力。韩国目前最大的外交议题就是朝鲜问题,而中国在美朝谈判之中的作用不可取代。即便是在日韩纠纷之中表现强硬,文在寅也希望抓住机会解决这一问题。

接受历史 却不必受限于历史

东北亚格局变化让中日韩三国的共同利益提升,相互合作的利益远远大过冲突和竞争能获得的好处,这是三国走近的根本原因。换言之,三国合则共赢、分则共输,《三国演义》一般的争斗在未来一段时间注定不是主流。

当然,在笑容背后三国的靠近仍有阻力。安倍在与习近平会晤时,就中国船只进入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周边海域、香港局势、维吾尔问题敦促中方改善应对举措。此前,韩国媒体曾报道王毅对美国部署中程导弹的问题提前“警告”韩国。日韩之间虽然“破冰”,仍然还需就贸易纠纷进行谈判。

对种种杂音,李克强在会议期间的两句话或许指出了方向。他先是在谈及“三国”时表示,中日韩应当吸纳的是《三国演义》之中的诚信与智慧,又在杜甫草堂特别提到,杜甫身居茅屋写下“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称其体现了诗人般的博大胸襟和崇高的人文情怀。

的确,中日韩历史问题复杂,如何能够接受历史的事实,却不被历史情感所限,并共同引领东北亚走向未来,三国还需要政治上的互信和外交上的智慧。不过,有足够的“胸襟”和“情怀”,眼看当下的务实需要,放下昔日的种种争扰,三国总能担当对地区乃至全球发展的责任,这或许也是对安倍和文在寅的提醒,即战略性的利害总重于眼前一瞬的得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