蓬佩奥和特朗普渐行渐远 美国下一任国务卿会是谁

撰写:
撰写:

近来,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动向在华盛顿备受关注。这不仅是因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弹劾案围绕国务院展开,更因为在连任选举来临之际、美国政局动荡之中,蓬佩奥在白宫的去留已经成为公开讨论的问题。 

12月29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表示,他在过去几天与蓬佩奥进行了交谈,蓬佩奥告诉他“不会竞选堪萨斯州的参议员”。 

关于蓬佩奥准备离职参加堪萨斯州参议员选举的猜测不断,他在8月注册的个人推特(Twitter)账户开始通过图片和粉丝激活,更让外界认定他离开白宫“另谋出路”的野心。如今,以奥布莱恩之口澄清此事,蓬佩奥为何这么做? 

蓬佩奥打造个人品牌 

实际上,关于蓬佩奥要离开白宫的传闻已久,11月有三名共和党消息人士向美国媒体透露,他将在2020年春季离职。他本人一直表示,只要特朗普还愿意,那么他就将继续留任。不过,话虽如此,政客的行动总是比语言更加诚实。

蓬佩奥在推特的个人简介中把自己描述为“丈夫、父亲、堪萨斯州人,以及自豪的美国人”。生于加州的蓬佩奥称堪萨斯州是他的第二故乡,如此在社交网络上强调很具政治意图。

蓬佩奥曾经是堪萨斯州威奇托市(Wichita)的议员,并在当地从商、与政商两届关系深厚。据悉,近几个月来蓬佩奥已经联系了当地一些主要的共和党捐款人,包括美国科赫集团的掌门人科赫(Charles Koch)以及赌场大亨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 

更具有指向性的一点是,曾经和特朗普一唱一和的蓬佩奥,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和白宫的步调越来越不一致。从今年上半年越南特金会谈判破裂、到中美贸易战期间发酵的中国企业华为问题,再到香港、新疆问题以及伊朗核问题上,蓬佩奥都极尽鹰派作风,即便是白宫已经改变态度、国外批评声一片,都没能影响到他。

比如现在,中美第一阶段协议达成之际,蓬佩奥仍然就封杀华为问题死咬不放,指责中俄在联合国否认叙利亚援助草案是“双手染血”,力挺因涉疆言论被中国封杀的英国足球超级联赛球星厄齐尔(Mesut Özil)。虽然这些可能有平衡白宫对华政策的考量,但是蓬佩奥也显然有自己的打算。 

机会成熟 时候未到

越是临近大选,蓬佩奥要平衡特朗普的利益和个人政治前途就越难。特朗普为竞选可以转换任何立场,但是蓬佩奥更需要的是强化自己作为保守派的标签,迎合目前在国会最炙手可热的话题,国会就香港、新疆等问题近期连续通过的立法就说明了问题。对蓬佩奥来说,离开白宫以参议员的身份从政,甚至在2024年挑战特朗普,其风险可能比继续担任国务卿更小。

一切又都对他的竞选十分有利。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从年初就表示支持蓬佩奥在堪萨斯竞选,共和党人也都担忧目前最有可能竞选的候选人科巴赫(Kris Kobach)可能落败。就连特朗普也曾松口表示在共和党需要的时候,他会支持蓬佩奥竞选。

特朗普的下一任期,国务卿的角色将更为重要。(Reuters)

现在,阻挡蓬佩奥辞职的理由,可能是对特朗普的弹劾。当前国务院因为弹劾调查而陷入“士气低迷”之境,蓬佩奥被人批评为政治利益毫不支持下属,又被媒体曝出他在下属眼中印象很差,而特朗普也曾称蓬佩奥在人事上存在“错误”。这种状态下的辞职显得十分被动,也不利于他的履历上,所以或许蓬佩奥还在等待时机。

特朗普第二任期需要的国务卿 

近期消息人士曝出,特朗普已经在思索下一任国务卿的人选。根据《华盛顿邮报》12月27日的报道,可能的人物包括现任的美国国安顾问奥布莱恩、美国财长努钦(Steve Mnuchin)、美国驻德国大使格雷内尔(Richard Grenell)以及国伊朗政策特别代表胡克(Brian Hook)。 

这份名单如果属实,那么从中可知特朗普理想的第二任期国务卿人选的图像。

可以肯定的是,首先他必须符合特朗普意义上的“忠诚”。在蓬佩奥之前,前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前防长马蒂斯(James Mattis)以及前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就是因为在和特朗普的分歧之中不愿低头最终不得不离开。

在今天的美国政治生态中,特朗普正面临更为复杂的斗争,不仅有反对党的围追堵截,更不断从白宫、国务院、甚至情报人员内部的“内鬼”。特朗普对官员的忠诚度要求只会越来越高。

第二,必须具有保守派的背景。无论是特朗普还是蓬佩奥,其政治生涯的崛起都是从得到美国保守派的支持开始,这也是在共和党政府中必不可少的。在外交层面,以保守派为主的鹰派几乎已经在华盛顿“一统江山”,鹰派议员甚至以押后确认比根副国务卿职位的方式向国务院施压,要求其彻底肢解伊朗核协议。这种情况下没有鹰派支持的国务卿很难通过国会。 

最后,下任国务卿在某个外交领域必须有所专长。如果第一任期特朗普的目标更多的是取得连任,第二任期就更加需要积累政治遗产,而外交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若名单属实,特朗普甚至有把美国驻德国大使直接提任国务卿的意图,这在历任白宫都很少见,可见他急需在具体外交问题上获得突破。

不管是朝鲜问题、伊朗问题还是中美贸易战,特朗普都在第二任期需要得力帮手,为他拿到真正的外交政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