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无人机会在利比亚猎杀东突武装吗

撰寫:
撰寫:

进入2020年1月5日后,随着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Erdogan)及土耳其国会先后确认了土耳其武装进驻利比亚,以支持战场上全面处于劣势的的黎波里“民族团结政府”(GNA),第一批120名“土耳其军事人员”也已踏上利比亚的土地。

对此,与GNA交战的利比亚“国民军”(LNA)阵营就大为不满,LNA方面在1月4日发动的无人机空袭就预示了土耳其军事人员可能的命运:在LNA军购买的中国产“翼龙”无人机的定点轰炸下,GNA的一处军事目标被当场消灭28人。

目前,绝大多数东突武装分子仍龟缩在伊德里卜地区,这批武装分子从属于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后者改组成为了自由沙姆人阵线,并在2019年后基本控制了伊德利卜一带。(视觉中国)

考虑到土耳其派往利比亚的实际上并非土军现役军人,而是土军从叙利亚北部地区招募的武装分子。加之土耳其从2018年4月开始就将其国内的“东突”武装分子经简单整训后送往叙利亚北部战场,一种颇具讽刺性的局面就将随之呈现:辗转进入土耳其、叙利亚的“东突”人员很有可能在利比亚遭遇中国产无人机的猎杀。

对外界来说,“东突”恐怖分子出现在叙利亚本不是新闻,“东突”经土耳其东南边境进入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基地组织”也是长期趋势。就在2016年4月,一股“东突”武装还主动向俄、叙两军发动冲击,一扫以往外界眼中“东突”战斗力低下的刻板印象。

土耳其曾经整训了一批东突武装分子,但土方是希望他们能作为替代土军冲锋陷阵的炮灰,这使得他们不仅要被送去叙利亚打头阵,还要飞往利比亚送死。(视觉中国)

不过,2016年以来,叙利亚的“东突”分子基本聚集在叙利亚西北伊德利卜地区的吉斯尔舒古尔一地,当地的“东突”武装历经了其上级组织从“努斯拉阵线”到“自由沙姆人组织”(HTS)的变迁,一直驻守当地为之效力,因此也一直遭遇俄罗斯、叙利亚两军的猛轰。譬如在2018年9月、2019年1月和2019年12月至今,“东突”武装把守的吉斯尔舒古尔已多次遭遇叙军火箭炮和俄罗斯战机的密集轰击,死伤惨重。

相比之下,2018年4月之后,“东突”分子在叙利亚又有了新的活动区域,从2018年3月开始,土耳其开始将原先驻扎在该国哈塔伊省“自由军”大本营,受土耳其陆军整训的“东突”武装调往与库尔德武装作战的前线,其中一些武装分子加入了在阿夫林地区的战斗。

不可否认,这股武装分子在开拔之前曾高举“东突”旗帜和武器录制视频,用普通话高呼“要打回来”、“杀光中国人”等威胁口号,一时间,中文世界曾对此相当不快。但观察家们很快发现了土耳其将“东突”武装编入土系“自由军”(TFSA),并作为“炮灰”使用的用意,TFSA在2019年的“和平之泉”行动中也多次被土军派往第一线,用于承担可能会造成人员伤亡的任务。

在LNA开始使用翼龙无人机之后,GNA一侧开始闻风丧胆,其皮卡战车司机之间开始风传“无人机会感应到汽车中的香烟烟雾”的流言,并在惊恐之中集体戒烟。(法新社)

而今,当土耳其试图将约8,000名TFSA以“苏丹穆拉德师”这一番号派往利比亚时,“东突”分子未来的命运似乎就可以预料到了:新一批受土耳其节制的武装分子不仅不会沿传统偷渡渠道加强伊德利卜地区的恐怖武装的势力,他们在区域大国的掌控下更显的身不由己。

两百万美元一架的翼龙系列战机让LNA阵营享受到了“猎杀”的感觉,也让GNA一方大为困窘。(视觉中国)

资料显示,土耳其此前送往利比亚接受战场考验的第一批12架“旗手”(Bayraktar)无人战机已经在与中国产“翼龙”战机的较量中损失殆尽,被送往利比亚的“东突”分子亦有可能会遭遇相似的命运。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