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帝国陆海军到自卫队 日本国防力量的转身

撰写:
撰写:

据日本《读卖新闻》1月5日报道,日本政府正准备将“航空自卫队”改为“航空宇宙自卫队”。此举旨在明确将“宇宙空间”纳入国防领域的一部分,强化太空防御能力与控制力,以因应中俄在太空的军事扩张,并最快将于2021年完成更名。由于这是自卫队自1954年创设以来的首度更名,中国网民纷纷以日本动漫调侃:“这是要成立宇宙战舰大和号了吗?”、“是时候有机动战士高达(Gundam,又译为钢弹)面世了”,或是怀疑日本军国主义抬头。自明治维新起组建“大日本帝国陆海军”(或称“旧日军”),至二次大战解散后又重新创建的“自卫队”,日本的国防武装力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2020年1月5日,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将于2021年把“航空自卫队”正式改称为“航空宇宙自卫队”。(微博@环球网)

1945年日本帝国战败,由美军占领日本,盟军最高统帅司令部(GHQ)秉持“非军事化”、“民主化”两大方针,下列措施被迅速执行:与军队相关的机关、法令也被废除,军事研究与生产被禁止,逮捕与审判罪犯,禁止职业军人与战时指导者担任公职,具有军国主义、国家主义色彩的团体也被解散。作为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主要行动者、成立自1872年的帝国陆海军自然遭到解散。

作为独立国家,日本自然有维持一定程度武装力量的实际需要,《美日安保条约》规定,由美国协防日本,日本则提供美军基地作为条件交换。事实上,在美军“结束占领”后,只是换成“驻日美军”继续驻军,并未随着结束占领而撤离返国。如此也严重刺激了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于是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成为日本在战后的大事之一。

尽管GHQ与其总司令麦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1964年)认为日本重建军队会对周围邻国造成恐惧,并与“非军事化”方针冲突,况且即使日本重新武装也不具备拥有足够战力的军队,在“战后和平主义”的笼罩下,日本政府与GHQ仅同意加强警察的力量,因应当时频繁的劳资纠纷所造成的社会不安。不过随着国共内战中共获胜、朝鲜战争爆发,驻日美军投入朝鲜半岛战场,日本遂成为“武装真空地带”,有着“共产势力将会趁虚而入”的恐慌;加上1949年1月众议院选举中,日本共产党取得35席、成长了31席之多,宣布“九月革命方针”,并于1951年第五次全国协议会通过“五一年纲领”和武装斗争方针。国际上美苏对峙的冷战格局逐渐成形,国内也感受到可能受左翼势力赤化的“危险”,1950年7月8日,GHQ指示日本吉田茂内阁(1946─1947年首任,1948─1954再任),根据《和平宪法》和相关的国际条约规定,组建了7.5万人的国家警察预备队,并将海上保安厅(1948年成立)增员8,000人,并于8月10日公布实施《警察预备队令》,这就是今天日本自卫队的前身。

据日本政治外交史学者佐道明广的研究,警察预备队是由75,000名实战部队与约百人的管理职员组成。成立之初,尽可能排除有着“旧日军”背景者加入,之后由于实际上的需求,也逐渐纳入出身“旧日军”的人士。1951年《旧金山和约》签订,日本终于迎来盟国占领军的占领结束,于是吉田茂内阁增强并改组警察预备队。与此同时,美国与日本签订了《美日安保条约》,规定日本可以设置“保安厅”,兵员可以扩充至11万人。于是在1952年8月,日本正式设立保安厅与保安队,而保安厅下辖陆地与海上两种实战部队。

看似理想的规划,随着朝鲜战争结束,驻日美军从战场返回日本,所引发的犯罪问题与日俱增,以及美军为取得训练场地,不断侵扰周边居民,如此也刺激了日本民族主义的再起。佐道明广认为,《美日安保条约》表面上是日本有提供美军基地的义务,美国负责防卫日本;实质上则是驻军协议,具有不平等的性质,此时对抗吉田茂的保守派势力开始集结,抨击其利用外国驻军防守日本的政策,鸠山一郎(1883─1959年)、重光葵(1887─1957年)、岸信介(1896─1987年)等人主张应尽快组织自卫军,终结外国军队继续驻军日本。

1953年众议院选举揭晓,吉田领导的日本自由党议席大幅萎缩,虽仍为第一大党,但未能取得过半席次单独组阁,迫于国内庞大的政治压力,只好寻求与第二大党─重光葵领导的改进党合作,组成联合内阁(第五次吉田内阁)。吉田茂与重光葵达成“修改当前的《保安厅法》,改为自卫队作为直接对抗侵略的部队”等共识。此后,也就有了1954年7月颁布的《防卫厅设置法》、《自卫队法》,把保安队改组为陆上自卫队,警备队改组为海上自卫队,并新建航空自卫队,法律规定其任务为防卫、治安、海上警卫、防止侵犯领空、救灾为主要任务。同时,也成立了防卫厅和参谋长联席会议,健全了统帅指挥机构。至此,日本实际上已经拥有了健全的军事系统,只是其规模还不及正规的国家部队。

由上述可知,日本自卫队之所以诞生,与美苏冷战体系形成,朝鲜战争爆发,《旧金山合约》和《美日安保条约》签定,以及日本国内在战后初期的政局与社会动荡,应运而生。既然自卫队与日本民族主义兴起有着密切联系,日本民众又怎么看待自卫队呢?佐道明广在其著作《自卫队史:日本防卫政策七十年》中,引述2015年1月的一份民调,显示有92.2%的日本民众对自卫队有“良好印象”,有“不好印象”者仅占8.4%,看来日本国民对自卫队的评价算是相当高。但在2003年《内阁府‘自卫队•国防问题民意调查’》显示,竟有37.9%的民众“不太清楚自卫队的实情”。

日本一桥大学博士,现任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胡炜权向《多维新闻》表示,日本民众普遍保持独善其身的态度,不太在意“航空自卫队”是否改名,更在意的是会不会真的出兵海外,担心被卷入战争或国际纷争中受牵连,不仅随时要为美国的军事行动埋单,还怕会因此遭到报复。他强调,今天的自卫队已和当年的帝国陆海军切割、分开理解,但从军并非日本人所好,募兵也经常招不到人。 所以对于自卫队更名一事,国际社会大可以平常心看待,不需在此事上多作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