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场:这一次,美国能“逃离德黑兰”吗

撰写:
撰写:

遭美军无人机“定点清除”的伊朗少将苏莱曼尼(Qassem Suleimani)的葬礼1月6日在德黑兰举行。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数次潸然泪下的照片登上了各国媒体的重要版面。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议会议长拉里贾尼等所有伊朗最高级官员都出席了葬礼,自发前来的还有数不清的伊朗民众。伊朗政府还宣布为苏莱曼尼哀悼三天。

+2

不折不扣的国葬,充分彰显了伊朗人对于苏莱曼尼的礼遇。

苏莱曼尼葬礼的主持人则在发言中说:“我们伊朗有8000万人,如果我们每人拿出一美元,我们就会有8000万美元,那么我们就可以把这笔钱用来奖赏任何能给我们送上(特朗普的)头颅的人。”这段话一度在中文互联网上被误传为“伊朗政府悬赏特朗普人头”,事实上并不是伊朗官方的态度。

但伊朗总统鲁哈尼还有另一个非官方的表态:苏莱曼尼的女儿问鲁哈尼,谁来报她父亲的血仇,鲁哈尼回答说“每个伊朗人都会替你报仇,我们都会替你报他的血仇。你不用担心。”

即使鲁哈尼没有说过这样的重话,当3日凌晨传来美军空袭伊拉克巴格达机场,炸死五名伊拉克将领以及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时候,国际媒体就纷纷开始担心美国与伊朗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

美国五角大楼在第一时间做出的解释是,苏莱曼尼曾积极参与策划针对美国外交官和军事人员的袭击行动,发起本次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伊朗今后不敢再发动针对美方人员的袭击。

美国副总统彭斯甚至出面指责苏莱曼尼曾协助911恐怖袭击,然而美国一众主流媒体对此提出强烈质疑。

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早前曾被美国定性为“恐怖组织”,但突然出手将伊朗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军方高层击杀,还是让人大感意外。伊朗官方誓言要进行报复。

自3日起,不计其数的抗议者走上德黑兰街头,悼念苏莱曼尼,谴责美国的袭击,并要求进行复仇。抗议者撕毁并焚烧美国国旗和以色列国旗,高呼“打倒美国”、“美国去死”。

就连美国国内也是一片惊讶,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民主党籍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表示担忧,称美国军队必须为“几乎不可避免的升级”做好防卫措施。前副总统、下届总统候选人拜登抓住时机表示,特朗普刚刚往火药桶里扔进了大量炸药,令危险的中东局势“毫无必要地进一步升级”。

苏莱曼尼的死让伊朗人暂时放下了国内矛盾,抱团反美。(AP)

多位美国专家不约而同的表示,特朗普曾发誓绝不会让美国卷入中东的新战争,但他现在却发出了实际上的宣战书,“也使一切缓解中东局势的努力化为乌有。”

特朗普看上去从下令空袭的那一刻起已经铁了心,5日他继续对伊朗放狠话,威胁称如果遭到报复,美军将打击52处伊朗非常重要的目标,其中包括文化目标。特朗普还特别解释,选定这52个目标代表着1979年被伊朗扣留一年多的的52名美国人质。特朗普这条推特发出后不久,美国政府网站受到黑客攻击。黑客自称“伊朗网络安全组织黑客”。

而伊朗真正的报复则是在5日宣布:取消伊核协议中所有对伊朗的限制措施。

尽管伊朗仍然表明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继续合作,但或许是为了便于读者理解,一些西方媒体还是在标题中使用了“伊朗退出伊核协议”这样并不准确的说法。

但在很多人眼里,从美军对苏莱曼尼动手的那一刻起,伊核协议就已经进一步走向崩溃。美联社认为,伊朗方面声明是这一中东国家迄今发出的最清晰核扩散威胁,将加剧中东军备竞赛和地区紧张局势。有观点认为,被激怒的伊朗不可能再留在伊核协议里,“现在要放开手脚去做了”。一些分析师认为,这一节点宣布伊朗摆脱伊核协议约束,有利于伊朗一定程度博得外界理解。

不过也有中国学者指出,伊朗这是拿美国的错误在惩罚自己,防止核不扩散已经是国际社会的共识,伊朗如果选择借此机会,退出伊核协议,走上“核模糊”,甚至试图拥有核武器的话,这“不仅是和美国作对,也是和伊核协议签署的各大国作对”。而也有学者认为,伊朗的声明中并未提及核武器的字眼,实际上还是摆出希望各方赶紧参与斡旋的姿态。

相比之下,作为参与伊核协议的几大当事方,美国的盟友们似乎对于美国又一次将中东推向战争边缘的行为更为不满。很多细节显示,下令斩首苏莱曼尼,似乎是特朗普的一时兴起。苏莱曼尼是美国政府眼中的“危险人物”不假,但特朗普的两位前任小布什和奥巴马,都认为杀死苏莱曼尼是一件过于挑衅的做法。所以在特朗普下令空袭成功之后,连五角大楼事后都惊诧了,根据《纽约时报》的披露,此前美伊关系不断紧张之际,美国军方曾准备数个回应举措,其中杀死苏莱曼尼被视为最极端的选项,“一些官员仍对空袭的理由持怀疑态度”。

这足以让正在度假的英国首相约翰逊听到消息时忍不住咆哮“F”开头的单词——当然,这一说法来自英国喜欢刊载花边新闻的小报。而英国前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的批评则是实打实的:所谓盟友,应该“让敌人大吃一惊、措手不及,而不是让自己人”。还有美国媒体指出,美国的中东盟国乐于看到美方打压伊朗,同时担忧自身成为伊朗报复对象,所以大多数对事件保持沉默。

伊朗宣布解除伊核协议中对伊朗的所有限制。图为位于伊朗阿克拉的重水设施。(AFP)

5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英国首相约翰逊进行了电话交谈,发表联合声明,呼吁伊朗不要采取违反《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的行动。但是在俄罗斯媒体的报道里,默克尔、马克龙和约翰逊是在电话中“谴责”美国领导联军对伊拉克的袭击,同时对伊朗少将苏莱曼尼被杀事件在该地区发挥的负面影响表示担忧。

三大盟友同时谴责美国的局面,并不多见。

另有美国媒体认为,苏莱曼尼之死扰乱了美国打压伊朗的战略。受美国经济制裁、国内燃油补贴下降等因素影响,伊朗近期爆发示威,美方原本期待从内部分化伊朗,但公然暗杀伊朗高官无疑点燃伊朗民众反美情绪,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也有分析认为,面临大选的特朗普本该在中东事务上求稳,此番做出最为激烈的选择,可能不是为了加分,而是“止损或者控局”:在过去两个月来美军在伊拉克基地遭遇火箭弹袭击的背景下,过去一周又出现了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遇围的突发事件,这很容易让美国政治人物联想起1979年“伊朗人质危机”和2012年“班加西领馆遇袭事件”。

这两次危机都产生了深远政治影响,前者被认为是导致卡特连任失败的关键因素之一,后者虽然并未彻底影响奥巴马连任,却在几年后演变为希拉里问鼎白宫的“梦魇”。面对如此险峻的历史记忆,志在必得的特朗普势必要采取一切手段避免任何重蹈覆辙的可能。况且弹劾阴影下的总统的确更容易对外部世界“大打出手”,以此来转移国内压力。而定点清除行动之后,美国国内共和党精英与选民上下如期呈现出空前一致地力挺特朗普,恐怕也是白宫所希望实现的重要目标。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担心伊朗同美国开战的情绪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蔓延开来。美国青年们纷纷登录征兵办公室的官网,查询自己是否会被强制参军,导致网站被挤爆。推特等社交媒体上,“伊朗”、“第三次世界大战”等关键词的搜索量迅速攀升至数百万级。更有美国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发帖“亲爱的伊朗,新墨西哥州不是美国的一部分”、“亲爱的伊朗:德克萨斯州不是美国的一部分”,来表达对于可能到来战争的担忧。

不过,伊朗外交部发言人阿巴斯•穆萨维在5日的发言似有“降温”之意:“伊朗无意与美国开战,但已为任何情况做好准备”。一些中国学者也在媒体上发声,认为从国家实力对比来判断,伊朗当前还不敢全面与美国摊牌。在伊朗的周边驻扎有大量的美国军事基地,如果一旦开战,伊朗必然不是对手。

但同时,“伊朗当下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将利用伊朗在地区的影响力,特别是与伊朗亲近的地区什叶派力量合作,给美国制造些麻烦。当然,双方都会小心翼翼,避免发展成大规模的两国交战。”

美伊局势骤然紧张,但是否会触发战争,各方观点并不一致。(AP)

相对悲观的观点则认为,伊朗“圣城”库姆的贾姆卡兰清真寺已经升起血红色的“复仇旗帜”,这在历史上“非常非常罕见”,暗示着“一场大战即将来临”。“尽管伊朗和美国不在一个重量级上,但伊朗肯定会报复,在什么时间报复、用什么手段报复,伊朗要计算一下。”

无论如何,苏莱曼尼遇刺,“开启了中东又一个动荡的10年”。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发表评论称,伊朗方面的选择很多,且“时间表没有限制”,其中包括暗杀、秘密行动、低强度战争以及海湾地区的石油和海上破坏行动。

日本政府也在关注骤然升温的中东局势。日本共同社指出,日本希望利用与美国和伊朗双方均保持友好的立场,发挥缓和对立的桥梁作用。但若美伊对立尖锐化,日本可能被美国要求调整与伊朗的关系,未来不得不做出艰难判断。

中国大陆官媒《环球时报》对美国提出言辞批评,表示杀死苏莱曼尼使得美国在中东陷入自本世纪以来最为严重的孤立,围绕伊朗正在上演的是“美国优先”的另一种版本,中东很多国家和人民的命运都成了“美国优先”当地化的试验品。在华盛顿畸形的国家安全观下,美国的中东政策“非常失败”。

新加坡《联合早报》则在社论中指出,伊朗所说的“强烈报复”行动,可能包括攻击美军和联军在中东的军事基地,攻击航行于海湾的各国船只,甚至再度包围和攻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

说到伊拉克,事实上近来伊拉克已经成为美国与伊朗角力的场所,美国指责伊朗通过宗教力量干涉伊拉克内政,而最近数起空袭行动都发生在伊拉克,伊拉克同样面临动荡局面,反美情绪持续高涨,美国不仅在伊拉克的利益可能进一步受损,还很有可能冲击美国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努力,让伊拉克进一步纳入伊朗影响力范围。伊拉克议会3日已经发起投票要求政府终止美军在伊拉克的驻扎,连美国主流媒体也认为,“几乎没有人怀疑伊拉克将采取任何必要的法律行动迫使美国离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方面的态度。美军发动袭击的第二天,中国外长王毅接连同伊拉克外长、法国外长、俄罗斯外长通电话协调立场,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避免局势升级。预计不久将专程召开的联合国安理会专题会议上,中国的态度也将成为影响局势的重要一环。

6日晚间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就美伊问题回答了诸多提问。在伊朗解除伊核协议限制的问题上,他表示伊方虽然由于外部因素被迫减少了履约,但同时也展示了克制态度,明确表达完整有效执行全面协议的政治意愿,“没有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规定的义务。”

同时还再次批评了美国:“美国单方面退出全面协议,无视国际法和国际义务,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并阻挠其他方面履约,这是伊核紧张局势的根源所在,也应该是各方客观公正处理伊核问题的基本出发点。”

耿爽呼吁,所有全面协议参与方均应保持冷静理性,坚持政治外交解决的正确方向,“中方将继续就此同有关各方保持密切的沟通协调,为此作出不懈努力。”

而对于特朗普威胁打击52个伊朗目标,耿爽的回答显然话里有话:“强权政治不得人心,不可持续……中方一贯反对在国际关系中使用武力,军事手段没有出路,极限施压根本行不通。”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