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为何下令暗杀苏莱曼尼?

撰写:
撰写:

1月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下令美军以无人机击杀的方式在伊拉克巴格达国际机场发动暗杀行动,死者包括正受伊拉克总理之邀而赴会的革命卫队“圣城军”(Quds Force)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

伊朗军队是伊朗的核心组织,革命卫队又是伊朗军队的核心机构,负责境外任务的“圣城军”则又是革命卫队的精英骨干,而执掌“圣城军”的苏莱曼尼不仅仅是伊朗最高阶军事将领,更是饱受伊朗国民爱戴的公众人物,其低调沉稳的性格,令其同时受到伊朗激进保守派和温和改革派的信任,堪为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li Khamenei)之下的伊朗第二号人物。

消息一出,自是掀起轩然大波。伊朗国内群情激奋,温和改革派和激进保守派皆为“国家守护者”的殉教而哀悼,誓言向美国发起报复;美国从白宫到国务院皆为自己的行为辩护,称击毙的是一个谋杀了成百上千美国人的恐怖分子,国会中的共和党人为该暗杀行动喝彩,民主党则借机向特朗普发难;中俄法德英等国也先后呼吁克制,并为最坏的前景着手准备;至于互联网上,就更是传出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调侃。

很显然,各国政府、学界、媒体和社会都意识到此次行动的深远影响,也都为白宫的决定咋舌。毕竟,这种暗杀他国军方最高级别将令的行为,是骇人听闻的,是违背国际关系最基本的准则的,也是断然会加剧动荡的,更重要的是,该行为对美国的收效也是很有限的。

那么,美国为何会执行此次暗杀行动?要回答这个问题,必须看回特朗普本人。

事实上,苏莱曼尼作为伊朗坚定的反美人士,一直就是白宫和五角大楼的眼中钉,针对他的击杀方案,也是长期摆在前几任美国总统面前的。出于各种周全考量,无论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还是奥巴马(Barack Obama)皆采取行动,而此次美军的行动,也是出于特朗普这位美军全军统帅的命令。在特朗普心中推动他这么做的理由,应有三个。

第一,依旧是2020美国总统大选。还记得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前,特朗普多次在Twitter发布言论,表示“奥巴马会为了能成功连任而与伊朗挑起战事”。如今暗杀事件事发,他当年的推文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人们讽刺他的工具。

1月3日暗杀行动之后,特朗普第一时间在Twitter上发布一面美国国旗的推文。为自己正名的动机昭然若现。联想到愈发临近的大选,以及已然持续数月的弹劾案情,特朗普在即将于参议院“受审”前高调挑衅伊朗,难免让人质疑其动机不仅仅是“他们(指伊朗)攻击我们,我们就反击”。

而事态的发展也一如特朗普所愿,原本就热度递减的总统弹劾案,更是全然被暗杀事件抢去风头,中东时局再次成为华府最重要的政治议题。

第二,杀鸡儆猴。鸡者,伊朗苏莱曼尼。猴者,朝鲜金正恩。美伊问题近几年的重新激化,是因为特朗普带领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那么美朝问题近两年迎来关键转折,一方面是因为朝鲜核武能力的突飞猛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特朗普的不拘一格。美伊与美朝作为特朗普政府的标志性外交事件,同时于新年伊始面临着难有进展的窘状。

这时,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虽然并未如他所说的一般向美国献上“圣诞礼物”,却也在1月1日结束的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上表示“朝鲜没有理由再受自己宣布的暂停核武器试验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的承诺约束”。朝鲜很明显正愈发缺乏等待的耐心。而没有解决方案的白宫,对于愈发躁动的平壤,也需要做出一些回应。

很明显,特朗普并非善类,这位为人处世像极了“校园霸凌”的总统,如何受得他眼中“小弟们”的强硬态度?如今特朗普的暗杀命令,即可被称作“雷厉风行”,亦可被唤为“欠缺考虑”,但确是达到了震撼性的感观效果。这纵然不会影响到朝鲜的对美政策大方向,不会影响到美朝问题的基本盘,却肯定会令朝鲜方面在思索如何面对特朗普政府时,多一分犹豫和思索。

不过,特朗普下达暗杀命令最重要的理由,还在于第三:美伊谈判。近几年美伊关系处于冰点,最大原因是特朗普为了推翻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树立新政绩,而在2018年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可是退出协议的白宫直至今日也没有替代方案。当伊朗以美国失信为由,分阶段中止履行协议义务时,白宫除了施加无用的威胁和成效有限的压力,并没有其他应对措施。

1月3日,英国官员在得悉暗杀行动后立即赶往伊朗驻英国使馆协商。(AP)

这本身并非解决不了的问题,通过一次次谈判,终归能令“伊朗核协议”重新包装后签署。可特朗普的性格是容忍不了伊朗拒不让步,且步步紧逼的态度的。特朗普希望藉这种暗杀的极端行为,让伊朗认清谁真正站在上风口,谁真正握有谈判优势,掌握更多的实力。

这是特朗普个人性格使然。可是,这种做法或许适合校园霸凌,适合黑社会之间的威胁,可这是国际政治,此般做法不仅是违背一切准则和大国风范,最主要是对美国、伊朗乃至各国都全无好处(或许只有以色列从中得利)。

美国国内反战民情已然成势,特朗普该做法对选情并无益处;美朝态势也不会因此而发生根治性改变;伊朗人承继自波斯的高傲性格,更是绝无可能咽下这口恶气——以上三个动因,即便属实,也都只是特朗普个人的异想天开。可惜的是,他是美国总统,从2016年美国选民选出他的那一刻起,世界便注定会经历数年的跌宕起伏。

接下来,美伊虽然不至于爆发战争,却也会在未来数月一再上演报复性行动。更难以防范的是一个个平凡而愤怒的伊朗、伊拉克平民自主对美军、美籍人士乃至美国盟国人士发起的攻击和刁难。而考虑到苏莱曼尼生前显赫而重要的角色,中东的新一轮格局洗牌,也已经由此开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