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恩出逃后召开记者会 指控日本政府密谋陷害

撰写:
撰写:

日产汽车前董事长戈恩(Carlos Ghosn)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召开新闻发布会。戈恩称在日本遭到了不公审判,并为自己进行辩护。

戈恩自称是日产高层政变的受害者。(VCG)

戈恩称,“感谢能够与我的家人见面。一年之前的今天,我当时被戴上手铐带走,单独关押,6周没有见到我的家人,每一天被盘问8小时,没有任何的律师,我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么,我也没有看到他们的证据,他们践踏了我的人权。”

戈恩称,“400多天非人道的折磨,我只有走没有其他的选择,对于我的指控是没有证据,他们没有公布我所有的文件。他们为什么不让我举行媒体发布会。他们骚扰我的妻子,监视我的所有行动。”

戈恩称,“14个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别有用心策划的,是一个有组织性的阴谋。我被逮捕是日产和检察官密谋的。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我必须认罪,他们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让我认罪。我要么死在日本,要么逃出去,我是一个国家的人质。”

戈恩称,“他们把我的所有东西都拿走了,我必须要重现所有的事情来为自己辩护。我是无辜的,我是无罪的,我有很多的文件可以向大家证明。我想要正义,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离开日本。”

戈恩表示,“中东市场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改变他们做业务的方式,因此让当地经销商合作,每次这么做的结果都为公司获得了更多的利润。检察官说我和当地的人有特殊联系,所以才给经销商这些激励费用,其实这些激励费用是非常正常的。”

戈恩强调,“他们说我很贪婪,但是在2009年的时候,通用汽车情况不好,当时他们给我两倍的薪酬想要我去通用汽车,但是我没有离开,船长不能离开船。”

戈恩称,“现在在黎巴嫩并不是作为一个囚犯,我也拥有手机,能够和外界进行通讯,我在黎巴嫩的生活是非常愉悦的。你们不要认为我会接受现状并维持下去,我不能接受捏造事实、伪造证据。”

戈恩称,“现在对我的这些指控,我要为自己辩护,但是我没有方式和工具。我的确违反了日本的法律,因为我逃离了日本,同时日本的检方泄露了很多文件,也违反了法律,但是没有人在乎。”

戈恩表示,“我想确认一点,我绝没有计划放弃我所有的权力,我在日产有权力,我在雷诺有权力,这些我都不会放弃。”

此次记者会持续约两个半小时,英国《卫报》总结称,戈恩在会上坚称自己是无辜的。他表示,“如果能让我对公平审判抱有任何希望,我就不会逃跑。”

律师团队发表声明

据悉,在记者会的前夕,戈恩的律师团队率先发布声明炮轰日产并称,日产从未试图讯问戈恩,也未有向戈恩展示指证他的有关证据。律师团师也指,日产声称“进行彻底的内部调查”,其实是严重歪曲真相,反而有特定目的,阻止戈恩进一步合并日产和雷诺。

戈恩的律师团队称,日产容许高层纳达(Hari Nada)调查戈恩,而纳达自己的行为却是调查的对象。声明同时指控协助日产调查的瑞生律师事务所(Latham & Watkins)并非独立,因为事务所一直是公司的顾问。日产的调查也未有披露证据,指出时任行政总裁西川广人也受惠于不当领取薪金。

戈恩称,日产所谓的内部调查完全扭曲了事实。图为2017年12月戈恩在法国参加车展。(VCG)

日本政府声誉将受创

戈恩在媒体采访时称,他将在记者会上实名列举出将自己逮捕并起诉这整件事背后的日本政府相关人士。整件事是日产公司内部“政变”。

那些可能等着听他们名字被核实的人可能包括戈恩被捕时的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以及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上述二人也是围绕日产和雷诺合并的任何谈判的核心。

日本执政的自由民主党已经暗示对戈恩的言论感到担忧。前防卫大臣、党内高级官员小野寺五典表示,日本应该担心即将到来的“袭击”的影响,戈恩将会以日本的名誉来平定这些袭击。“这些言论将会传播给世界,并对日本造成巨大损害。

小野寺五典表示,日本不仅应该担心戈恩的逃脱,还应该担心他的言论的影响。

戈恩瞒天过海逃离日本

2019年底,处在保释期间戈恩,在日本检方严密监视下逃离了位于东京的住所,并在日本海关未留下任何出境记录的情况下合法入境黎巴嫩。

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一名知情人士的话称,一支协助潜逃的小组上周末在日本同伙的帮助下执行了这项计划。他们将戈恩将从被法院监控的东京居所偷偷带走,搭上一架前往土耳其的私人飞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