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莱曼尼之死】拥抱和平 特朗普为什么放弃军事还击伊朗

撰写:
撰写:

在西方,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

丢失一个钉子,坏了一只蹄铁;

坏了一只蹄铁,折了一匹战马;

折了一匹战马,伤了一位骑士;

伤了一位骑士,输了一场战斗;

输了一场战斗,亡了一个帝国。

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刺杀,就好比那个引发一连串蝴蝶效应的“钉子”,接下来“坏铁蹄”、“折战马”、“伤骑士”、“输战斗”甚至是“亡帝国”似乎已在预料之中。至少目前来看,以苏莱曼尼之死作为引线,整个中东乃至世界都成了火药桶,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云已开始密布于各个角落。

中东会引爆第三次世界大战吗,苏莱曼尼是谁,美军为什么要刺杀苏莱曼尼,美国得到了什么,伊朗会进行怎么样的报复,是谁在乱局中渔利,中国和俄罗斯打算如何做,中东局势将往何处去,这些是各方普遍关心的话题。多维新闻将围绕以上问题展开讨论和阐述,敬请关注。

【苏莱曼尼之死】系列

【苏莱曼尼之死】输赢无定论 中美俄欧谁也无力单独支撑中东局面

【苏莱曼尼之死】专注劝和促谈 中国介入中东时机未到

【苏莱曼尼之死】以色列一年三大选 伊朗局势险遭内塔尼亚胡骑劫

【苏莱曼尼之死】这一轮,普京会如何惩罚犯错的特朗普

【苏莱曼尼之死】伊朗军事报复开始 特朗普也许希望能回到过去

【苏莱曼尼之死】美国伊朗陷战火边缘 唯一得利的是以色列

【苏莱曼尼之死】美国动机仍存疑 伊朗从未想过动真格

【苏莱曼尼之死】特朗普口风急转 美国暗杀行动的三个严重误判

【苏莱曼尼之死】一超多极的美国霸权时代仍未终结

【苏莱曼尼之死】拥抱和平 特朗普为什么放弃军事还击伊朗

【苏莱曼尼之死】斩首行动后急转弯 特朗普个人风险性尽显

巴格达当地时间1月8日,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遭到两轮导弹袭击,事后,美国国防部证实导弹来自伊朗。伊朗方面承认袭击是为遭美军空袭身亡的伊朗将领苏莱曼尼复仇。伊朗威胁称,如果美国对导弹袭击做出回应,将在美国本土发动袭击。还有媒体报道说,伊朗警告,如果美国对这两次袭击发动报复,他们发起的第三次袭击将摧毁迪拜和以色列港口城市海法。一时之间,整个中东充斥在“战争爆发”的紧张氛围之下。

不过局势随后迎来转机。伊朗外长扎里夫(Javad Zarif)1月8日表态,称伊朗已经完成合比例的自我防卫措施,还说德黑兰方面无意将事件升级为战争,但会对抗任何侵犯行为。

特朗普在美东时间1月8日也发表了讲话,他说:“美国准备拥抱和平”。特朗普为什么口风急转?特朗普在伊朗导弹袭击第一时间已经知晓相关信息,原本他准备当即发表电视讲话,但在同国安人员开会后特朗普将讲话推迟到了第二天。为什么美国没有当即军事还击?特朗普在犹豫什么?

特朗普陷入了两难境地

对于特朗普来说,苏莱曼尼的死似乎给他带来了一定的好处,第一是美国民调机构显示,特朗普支持率出现上升。第二是是弹劾案的关注度得到了减少。美国众议院院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在1月2日为特朗普弹劾案按下“暂停键”之后,她在1月7日又宣布,民主党将计划采取措施,以此遏制特朗普对伊朗进行军事行动的能力。从特朗普转移国内注意力的目的看,袭杀苏莱曼尼的行动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但从特朗普特朗普紧急召开闭门会议,并取消1月7日的电视讲话的动作判断,苏莱曼尼之死给特朗普带来的并不只有“胜利”的喜悦,也让特朗普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苏莱曼尼的死将美伊关系推至了战争边缘,伊朗已经对美国做出了报复举措。在这样的情况下,若美国不回击,特朗普的颜面以及捍卫美国利益的政治正确都将受到挑战,美国在其中东盟友中的威信和大国姿态也会受到一定冲击。

但若美方实施报复,美伊战争极有可能会因此爆发,英法德等美国盟友可能会卷入其中,这并不符合美国以及大部分国家的战略利益。更重要的是,美国国内的反战情绪高涨,美国国内已有70个城市出现反战的示威游行,若特朗普开战,很难得到民众的支持。

而如此两难的境地仅仅是特朗普在袭杀苏莱曼尼需要遭遇的一部分处境,除此之外,特朗普极有可能还需要为这场刺杀付出更多的代价。

特朗普或要付出的三大代价

首先,美国捅了中东的“火药桶”,伊朗不会轻易罢休。从扎里夫的言论看,伊朗并不想和美国开战,却并非再是此前任美国拿捏的“善类”。如今的伊朗虽然在军事力量上无法与美国比拟,但在报复和回击美国上如今的伊朗还是存在着巨大的空间和灵活性。

在经历伊拉克战争和叙利亚战争之后,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的什叶派三方联盟基本已经稳固形成,这一定程度上扩张了伊朗什叶派之弧的势力。在这一联盟之下,伊朗的军事力量得到提升,积极进口了大量的俄制军武,其中就包括了Kh-31AD超音速反舰导弹、S300防空导弹、反隐身雷达等先进防空装备。

再加上,伊朗近年来不断加强与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合作,扎里夫不仅在2019年一年内四次出访中国,伊朗还罕见地与中国、俄罗斯共同举行三国联合海上军演。基于此,伊朗完全可以凭借目前拥有的外交与地缘的优势,频繁发动如袭击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的小规模的报复行动,与美国继续缠斗,让美国再次陷入中东地区争端的泥潭之中。

另外,伊朗地缘优势也是回击美方的一大方式。伊朗扼守霍尔木兹海峡战略要道,世界上近40%的石油以及数量可观的天然气都要通过该要道被输往全球各地。这一狭窄水道,既是依赖进口中东石油成为西方(如英法德)国家的“软肋”,更是伊朗对付西方国家手中的一张“王牌”。若伊朗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海峡以此报复美国,这也一定程度上给美国的国际外交增加了重压。

其次,苏莱曼尼的袭杀事件很可能对特朗普的大选产生冲击。表面上看,这一次的事件于特朗普而言看似有一定益处,成功地转移了美国对他的弹劾案声浪,但如此做法的效果并不持久,也十分冒险。一旦伊朗强硬反击报复,美伊战争很可能便因此爆发。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1月7日虽表示,已做好打完一场战争的准备,但他也说希望美伊的紧张关系能得到缓解。

再从民意上看,美国民众们对美伊战争也持有强烈的反对态度。据美国媒体报道,自苏莱曼宁被美军暗杀之后,美国70多个城市举行了抗议活动,其中包含了纽约、华盛顿、芝加哥等,这些抗议活动旨在反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空袭杀苏莱曼尼的事件,以及向中东增兵的决策。

此外,英国路透社和法国易普索市场研究于1月6日至7日对美国进行一项民调。该调查的结果显示,大部分的美国公众对特朗普对伊朗问题的处理方式持批评态度,约53%的美国成年人不支持特朗普的伊朗政策,这一结果比2019年12月中旬得出的调查结果上涨了约9%。

埃斯珀的发言和美国民调的结果都说明了,美国从政府到民间都不支持开战。所以,特朗普此次挑衅伊朗的行为是否有利于他的大选还难下定论,毕竟这一做法存在极高的风险,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会让自己在大选前夕陷入比弹劾案更大的舆论漩涡之中。

最后,伊朗和伊拉克极有可能乘此机会驱赶美国驻军,美国的中东战略可能会全盘皆输。

这主要是基于伊朗国内势力变化有关。由于伊拉克国内的什叶派在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战争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导致该派的力量得到增长。这样的变化,让伊拉克与同为什叶派国家主政的伊朗越走越近。

军事上,此前2016年伊拉克在反恐期间曾临时加入俄土伊什叶派联盟,组成“四国情报中心”共同打击ISIS,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伊朗和伊拉克的之后的军事合作。而伊朗战机1月8日飞入伊拉克境内袭击美国驻伊拉克军事基地的事件,也进一步地证明了两国在军事关系上紧密。

经济上,目前伊拉克已经成为了伊朗非石油产品的主要出口国,截至2019年3月20日,两国贸易额为总数为130亿美元,德黑兰和巴格达也希望将贸易额提升至每年200亿美元。在美国对伊朗重启制裁的背景下,伊拉克依旧选择继续与伊朗发展正常的双边合作关系,这足以说明体现出了伊拉克对伊朗的支持。

这一厢伊朗与伊拉克越发亲密,那一厢伊拉克国内反美的情绪日渐高涨。此前伊拉克曾寄希望外来力量的介入,结束伊拉克战争,并让国家得以重建。但美国的介入与伊拉克人民的期望似乎并不相符。反恐战争结束后,美国完全掌控伊拉克的军事安全,并操纵着伊拉克政治和选举,把伊拉克的国内政治搞得乌烟瘴气,贪污、腐败事件层出不穷。国内的反贪腐、抗议经济凋敝示威也频繁发生,这也让伊拉克的反美情绪不断高涨。2020年元旦之前,伊拉克国内的反美示威游行开始出现。2019年12月31日,数千名伊拉克示威者袭击了美国驻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大使馆,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而美军此次袭杀苏莱曼尼的事件不仅引起伊拉克政府亲“伊朗”的势力不满之外,也让伊拉克的反美浪潮得以延续。

1月5日,伊拉克国民议会还通过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要求外国军队离开本国境内。根据决议内容,伊拉克政府取消先前向国际联盟发出的与所谓“伊斯兰国”作战的援助请求。虽然这项决议没有得到伊拉克看守政府的容易,并不具约束力,决议内容也并未点名美军,但伊拉克此举显然是想向美军开出“驱逐令”。再加上美国在伊拉克支持的逊尼派,在萨达姆政权被推翻之后一直在伊拉克国内处于弱势,特朗普又有意从伊拉克撤军,种种情况的出现让美国对伊拉克施加的枷锁出现了裂缝,而这极有可能让美国中东战略面临满盘皆输的结果。

要知道,在此前的叙利亚战争中,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用出兵叙利亚反恐的方式掌控了叙利亚局势,改变了美国此前掌控中东的势力版图。目前美军在叙利亚驻军人数仅有800人,美国基本上已经被边缘化。由此可以预见,未来叙利亚战场清算,美国也将会被排除在外。现如今,伊朗又正一步一步地逼退美国在伊拉克的存在,这是美国中东战略上又失一城的迹象。

总结来看,苏莱曼尼之死于特朗普而言,除了挽回颜面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好处。正如《纽约时报》爆料的美国官员所言,美国想要回击伊朗并挽回颜面的选项还有不少,苏莱曼尼仅是其中一个选项,也是最为极端的一个。而特朗普偏偏选择了如此极端的方式对伊朗实施报复,可以说是因小失大的决策,或许连他自己可能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冲动会将美国面临失去整个中东的危机。特朗普在伊朗导弹袭击后选择保持克制,实际上是权衡利弊之后不得已的选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