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暗杀挽救了蓬佩奥的国务卿生命

撰写:
撰写:

在美军击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IRGC)特种部队“圣城旅”(Quds Force)指挥官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的行动背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扮演最为关键的角色,成功劝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多个选项当中选择了最具风险的暗杀行动。从此以后,美国的外交就被贴上了“暗杀选项”的标签。

就在美军成功暗杀苏莱曼尼后的第3天,也就是1月6日,蓬佩奥告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自己决定放弃竞选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席位。麦康奈尔也配合表态说,蓬佩奥的国务卿工作非常出色,现在国家正需要他这样的国务卿。1月7日,蓬佩奥再次对媒体强调,只要特朗普需要他的效力,自己就会一直坚持下去。

【苏莱曼尼之死】系列

【苏莱曼尼之死】输赢无定论 中美俄欧谁也无力单独支撑中东局面

【苏莱曼尼之死】专注劝和促谈 中国介入中东时机未到

【苏莱曼尼之死】这一轮,普京会如何惩罚犯错的特朗普

【苏莱曼尼之死】特朗普口风急转 美国暗杀行动的三个严重误判

【苏莱曼尼之死】一超多极的美国霸权时代仍未终结

【苏莱曼尼之死】斩首行动后急转弯 特朗普个人风险性尽显

2020年1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珀等官员向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议员就暗杀苏莱曼尼的细节做简报。图为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乘坐电梯前往参议院。(Reuters)

应该说,针对特朗普的弹劾案一度让蓬佩奥国务卿处境非常尴尬,毕竟国务院有多位职业外交官或外交顾问卷入弹劾调查。他们提供的“猛料”让特朗普愤怒。特朗普甚至认为这是蓬佩奥“犯下的错误”,因为相关出席听证会的人都是当初蓬佩奥推荐的官员。蓬佩奥拒绝为自己的外交官们辩护,也让国务院的外交士气大减。再者,共和党领导层也希望蓬佩奥能够参选参议院席位,以保住共和党对该院的控制权。所以,无风险辞职一直是蓬佩奥的一个选项。

但这场暗杀行动,成功转移了国内对弹劾案的关注度。按照计划,新年休假后,国会复会,众议院民主党人就要将弹劾案送至参议院,并和共和党人制定参议院“审判”程序。而且,参议院共和党人当中未见“叛党”支持弹劾的人,反而个别民主党参议员出现了疑虑。照此看来,蓬佩奥无需辞职避险,毕竟共和党政府目前在弹劾案当中占据优势。

从当前国安会的话语权分配来看,蓬佩奥国务卿的地位趋于稳固。

据说蓬佩奥2016年还是堪萨斯州联邦众议员的时候就盯上了苏莱曼尼。当时蓬佩奥想要访问伊朗,监控选举并尝试直面苏莱曼尼,但此行最终因为无法获得签证而未能成行。进入特朗普政府后,蓬佩奥在国会、情报界、军队和军工领域以及情报系统人脉广泛,包括美国负责中东事务的军事人员当中,也有蓬佩奥昔日西点军校的校友。这些因素促使他成功劝说特朗普下令暗杀了苏莱曼尼。

+2

根据美国媒体《华盛顿邮报》的报道,早在几个月前,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时,蓬佩奥就曾谏言特朗普除掉苏莱曼尼,但当时的特朗普注重兑现竞选承诺,减少在中东的驻军,所以并未采纳蓬佩奥建议。而且,军方也反对这样做,担心紧张局势升级,将美军拖入战争。国防部更倾向于将未来更多资源投放到东亚,而非中东。

但2019年12月27日,有人发射30枚火箭弹袭击了美军在基尔库克与伊拉克军队共用的基地,导致一名美国平民合同商死亡。两天后,蓬佩奥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Mark Milley)前往特朗普的海湖庄园,给后者展示了美国可以拥有的反击选择,包括暗杀苏莱曼尼。经过蓬佩奥的再三游说,包括他在国会当中的盟友助力,比如堪萨斯州联邦参议员柯顿(Tom Cotton)和南卡来罗纳州的联邦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特朗普最终同意了这一选项。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暗杀行动成功开展之后,出面辩护最多的也是蓬佩奥。蓬佩奥说:“我们把一个恶人从战场上清除了,我们做了正确的决定,我为总统特朗普做出的努力感到自豪。”面对国会民主党人的质疑,蓬佩奥也拒绝将相关促使特朗普做出美军刺杀行动的情报公之于众。

与此同时,其他国安会成员基本上和蓬佩奥立场一致。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和蓬佩奥是政治盟友,拥有同样的金主。国安顾问布莱恩(Robert O'Brien)由蓬佩奥举荐;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Esper)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履新不久,不会和特朗普意见相左;中情局(CIA)局长哈斯佩尔(Gina Haspel)曾是蓬佩奥的下属,而国家情报总监马奎尔(Joseph Maguire)也只是暂时“代理”该职。有媒体说,如果现在的美国防长还是马蒂斯(James Mattis),特朗普很有可能不会做出暗杀的决定。

所以,经过多轮换血后,蓬佩奥在特朗普政府国安会当中处于强势地位。共和党圈内已经将他形容为集“国务卿、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于一身的特朗普幕僚。

当然,这种地位也是特朗普给予的。善变的特朗普始终在权衡自己的利益,之所以留用蓬佩奥,也和他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合适人选有关。最重要的是,在大选年,特朗普需要全面宣传自己外交上的成功,包括朝鲜威胁的缓和。蓬佩奥先后执掌CIA和国务院,自然是这方面的绝佳人选。

但也正是国安会内部制衡力量的弱化,促使蓬佩奥等人一味地迎合特朗普,让后者在一些决策上难免走错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