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访美签协议 美鹰派为何同意重启全面经济对话

撰写:
撰写:

中国副总理刘鹤1月13日至15日访美签署第一阶段经贸协议协议之际,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对外透露,刘鹤此行的另一成果将是重启此前被暂停的《美中全面经济对话》。该对话每半年举行一次,由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和刘鹤主持,将独立于接下来的阶段性贸易谈判。按照美方的诉求,重启这一对话重在解决两国经济和贸易争端。

但目前尚不确定安全和网络安全等层面的对话机制是否也会重启。不过,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同意重启全面经济对话,也是为了助力接下来的贸易谈判。

这一对话机制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小布什(George W. Bush)执政时期的“战略经济对话”(SD),由当时的美国财长保尔森(Hank Paulson)倡导主办,中方对应官员为时任副总理吴仪。这种对话机制是当时两国领导人确定的,只侧重讨论战略层面的经济问题,至2008年小布什任满时共举行过5次。

奥巴马(Barack Obama)上台后同时任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提升了这一对话规格,将其内容进行了整合,改为“战略与经济对话”(S&ED)。和小布什时期不同的是,战略与经济对话不光讨论经济问题,也讨论两国安全问题,并且美国国务卿和中国国务委员也加入其中。奥巴马执政时期,总共同中方举行过8次战略与经济对话。

特朗普执政后对这两种中规中矩的谈判模式不太感兴趣。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班农(Steve Bannon)等强硬派认为,这种战略对话毫无意义,过于形式化且内容拖沓,成果也有限。尽管保尔森曾通过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游说特朗普政府延续战略与经济对话,但特朗普最终还是拒绝了这一建议。

直到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2017年4月访问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特朗普才和他同意建立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社会和人文对话等4个高级别对话机制。之后当年的7月份,两国在华盛顿举行了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由时任副总理汪洋牵头,美方由努钦和商务部长罗斯(Wulbur Ross)主持。但由于首次“习特会”后百日合作计划的失败,加上特朗普发起对华关税贸易战,这种对话体制被搁置。

特朗普政府同意重启该对话机制,说明他身边的幕僚也希望能够调整两国沟通方式,也算是特朗普政府开始“管控”对华关系的一种尝试。这或许也和库什纳等主谈派加入贸易谈判有关。

在莱特希泽和纳瓦罗等鹰派眼中,过去中美对话过于注重“战略”,而忽略了“执行”,所以他们非常看重中方是否能够兑现对话或协议中的承诺。中美如果开启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第一阶段协议内容的执行也同等重要。重启全面经济对话,符合双方多层面、多渠道、高层级沟通的需要,有利于美国促使中国兑现相关承诺。

而且,和第二阶段纯粹的贸易对话不同,重启这一对话机制可以处理诸如华为等和经贸谈判不相关的议题。这也可以避免本来就复杂的第二阶段贸易谈判被不相关议题“绑架”。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