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伊朗走上风口浪尖 最危险的仍是美国政治冒进与军事暗杀

撰写:
撰写:

中东局势跌宕起伏,让人眼花缭乱,先是美军刺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紧接着伊朗大规模导弹袭击美国军事基地,一度让人们以为第三次世界大战一触即发。但随着伊朗承认误击乌克兰客机以及伊朗爆发反最高领袖哈梅内伊(Ayatollah Ali Khamenei)游行,一夜之间,伊朗反倒成了备受诟病的对象。美伊孰是孰非,到底谁该为乱局负责?

特朗普与“人血馒头”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评价,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打出“一记鬼祟的上勾拳”。奥巴马(Barack Obama)两度成功胜选的首席战略师梅西纳(Jim Messina)曾引用美国拳击手泰森(Mike Tyson)的话,“每个人都有计策在胸,直到你打掉他们的门牙。”

中国《环球时报》引述匿名中国学者的话说,特朗普吃了“人血馒头”。美国《华尔街日报》的文章也评价,一举除掉美国长期敌人苏莱曼尼是特朗普任期做过最果断的决定。

特朗普高级政治顾问乌尔班(David Urban)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现任总统与往届不同,他决定发声,‘不能再让伊朗用代理人袭击美国了。’” 乌尔班表示,特朗普选择暗杀苏莱曼尼的决定有重要战略意义,华盛顿认为,代理人是伊朗军事行动的执行基础,这是美伊战场的新入口。

刺杀“伊斯兰国”(ISIS)领袖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似乎没能超越奥巴马斩首本·拉登(Usāmah bin Muḥammad bin Awaḍ bin Lādin)的光辉时刻,但杀死伊朗军方要员苏莱曼尼,特朗普终于实现了奥巴马没完成的心愿。图为泰森(中)1997年在比赛中咬伤对手耳朵。(Twitter@timelesssports)

《纽约时报》引述国防部匿名官员评价,特朗普决定杀死苏莱曼尼让五角大楼震惊。不过英国《卫报》指出,这件事与他的性格相符,特朗普想要男子汉气概,现在他的形象更强大、果敢。美国政客(Politico)新闻网也认为,特朗普做了前任总统奥巴马当年没能做到的事。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指出,时势造英雄,特朗普能杀死苏莱曼尼是赶上了好时候——美国2019年9月首次成为石油净出口国,德黑兰的油价杀手锏已经被制裁得生锈了。

《华尔街日报》分析认为,特朗普2019年下半年聚齐的新国家安全团队快准狠,包括防长、最高将领、国安顾问三名要员与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一起,相处融洽,很有凝聚力。他们对特朗普顺从而不再像前任们执拗、顶撞。

英国广播公司(BBC)引述评论人士们的共同评价:这是特朗普在选举年的一招险棋,既能分散美国国内对他面临弹劾的注意力,又能营造他在国际间维护美国利益的正面形象。NBC文章也认为,就算民调支持率不能直线上升,弹劾案的舆论难关已经翻篇。

2019年12月14日,特朗普在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的陪同下出席美国费城观看陆军海军大学生橄榄球赛,做出手势“让美国强大”。(AP)

特朗普杀死苏莱曼尼的决定背后是选举巨大推动力,但给美国在中东利益带来的损害恐怕也将是他始料不及的。

美国留下后遗症

美国《大西洋》(The Atlantic)杂志狠批美国“自废武功”(Self-sabotage),因为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所有利益都将严重受损。

美国日报《基督教科学箴言报》(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引述伊拉克匿名官员的话说:“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件事,也不管你对苏莱曼尼有什么看法,但杀死苏莱曼尼的决定让美军无法继续留在我们国家。”“在没有伊拉克政府授权或告知政府的情况下出动武装无人机,在我国境内对一名外国官员实施致命袭击,这一行为侵犯了伊拉克主权。美国这么做过头了。作为盟友,这种行为越界了。”文章认为,苏莱曼尼之死让美国与伊拉克反目,伊朗成了唯一的赢家。

美国著名印度裔历史学者普拉沙德(Vijay Prashad)分析认为,美国扬威要面子丢了里子,“在西亚国家,街头的人们对美国嗤之以鼻。这样动武既不能让伊拉克屈服,也不能推翻叙利亚的政府,更没有在利比亚创造出任何的稳定局面。”

《纽约时报》国际事务记者兼评论员费什(Max Fisher)质疑特朗普缺乏对伊朗的战略部署,他说:“既然美国的敌人和朋友都被特朗普闹得一头雾水,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那么误判和失控的风险就时时存在,让人揪心。”

特朗普杀死一位伊朗名将证明自己敢打、不怂。哈梅内伊痛失爱将流下的眼泪,也是不甘心现在不能血债血偿。但伊朗忍耐是一时的,特朗普也知道不能逼着伊朗不要命,见好就收是最划算的上策,而且苏莱曼尼之死让美国在中东失多得少,接下来怕要收拾很多烂摊子。

哈梅内伊(左)与苏莱曼尼关系密切,2020年1月6日在少将的葬礼上痛哭流泪。图为2015年3月27日,哈梅内伊与苏莱曼尼参加宗教仪式,纪念先知穆罕默德的女儿。(AFP)

伊朗的大胆复仇与状况百出

2020年1月7日伊朗袭击美国军事基地的同时,一架乌克兰客机在伊朗失事,伊朗方面起初是坚决否认自身责任的。伊朗道路和城市发展部还认定,8日失事的乌克兰客机,坠毁原因是引擎起火。 这种坚定的态度甚至还一度影响了乌克兰方面的判断。然而,72小时后,德黑兰方面就呈现了180度的转弯。伊朗军方在11日突然发布消息,宣布此前坠毁的乌克兰客机是处于高度警戒状态的伊方人员误击所致。伊朗国内就此爆发大规模的示威游行要求哈梅内伊下台。

从占据道德制高点还击美国到改口承认击落客机,伊朗的形象也发生了从悲情到难以得到同情的转变。

特朗普甚至讽刺伊朗,说希望伊朗不要将示威抗议的民众杀死。

以色列《国土报》(Haaretz)分析认为,德黑兰太侧重在国外资助、扶植代理人,容易分散精力,政权在国内的利益纷争不断,大众也反感。当局弱势,才会看重苏莱曼尼却无法保全他。

苏莱曼尼的女儿扎伊纳布(Zainab Qasem Soleimani)1月5日接受黎巴嫩“真主党”电视台al-Manar采访时透露信息,相信真主党“将给父亲报仇雪恨。”《外交政策》指出,这句话坐实了“真主党”与苏莱曼尼及伊朗的关系。

《外交政策》也认为,伊朗若不为苏莱曼尼还手,会被视为软弱,若太用力地还手,会暴露代理人们,让美军有机可乘。

在观察人士看来,不可否认伊朗在击落乌克兰客机上有失误的地方,这与伊朗的国家治理能力有密切的关系。但伊朗的军方做出错误的决定主要原因仍然是过于紧张,对美国的防范心理过重导致。

美伊问题不断升级的关键是美国的政治冒险与军事暗杀,就连美国和加拿大也不得不承认伊朗击落乌克兰客机并非故意。伊朗暴露出的是实力不足、捉襟见肘的问题。这并不能掩盖美国在中东问题上犯的错误。需要反省的不仅是伊朗官方,还有美国。伊朗是实力问题,美国是恃实力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