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同室操戈犯大错 特朗普之乱或多延续四年

撰寫:
撰寫:

近来大家关注的美国相关新闻,无非是美国伊朗冲突或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签妥的国际事件,当中特朗普的负面报导无处不在。然而,正所谓“世界上没有坏的曝光度”,在民主党仍然困于身份政治与派系对垒的同室操戈格局之下,一直无所不用其极将自己留在镁光灯下的特朗普,很可能会坐享渔人之利。

民主党在新年之后的首次总统候选人辩论将于艾奥瓦州(Iowa)时间周二(1月14日)傍晚举行。一向高举种族多元,民主党此次辩论所有合资格参加者却皆为白人,华裔“黑马”杨安泽(Andrew Yang)未过门槛,而最后一名黑人前列候选人、新泽西州参议员布克(Cory Booker)也正式退出选战。

这种“身份政治”(Identity Politics)的阴霾早已笼罩整个民主党总统初选。然而,曾在去年10月初一度在全国民调领先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及后却“返回原点”的麻省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继早前炒作富人捐款议题攻击南本德(South Bend)同志市长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之后,如今高举其女姓身份,直指同属党内左翼的第二大热人选、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曾对她宣称“女性难以胜出选举”,惹起轩然大波,这议题势将变成辩论中最受关注的焦点。

+2

沃伦改打“女性牌”

事源美国有线新闻网(CNN)周一(1月13日)引述4位消息人士报导,指桑德斯与沃伦曾在2018年12月讨论两人共同竞逐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造成“左翼同室操戈”之时,桑德斯向沃伦直称他不相信一个女人会赢。及后,沃伦马上发表声明认同这是事实:“我当时认为女人能赢,但他不同意。”

这4个消息来源当中有两位自认是沃伦在事件后获直接告知的人士。在首次初选投票将于2月3日举行之际,于初选首州艾奥瓦州民调排行第四的沃伦,甚有可疑是故意驱使友人放出消息,企图拉倒与她意识形态几乎完全一样的桑德斯。沃伦于此早有前科:她去年12月集中攻击布蒂吉格闭门向富人募款,已让后者民调滑落不少。

桑德斯公开否认指控,说他当时只说“特朗普是个会性别歧视、会种族歧视、会说谎的人,他会尽力将一切化为其武器”。常人听来,会将此解读为“沃伦作为女性应当心特朗普没有底线的选举策略”;不过,沃伦似乎是带着女性主义的视觉作解读,将之理解为“桑德斯不认为女性会赢”的委婉语。

沃伦每次集会后都会逐一与支持者合照,合照大多会在社交媒体上流传。这可算是极佳的免费宣传。(路透社)

近来,一直主打“公营化全民健保”(即取消现有私营医保)的沃伦,眼见此等政策争议非常,似乎已转向主打意识形态战争。对着党内温和务实派新星布蒂吉格,她就打出“仇富牌”;对上拥有相同左翼政策主张的桑德斯,她就打出“女性牌”。沃伦在12月的一场竞选集会中就声言她“一辈子受够了男人,而通常是男人才会一直叫她闭嘴坐下来”,并指出在民主党的竞选过程中,她也有同样的感受。

君子协定成废纸 身份政治分裂未改

其实《纽约时报》早在一年前已曾报导过桑德斯与沃伦在2018年12月的会面,并指出两人订下“互不攻击”的君子协定。然而,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上周六(1月11日)亦曾指桑德斯的竞选团队正向选民宣传沃伦的支持者是“受过高等教育、较为富裕、无论如何也会票投民主党”的人,称沃伦不像桑德斯一般能够为民主党带来新选民。虽然桑德斯否认“曾说过任何关于沃伦的负面言论”,不过这两位民主党左翼大员的“君子协定”,如今只是发了黄的废纸一张。

理论上,同室操戈并非这种总统初选的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出于这种同室操戈的内涵。无论是沃伦的女性牌,还是疑似出于桑德斯阵营的选民定性言论,也是基于身份政治的论述,恍惚“作为女性被男性压迫”是任何女性候选人选战未成大器的非战之罪,而“受过高等教育、较富裕”的民众本该是民主党死忠选民,根本不必被照顾。

桑德斯一直反对身份政治。他曾说:“如果有一个非裔美国人当上某大企业行政总裁,这是美国向前走了一步。不过,如果那人将工作岗位带离本国、剥削工人,他是黑人、白人,还是拉丁裔,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在这里他似乎是在玩弄阶级政治。(路透社)

这些身份政治的宣传手法,不必详细论述、容易为人直观接受,也正是特朗普“我们”对战“他们”的对抗性选举策略的根基。然而,这一招在选民背景较为统一的保守派中管用;用在身份、背景多元的民主党中,却是自毁长城的操作,让选民忽视了可以统一全党的政策讨论,而集中在各人的差异之上,造成分裂。

弹劾案成“明白黄花”

另一方面,民主党在唯一统一全党的议题“反对特朗普”之上,也显露出策略上的幼稚,更加深了党内分歧。

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自去年12月18日通过两项弹劾条款之后,就一直将条款留中不发,没有正式向负责审讯特朗普的参议院交送文书,试图以“永续弹劾”及阻止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还特朗普清白”,去要胁参议院传召更多此前被白宫阻止作供的证人,诸如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等。

然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对此无动于衷;而民主党内亦有越来愈多声音不满佩洛西的策略。根据CNN的报导,佩河西预计会在周二决定向参议院送交众议院的弹劾条款。由于麦康奈尔表明已有足够票数支持其先听取“控辩双方”说法、继而决定是否传召证人的做法,佩洛西此举无疑是承认失败。

佩洛西到了周日(1月12日)还在电视节目受访上,坚持这近一个月的拖延“让公众看清传召证人的需要”。可惜,在圣诞节后12月27日美方人员在伊拉克受袭死亡后,美国政治新闻的头条就集中在美军空袭伊拉克真主党旅阵地、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被围攻、美军刺杀伊朗将领苏莱曼尼(Qassem Soleimani)、美伊陷入战争边缘、伊朗以导弹袭击报复美国、特朗普最终未有出兵等一系列的外交、军事危机之上;如今伊朗局势险境已过,特朗普却要跟中国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料将继续以外事独领风骚。在特朗普一浪接一浪抢占头条的攻势下,弹劾案似乎已成了“明日黄花”的过时之物。

经历策略挫败,而党内仍然困于玩弄身份认同的“方便政治”之中,“蜀中无大将”的民主党很明显在上届大选挫败四年之后,尚未能寻得一条清晰的政治路线,以重夺白宫控制权。无论初选谁人出线,只要一天这种政治未得更改,民主党要稳胜特朗普的机会只会愈加渺茫。为民主党人深痛欲绝的“特朗普之乱”也许要再延续多四年,才能给予民主党更多的时间去尝试重整旗鼓。

「版權宣告:本文版權歸多維新聞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