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第一阶段协议幕后的中国游说与谈判原则

撰写:
撰写:

正在美国访问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计划于1月15日同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签署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回顾过去两年的关税贸易战,中美边打边谈,期间谈判也曾破裂,但在彼此团队的坚持下,最后在采用分阶段谈判方式达成了第一份协议。盘点美国官员表态和《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社等接近谈判团队的美国媒体报道,不难看出,中美两国表面上剑拔弩张、互不让步,背后实际上也展现务实的一面。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系列

第一篇:习近平为什么拒绝同特朗普签协议

第二篇:刘鹤访美签协议 特朗普何以破例访华

“人脉游说

自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后,白宫就承认高级顾问库什纳(Jared Kushner)再次加入了贸易谈判,并和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保持联系。库什纳和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都能保持良好的工作关系。在第一阶段谈判的最后阶段,库什纳“协调”和“支援”莱特希泽及努钦同北京的谈判工作。

+2

根据第一阶段协议,美国对约2,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保持25%的税率,并同意将1,2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从15%降至7.5%。所降关税涉及的商品包括玩具、手机和服装。而最初莱特希泽提出的降幅比例不是降到7.5%,而是10%。最后美国之所以答应降到7.5%,也是库什纳介入的结果。

库什纳之前就曾担任过中美关系的负责人,筹备过首次习特会,后来由于通俄门的调查以及国会建制派议员们对库什纳越过背景安全审查、私人化地干涉外交的反对声音,库什纳逐渐退居幕后。但他促成美墨加三边贸易协议,以及推动国内刑事司法改革,获得美国总统特朗普称赞。白宫人事多次调整,均未波及库什纳。这再次凸显了特朗普“家人”在白宫中特有的权力地位。

中国把握了这一点,始终没有放弃以库什纳为代表的温和派为游说的切入点。但和其他形式的游说不同,中国只是通过特朗普内部人脉关系来了解和影响特朗普政府的决策。

中国的“四四二”原则

2019年夏天,日本大阪习特会后,特朗普耐心耗尽,认为中方并未兑现大量购买美国大豆等农产品的承诺,随即在8月威胁对一半输美产品加征关税。中国政府当时否认对美有此种承诺,更是指责特朗普政府背信弃义,导致双方谈判破裂。当年9月份,特朗普甚至威胁对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50%的关税,但在莱特希泽和库德洛(Larry Kudlow)等幕僚劝说和美国利益群体的游说下,最终放弃了这一选项。美国共和党金主、有“美国赌王”之称的金沙集团创办人埃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当时就曾致电特朗普,提醒他关税贸易战会损害他连任的机会。

2019年6月29日特朗普和习近平在日本大阪举行会晤。特朗普12月24日强调,自己最终会和习近平主席举行协议签字仪式。(Reuters)

北京方面也不希望贸易战持续下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都曾接见美国商界领袖和智库学者,向特朗普政府传达信息。另外,中国也开始加大力度打击流向美国的芬太尼药物出口,并与美国分享信息。2019年年末,中国还宣布免除部分从美国进口的大豆和猪肉的关税。美国也同意推迟加征关税。

分阶段谈判是双方2019年10月份达成的共识,也就是分阶段解决两国贸易问题。第一阶段重点解决农产品购买问题。这是中国的战略。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自2018年,中国谈判人员就坚持“四四二”的谈判原则,也就是在美方提出的所有要求当中,四成是可行的,毕竟它们也正好与中国开展的经济改革方案重叠;四成是可谈判的;剩下的二成是不可谈判的,因为触碰到了国安问题。

但恰恰是这不可谈判或者超出经贸范围的议题,才是美国鹰派最关心的,比如进一步开放中国云计算市场。当然特朗普政府之前也曾考虑限制中国留学生数量和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能力。 其他可谈判的议题可以在第二阶段涉及。一些涉及国安的不可谈判的议题可能会通过其他渠道沟通解决。

在美国的施压下,中国在谈判中把握“三个方向”。

第一,购买美国农产品。2019年10月,刘鹤到访白宫的时候,莱特希泽曾说,中国承诺每年从美国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场品。当时刘鹤并未反驳,也未证实该承诺。该承诺只有在协议文本公布后才能够证实。第二,同意在协议执行机制和金融自由化方面做出让步。执行机制是莱特希泽的要求,金融自由化则是努钦的要求。第三,要求美国大幅减少关税或取消关税。

在以上原则和方向的指引下,中美最终达成了第一阶段协议。协议内容大致包含:中国增加购买美国商品与服务,尤其是农产品;中国进一步向美国企业开放银行、保险和其他金融业市场;停止威胁加征关税。与此同时,双方还同意重启此前中断的半年一次的全面经济对话机制。这也算是助力独立进行的第二阶段贸易谈判。

但第一阶段协议并不是双方起初都想要的。双方都清楚,一个协议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对于美国而言,他们更看重经济产业政策和经济政策根本性的变革,以此帮助美国产业的复苏。对于中国而言,这次贸易战是美国发起的,虽然不接受,但是也按照自己的节奏,该开放的开放,该改革的改革,这也是一种应对手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