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土纳群岛大军压境 解析涌入南海的印尼政治暗流

撰写:
撰写:

进入1月中旬后,印度尼西亚军队(TNI)于纳土纳群岛一线部署了包括600名陆战队士兵和至少9艘各型军舰的编队。到1月13日,印尼海军还派出一艘巡防舰、两艘护卫舰前去与三艘中国海警船对峙。 当外界正津津乐道于印尼在南海的角色变化时,却很少有人注意到推动这场风潮的政治潜流,以及它可能会掀起的反华风潮。

有分析认为,这场风波的幕后黑手应是自1998年8月建立以来,一直在印度尼西亚势力不小的“伊斯兰捍卫者阵线”(FPI)。该组织与印尼总统佐科(Joko Widodo)之间的长期敌对关系更值得注意。而FPI在2019年5月声称要重演“黑色五月”的口号同样令人不安。

幕后黑手已经浮现

环顾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印尼内部动向,外界不难发现,纳土纳海域的风波实际上是印尼内部反华示威风潮逐步升级的结果。

资料显示,这一风波源自FPI对中国新疆等问题的利用。脱胎自FPI组织,自2016年起为反对佐科旗下干将,华人省长钟万学而建立的激进组织“212校友兄弟会”(PA212)继2019年5月的雅加达骚乱后也再次浮出水面,开始在以雅加达为中心的印尼各地散布有关中国在新疆、民族问题上的各种负面消息。

对佐科当局来说,他的敌人一直站在明处,FPI及其组织的PA212一直希望颠覆其政权。(视觉中国)

到2019年12月下旬,PA212和FPI组织的活动越发突出,12月20日后,PA212开始组织小规模示威。到12月26日,又串联各组织,展开万人规模的游行,包围中国使馆,甚至要威胁当局在新疆问题上发声。

一时间,社交网络已经风传雅加达等地的华人开始加强戒备。这个时候,发生在纳土纳诸岛的“专属经济区”问题,就转移了这场反华风潮的视线,这股政治暗流也由此从印尼国内涌入南海。中国外交部在1月6日发布的旅游警告,也证明了这场风波仍在激化。

当雅加达的极端组织开始串联示威,包围中国使馆时,同样的威胁也降临到了佐科当局的头上。(美联社)

事实上,PA212在纳土纳诸岛引发风波之后也开始变本加厉,甚至一度有些得意忘形。

该组织在得悉印尼防长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将军称“中国与印尼友好,印尼军方应冷静应对局势”后,其发言人及高层骨干之一达马伊(Damai Hari Lubis)当即在接受采访时指出,佐科应该撤了普拉博沃的职。

在多次引发十万人规模的大游行之后,佐科当局也注意到了FPI的威胁。(视觉中国)

但是,但随着佐科当局开始在全印尼范围内调动机动武装,该国各地的示威风潮也在逐渐减弱。到1月8日前后,PA212也发表声明,声称达马伊已经被赶出管理层,其发言不代表PA212这一党派的想法。

佐科的斗争还在继续

必须承认,PA212在1月8日的发言已展示了印尼极端势力的根基已被佐科当局有效破坏的现状。FPI和PA212虽然在2016年11月到2017年5月间组织了7次10万人规模的大游行,并最终迫使佐科当局以“亵渎宗教”为名把钟万学送入监狱,但该组织也在2017年后因其军事化管理被印尼军方和佐科当局牢牢锁定,印尼军方强令不得向FPI相关组织提供任何军事训练。

印尼当局曾在半年前经历过一场舆论战升级为骚乱的风波。在2020年1月的今天,印尼民间在中国新疆问题上的谣言正使其继续升温。(美联社)

到2017年5月后,印尼当局开始对FPI采取行动,这使得FPI首脑希哈卜(Rizieq Shihab)逃亡沙特阿拉伯至今,并从2018年8月开始策动“Ganti Presiden”(印度尼西亚语“换总统”)运动。

FPI和PA212曾经寄希望于普拉博沃为代表的军方势力,并借此形成对佐科的反击。但普拉博沃不仅没有选择PA212推选的宗教人士作为竞选伙伴,在2019年总统大选失败后,还第一时间与支持他的FPI和PA212形成了切割。随着他在7月中旬直接宣布与佐科“握手言和”、“站到同一条战线”,至此,寄希望于军方势力的FPI和PA212就很难继续煽风点火。

佐科(左)与印尼海洋与渔业部长艾迪·普拉博沃(Edhy Prabowo,右)于1月8日一同登上纳土纳岛展开视察,艾迪是普拉博沃将军的门生,他在被印尼军方开除后,经人引荐攀附了当时还是中校的普拉博沃,并在其羽翼下飞黄腾达。(路透社)

不过,FPI和PA212在2019年5月介入骚乱期间,还是喊出了一些令人心惊胆战的口号。流亡沙特的希哈卜直接喊出了要在2019年重演1998年“黑色五月暴动”,并借此像推翻苏哈托(Suharto)当局一样推翻佐科政府。

虽然该组织最终因为缺少武装力量,又只能依靠域外脸谱(Facebook)、推特(Twitter)、即时电报(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传播信息,这使得雅加达当局在调动军警和断网之后,就在短时间内收拾了乱局。

2016年以来的多起10万人规模的反政府示威让佐科当局逐渐警觉起来,而FPI威胁重演“黑色五月”的口号更让印尼华人胆战心惊。(视觉中国)

不过,2019年12月至今以来的形势就已经不太一样。当佐科所率领的“斗争民主党”(PDI)的议员也纷纷支持印尼在纳土纳问题上的“强硬态度”,甚至开始要求当局“审议一带一路项目”时,外界似乎就能发现这场舆论战较之半年前似乎更为灵活,雅加达当局更在农历新年将近之际,也不得不迎接来自其国家内外各种敌对势力的挑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