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特朗普幕僚背后的利益集团

撰写:
撰写:

美国讽刺漫画家约瑟夫·凯普勒(Joseph Keppler)的漫画作品《参议院的老板们》(The Bosses of The Senate)1889年第一次发表在PUCK杂志上,画中参议院大厅坐满美国参议员,然而真正的庞然大物,则是他们背后站着的一排寡头资本家,和资本家们高大肥胖、似巨大钱袋的身形相比,参议员们如同蝼蚁,只在等待“老板”的命令。这幅漫画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了美国通过《谢尔曼反托拉斯法》遏制垄断集团的继续扩张。

今天,这幅漫画仍然被收录在美国参议院官方网站的“艺术和历史”板块,作为对十九世纪美国工业高速增长,同时垄断企业壮大的历史介绍。或许垄断财阀对华盛顿任意操纵的时代已经不再,然而资本在美国政治中从不会缺席。即使多年来美国总统入主白宫之前总是成功唱响各式各样的改革口号,也难以改变其根本。

2016年2月,当时还是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之一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中获胜,伴着美国甲壳虫乐队《革命》的旋律,誓言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但是,不出意外的是,从特朗普开始选用第一批总统幕僚和白宫内阁人员时,人们就已经发现其中的特殊利益脉络,随着特朗普政府几年来的施政,这些千丝万缕的联系显得更加清晰起来。

特朗普政府的幕僚大致可以分为几类,一类是他本人的家人,一类是技术型顾问或战略师,还有一类则是不同利益团体的代理人。这三类幕僚之间各有重叠,而利益团体所代表的领域非常广泛。

特朗普的幕僚已经经过多轮变换,但是不变的是背后利益集团的存在。(AP)

垄断财阀

特朗普成功当选总统,在庆祝胜选的聚会中,一个外界或许陌生、而美国政界极其熟悉的面孔,就是当时执掌美国科氏工业集团(Koch Industries)的“科赫兄弟”之一,大卫·科赫(DavidKoch)。科氏集团是美国第二大私人公司,业务包括石油、能源、化工、木材等,掌门人科赫兄弟长年居于全球亿万富豪榜的前列。作为自由主义经济的绝对拥护者,近年来是共和党最大的捐赠人之一。

科赫兄弟的资金贯穿华盛顿,包括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前环保局(EPA)局长普鲁伊特(Scott Pruitt )、能源部长佩里(Rick Perry)等政客,都曾受到过他们的捐助。即使科赫因反对贸易战而后来开始组织反对特朗普的活动,甚至和特朗普展开口水战,白宫也不乏包括科赫兄弟在内的能源大亨的代理人们。虽然大卫·科赫本人已于今年8月离世,但白宫和垄断财阀之间的联系不会切断。

除了以上的幕僚之外,特朗普在上任之初就曾起用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Mobil)曾经的总裁蒂勒森(Rex Tillerson)为国务卿。在普鲁伊特因丑闻被迫离职之后,特朗普起用曾任煤炭业政治说客的惠勒(Andrew Wheeler)执掌环境监管机构EPA。在内政部,特朗普起用的第一位部长津克(Ryan Zinke)拓宽了石油、天然气和矿产的勘探和开采,而后接任的伯恩哈特(David Bernhardt)也曾为多个能源企业游说。

上任以来,特朗普放松联邦政府对空气和水污染的监管,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推出多项措施加快对具有争议的油气管道以及其他能源基础设施的审批,并且在出访中国时签下2,500亿美元的能源大单,这些无不是特朗普本人和政府幕僚共同推动下完成的。其中,有不少的措施完全符合美国石油协会(API)游说团体对政府的期望清单。

传媒大亨默多克即前妻邓文迪都是特朗普家人的好友。(VCG)

其实,不止能源产业,金融、地产、传媒大亨在历任白宫都有政治势力的存在,这届白宫也不例外。一直效力特朗普的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曾先后为美国高盛(Goldman Sachs)和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Soros Fund Management)工作,而实际上努钦的家族向来和华尔街关系深厚。曾任白宫经济顾问的科恩(Gary Cohn)也是高盛前总裁,可见虽然特朗普痛斥华尔街的特殊利益得到不少支持,但他的政府并不缺少和华尔街具有紧密联系的高官。

另外,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和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作为白宫的高级顾问,不仅是特朗普的至亲,还是特朗普政府和重要财团之间的纽带。库什纳和拉斯维加斯娱乐场大亨阿德尔森(Sheldon Adelson)关系密切,后者曾向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汇入2,500万美元,并在收购的内华达州最大报纸《拉斯维加斯评论报》为特朗普背书。特朗普上任之后,曾经当面要求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给阿德尔森的赌场进入日本市场发放牌照,还授予阿德尔森的妻子总统自由勋章以示嘉奖。同时,库什纳夫妇在竞选期间帮助特朗普修复和福克斯新闻(FOX News)创始人、传媒大亨默多克(Rupert Murdoch)的关系,令此后的福克斯新闻几乎成为特朗普政府的“喉舌”。

大型军工企业

在特朗普的内阁,特别是国防体系的官员之中,除了多有退役的高级将领或情报人员之外,还有很多军工企业的前高管。例如,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Jim Mattis)曾在美国通用动力公司任职,辞去国防部长职位7个月之后,再次回到了该公司的董事会。此后的代理国防部长沙纳罕(Patrick Shanahan)曾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美国波音公司任职30年。如今,正式成为特朗普政府第二任国防部长的埃斯珀(Mark Esper)曾是另一家军火企业雷神(Raytheon)的首席说客。

从马蒂斯到沙纳罕,再到埃斯珀,特朗普的五角大楼和军工企业的联系始终保持紧密,美国国防项目的几个最大承包商和五角大楼之间,也存在一道“旋转门”。在埃斯珀上任的第一周,华盛顿公民责任与道德组织(CREW)就公布称,雷神公司在一周内赢得了价值数亿美元的多个政府合同。虽然国防部长的背景并不意味着国防承包项目将被直接操纵,但是其中的潜在影响不可估量。

特朗普政府历任防长都和军工企业有相当的联系。(AP)

或许特朗普政府并不是得到军工企业游说金额最多的一届白宫,但是特朗普对军火商的维护并不亚于任何一届。最好的例子是特朗普向全世界推销军火的热情,他在上任第一年就分别和沙特阿拉伯、中国、越南、日本、韩国、印度等国家成功签下了多个军火大单。2017财年,美国军火公司向国外出售的军事装备总价值达419.3亿美元,比2016财年增幅达20%。特朗普挑动中东、台海等地区局势紧张的做法,甚至修建边境墙、加强移民管制的措施,从效果上对美国军工企业有利。再者,上任以来连续提高美国军费开支,并要求建立“太空军”的特朗普,给了国防承包商们更为诱人的商业机会。

其他特殊利益集团

除去大型财团企业和军火商,特朗普政府还和一些在单一问题上具有影响力的组织保持密切关系。这些关系也可体现在他身边重要的幕僚身上。

例如美国副总统彭斯就是福音派基督教在白宫的代言人。基督教集团在美国不可小觑,特别在保守派力量之中影响力巨大。彭斯和福音派基督教组织关系密切,积极为反堕胎、反同性恋婚姻、加强基督教教育等议题奔走。随着特朗普将保守派法官接连送入最高法院,2016年以来美国有近30个州都在立法中引入了某种形式的堕胎禁令,军队通过法律禁止大多数变性人服役,国会废除约束宗教组织参与政治的《约翰逊修正案》(Johnson Amendment)。白宫内阁高官组成前所未有的圣经研读小组,也可谓彭斯推动下的创举。另外,特朗普给予以色列更大程度的支持,以及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背后,同样有福音派的推动力量。

特朗普的亲以色列政策十分彻底,这和阿德尔森(左)的资助不无关系。图为特朗普和阿德尔森夫妇共同参加2019年的以色列美国理事会峰会。(AP)

特朗普的白宫职员之中,也不乏在其他领域曾经担任游说工作的说客。其中为农业组织和枪支协会做过说客的职员特别受到关注。美国的农业州是特朗普2016年大选票仓的来源地之一,他对农业和农民一直表现出相当的热情。白宫农业部有多个官员曾经来自美国的大型农业游说机构,例如全国玉米种植协会、国家食品商协会以及美国植保协会等。而在内政部,更有一位全国步枪协会(NRA)前说客卡西迪(Ben Cassidy)担任高级副主任,引起国内舆论的争议。特朗普任内的大规模枪击事件频发,然而社会呼吁的枪支管制一直遭遇停滞,被指和特朗普政府与持枪派以及NRA的利益牵扯有关。

实际上,虽然算不上垄断财阀,但是特朗普本人的地产公司也不断在他的任期内受益。CREW机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中,特朗普至少视察了345处他在任期间继续从中获利的房产,提及他的公司143次,他的房产通过举办筹款活动、游说会议和外国代表团的接待活动而收入不菲,特朗普集团的生意因此蒸蒸日上。

特朗普当年的竞选口号之一就是要在华盛顿“抽干沼泽”(Drain the Swamp),对抗特殊利益集团和政府的腐败。当然,他的公司或许算不上是政府腐败的来源,但是如何在商界和政界间穿梭,运筹帷幄,特朗普早就深谙其道。总统本人如此,他的幕僚团队出现一批代表各界权益的代理人,也是意料之中。

这位与众不同的总统在用人上的确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格,也不乏对白宫的掌控能力和改革魄力,但是,消除白宫的腐败、减少利益集团和政客的沾染则很难成为他的政绩。进一步说,在他的政府之中,一切行业游说的成本反而更低,这已经让不少利益集团从中获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