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潜流从捷克涌入中东欧 反华隐患考验北京手段

撰写:
撰写:

截至当地时间1月18日前后,因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长贺瑞普(Zdenek Hrib)13日时与台北签署姐妹城市协议而引发的“反华”风潮似乎已告一段落。

尽管捷克总统泽曼(Milos Zeman)1月14日时一度因此发出信号,拒绝前往北京参加2020年度的北京与“17+1峰会”。但72小时后他就改口,仍称4月将访问北京。至此,这场因捷克首都而非捷克当局而起,直面挑战了北京当局“一个中国”原则这一政治高压线的风潮总算告一段落。

但对近期一直观察中东欧捷克、波兰、斯洛伐克与匈牙利四国,即“维谢格拉德集团”(Visegrad Group,也称“V4”)的观察家们来说,问题可能才刚刚开始。

正在酝酿的新型隐患

从2019年12月开始,贺瑞普开始积极联络V4其他国家的首都市长,到12月中旬,贺瑞普成功邀请到了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市长格尔格里(Karacsony Gergely)、波兰首都华沙市长恰斯科夫斯基(Rafal Trzaskowski)和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市长瓦洛(Matus Vallo)。

四人在布达佩斯会晤后,签订了一份用于对抗各国当局的“自由城市公约”。这种中东欧国家内生,并有可能随时转向“反华”的政治隐患对北京就成了一种全新的考验

对北京来说,中东欧国家在2019年于华为公司和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网络上的波折是一目了然的。为此中国外长王毅在2019年7月中旬曾专程巡访波兰、斯洛伐克与匈牙利三国,还在波兰留下了“希望波兰珍惜中方信任”的发言。

波兰、斯洛伐克与匈牙利三国在北京的布局中稳定且可信任。在华为等问题上,他们的立场和态度是基本坚决和坚定的。譬如匈牙利和斯洛伐克曾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empeo)的巡访游说活动中当面批评美国“老把时间花在干涉他国内政上”。

此外,中东欧国家也在借“一带一路”打开市场的过程中得到了相应的好处。譬如在2019年,波兰对华出口较之上年已增长26.0%,这一政绩也帮助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Mateusz Morawiecki)及其身后的“法律与公正”党在波兰2019年的大选中继续维持了执政优位。

华为和5G两个问题已经成了检验中东欧国家对中国态度的试金石,波兰、斯洛伐克和匈牙利三国最终还是顶住了压力。(视觉中国)

但是,相对于北京和中东欧当局的直接接触,相关国家在野党在地方自治体为执政而采取的布局动作就成了中方关注的盲区。

中东欧内政考验北京手段

目前,布拉格等城市的异动与当地政府和该国中央政府在政治、经济上的直接对立有关。

譬如华沙当局因为由第二大党“公民联盟”控制,因此波兰政府在经手欧盟预算后,就只拨给当地8%的款项。同理,中国承诺5年内要投资捷克的100亿欧元(约合111亿美元)款项也因为捷克政府调配的关系,流入布拉格市政府的并不多。因此,V4市长的联合的初衷就是希望绕过当局,直接分得欧盟预算款项。

贺瑞普(右)与台北方面交好固然有其个人原因:他年轻时曾在台北求学,但台北方面为急需用钱的布拉格提供的经济援助显然比人情更管用。(美联社)

虽然格尔格里已指出,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an)“并未与之开战”,因此布达佩斯也不会在政策问题上与当局“敌对”。但布达佩斯、布拉格和华沙等地很有可能会依靠“反政府”的方式从欧盟及其他第三方处取得帮助。布拉格从台北处取得“帮助”的经验无疑能给这些反对党控制的地方当局以启发

此外,布拉格等地市政府政治光谱也趋同。贺瑞普身后的捷克第三大党“捷克海盗党”与恰斯科夫斯基身后的“公民联盟”均为自由主义党派。尽管格尔格里和瓦洛都处于相关国家政治的边缘,但他们仍能利用欧洲议会的“绿党-欧洲自由联盟”这一国际性团体在欧盟内部得到策应。

以德国为中心的欧洲各国“绿党”均以人权、宗教等原因对北京持敌意,近期的新疆问题再一次成为导火索。(路透社)

由于各个首都市长已经彼此要在“自由、人权、民主、平等、法治、社会正义、宽容和文化多样性”等问题上形成合力,而欧洲“绿党”人士一直在新疆、西藏等问题上对华极端不友好。加之在匈牙利,甚至还出现了一个包含十几个反对派市长组成的“反对派联盟”。这就意味着贺瑞普在台湾问题上的突然行动可能将仅仅只是开始。而如何在中东欧政治环境的暗流涌动中跋涉穿行,也成了北京需要直面的一大长期考验。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