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美新年爆发口水战 文在寅到底有多难

撰写:
撰写:

2020年的韩国春节(1月25日),文在寅并不好过。

日前,文在寅拟开放南韩公民赴朝鲜旅游,引发美韩政府的口水战。美国驻韩大使哈里斯(Harry Binkley Harris)立即回应,这项计划须经过和美国谘商。随后,青瓦台公开抨击哈里斯,他的发言“非常不恰当”。对此情况,不少韩媒指出韩美关系“陷入寒冷战线”。

自韩国总统文在寅从2018年初平昌冬奥会开幕式上与金正恩胞妹金与正破冰握手,到两次同金正恩板门店会晤,再到9月的平壤之行,这是文在寅的“高光时刻”,但2019年以来,不可谓不是高开低走。

无可否认,文在寅政府对缓和朝鲜半岛的局势起到了关键作用。在美朝双方骑虎难下而又迫切需要破局的时候,文在寅恰好给双方提供了梯子,这个“中间人”开创性地试图通过外交和政治的方式解决朝核问题,是需要胆识和信念的。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基本上“朝核外交”锁定了韩国的外交,从半岛的权力结构来说,韩国并不具有自主性。不仅朝鲜一直没有将韩国视为独立一方,在美朝首脑会晤之后,朝鲜多次强调由美朝双方进行无核化谈判,而且文在寅自己恐怕也是如此,一直表现出对“撮合”美朝领导人会晤乐此不疲。

问题来了,越南河内峰会无果而终,美朝关系没有实质性的发展,联合国(UN)对朝制裁犹在,这让文在寅的“新北方政策”只能落在纸面上。严苛一点说,原本新北方政策、新南方政策和美韩同盟主轴之间就存在难以兼容的矛盾,原本2018年难得撬动了到半岛结构的变化,但文在寅没有把握住韩国处于“朝核外交”舞台中央的机会。

与此同时,文在寅对美国的软弱终归是砸了自己的脚。2018年联大会议期间文在寅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订了新版《美韩自由贸易协定》,原本试图以此换取美国信任,但事与愿违。不仅连朝韩之间勘查铁路线路都需要得到美国的首肯,美国更修改了美韩防务经费的磋商机制,要求韩方2020年支付驻韩美军费用是目前的5倍之高,这引发了韩国民众示威游行。

这样的示威游行是否会被发酵还不可知,毕竟对于文在寅政府来说,在野党一直虎视眈眈。10月2日,首尔光化门、钟路一带约数十万人游行集会,要求文在寅下台。彼时,文在寅一手提拔的心腹大将曹国身陷丑闻,然而,文在寅力排非议,任命他为法务部长,随后,韩国检方罕见地“绕过”文在寅突击搜查曹国的私人住宅,行为明显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韩国经济》认为,“曹国事件”超越了韩国政治圈的对决,引发了极端社会分裂现象。

上有政敌,下有民怨。原本以朝核外交撬动半岛格局,以此来拓展韩国外交、经济的空间,文在寅这个构想是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的,但走到如今,面临美朝问题的国际政治现实,以及韩国国内根深蒂固的保守反对派势力,文在寅着实有些力困筋乏。

更何况,在过去两年以中美为代表的全球贸易战中,高度依赖外贸的韩国还是被冲击最大的国家之一。韩国2019年6月出口按年下滑13.5%,连续第七个月下滑,创下2016年初以来最大降幅。2019年7月,韩国政府预计当年出口将萎缩5%,将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预期下调至2.4%至2.5%。

至于韩国因“强征劳工风波”而与日本之间产生的政治危机,也令日本半导体行业对韩国采取“精准攻击”,电子产业虽然是韩国的强势产业,面对掌握产业上游的日本,却没有还手之力。

这些事件的传导效应皆已经进入韩国社会。

雪上加霜的是,韩国国家命脉很大程度上受三星、乐天等几大家族所把持,资本追逐和家族利益凌驾于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之上,大财阀家人常有肆意妄为的情况,民间纵使对此多有不满,却无法改变现况。而今日分身无力的文在寅更没有硬实力去挑战这股势力,且还愈发成为各财阀攻击的对象。

文在寅如今就像戴着镣铐跳舞,没有时间好好布局,没有力量去挑战“不可能”。

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点来讲,文在寅是个很有风骨的人,但是他的结局或许已经注定。冥冥之中,或是败于性格,或是错过了战略节点,或是时不我与,又或者只是挑战过于艰巨,实非短短5年一届总统任期所能解决。

可是事到如今又能说什么呢?文在寅是个好人,但太难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