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幕僚揭底】对华贸易鹰派的政治生命力

撰写:
撰写:

2020年1月中旬,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收割贸易战阶段性成果,以稳固自己的票仓。1月下旬参议院对特朗普弹劾案的审判,又凸显了他在国内面临的政治羁绊。两拨风波过后,特朗普将把工作重心放在连任竞选。在2月初大选开锣之际,多维新闻推出三篇“特朗普幕僚揭底”系列文章,从特朗普执政班底和政治盟友的角度,分析过去3年白宫人事变动,帮助读者摸清特朗普在大选年内政外交决策思路。此为第三篇。

中美在2020年1月签署的第一阶段协议,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看重的成果,但这绝非他身边的鹰派幕僚此前所期待的结果。尤其对于鹰派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来说,这种协议起初是根本不可能达成的。不过,到目前为止,尚未有一位参加过谈判的鹰派幕僚出来表态,和特朗普唱反调。在特朗普个人政治利益面前,这些鹰派并没有外界所强调的那样不可妥协。

在白宫过去三年当中的三次权力清洗过程中,特朗普贸易团队变动不大。虽然经贸问题也是国家安全问题,但和国安鹰派不同,贸易鹰派的立场是为了配合特朗普,彰显美国的“强大”,并以此通过“极限施压”和“出尔反尔”等手段套利,从而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他们最后能够站稳脚跟并有所作为,主要是因为和特朗普志趣相投,比如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纳瓦罗(Peter Navarro)。

特朗普敬佩里根,自然也佩服效力过里根且和自己同岁的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更何况莱特希泽又是里根时期对日贸易战的功臣。纳瓦罗是对华强硬派,曾撰写出版《即将到来的中国战争》(The Coming China Wars)和《致命中国》(Death by China)等书籍,对中国的批评态度获得特朗普青睐。特朗普重用他和重用博尔顿(John Bolton)是一个思维,即强硬派能够谈判出完美得让反对党无可辩驳的贸易协议。

和国安团队幕僚不一样的是,经贸团队不存在大的人事洗牌,而只是内部权力话语分配不同时期有所差异而已。

比如,商务部长罗斯(Wulbur Ross)、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都曾先后主导对华贸易事务,但特朗普最后还是比较依赖莱特希泽。据说特朗普现在已经习惯了莱特希泽和纳瓦罗同时出现。对这个两人组合,就连80岁的商务部长罗斯也难以制衡。罗斯官阶比他俩高,但影响力不如他俩。当然,无论莱特希泽和纳瓦罗有什么样的个人理想或政治诉求,他们都需要把握好和特朗普个人利益之间的平衡。

但和鹰派幕僚相比,特朗普家人地位在权力洗牌过程中并未被撼动,这是特朗普内阁贯穿始终的一条主线。即便是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不得不搞好同库什纳(Jared Kushner)夫妇的关系。蓬佩奥甚至多次和伊万卡(Ivanka Trump)同台出席特朗普的政治集会。日本大阪二十国集团(G20)峰会、习特会和板门店特金会期间,白宫高级顾问伊万卡高调表现,基本上扮演了一名外交官的角色,风头甚至盖过蓬佩奥。这说明连任竞选的特朗普也没有放弃利用家人稀释鹰派立场之手法。

2018年3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左)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右)出席特朗普钢铝关税声明签署仪式。(VCG)

虽然纳瓦罗等鹰派幕僚就对华贸易战有一套自己的说辞和数据支持,但库什纳夫妇作为生意人,就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也会向特朗普提供另一种视角。而且,库什纳夫妇是以特朗普个人及家族利益优先,它的对立面,是鹰派幕僚自私自利不顾特朗普及其家族威望的极端路线。所以,随着博尔顿等鹰派的离开,库什纳夫妇等温和派或务实派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并在促成中美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当中扮演了关键角色。

当然,特朗普不可能长期被鹰派或国内极端右翼裹挟。在和中国的贸易战进行到一定阶段,他还是启用了库什纳。莱特希泽等人也应该明白,如今的中国绝非昔日他击败的日本。美国已经无法推行霸权主张,单方面对中国发号施令,不会起到预期的效果。

特朗普幕僚揭底:用人风格定型

特朗普为了体面地应对“通俄门”调查、性丑闻指控、选举违规、贸易战以及弹劾调查等一系列内外挑战,佯装强大,任由阁僚权斗,甚至利用这种权斗转移外界视线或转嫁内外矛盾。他自己也承认,幕僚之间意见不同、相互争斗,最后还是他说了算。

阁僚职位频繁变动,有损联邦政府机构的有效运作,只能靠美国民主体制勉强支撑。经历三年各种调查和丑闻指控的折磨,包括持续两年的贸易战,特朗普学会如何与民主党人周旋,如何管理或利用好身边的人。他将多个部门交由代理负责,也是为了强化自己的权威。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与其说幕僚团队是特朗普总统权力的一种延伸,不如说是特朗普掌控国安及外交大权的工具。

对于这种工具的使用,特朗普已经有一套模式。他允许内部权斗,允许有人唱黑脸,以便在事发后为自己背黑锅,自己则是永远的赢家或聪明人。比如在之前的朝鲜核危机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中,特朗普就要求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出面,发表强硬讲话,但同时又不允许彭斯主导这方面的外交事务。

一些投机幕僚也不得不谨小慎微,看特朗普脸色行事,这反过来又会让特朗普更加自我,更加相信自己的直觉。当这种利用关系弱化,彼此信任赤字加大时,特朗普就会开除幕僚,而且丝毫不考虑对方的利益和脸面。这也是许多共和党人不愿为他效力的原因之一。所以,特朗普只能在内部找人提拔,比如新的国安顾问奥布莱恩(Robert O'brien) 就来自蓬佩奥的国务院。

当然,无论特朗普如何用人,如何频繁权力洗牌,至今没有发起新的军事战争,实属不易。这与特朗普对个人利益的评估及力求内部权力平衡是分不开的。为了给选民留下“我在认真办事”的主观印象,今后特朗普还会乐此不彼地洗牌幕僚。尤其在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中,多个部门人事都有可能受到牵连。但无论如何,要想担任特朗普的幕僚,就要适应和接受他的执政风格和道德标准,并屈从于他的个人好恶,同时又要做好重蹈过往幕僚覆辙的心理准备。这真的很难。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