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百年的远望 越南2045计划背后的错愕与现实

撰写:
撰写:

2020年1月的河内四处洋溢着节日气息,这是理所当然的,一方面是因为农历新年将近,且不说河内,越南全境各大机关都已经进入了发奖金、分礼品的过年状态;胡志明市一家外资直营银行开出了35亿盾(约合15.09万美元)的超级红包,让外界感觉越南经济似乎的确好起来了。更不用说今年全越南九成企业都会发放年终奖。不过,更多企业只不过把月平均工资塞在了红包里,这一水平大约在671万越南盾(约合289美元)。比起大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442万盾(约合190美元)并没有高出多少。

至于另一方面,这则是2019年时越南留下的经济成果,似乎可以让河内暂时“扬眉吐气”了。越南国家统计局已经发布了一系列令河内各界人士欣喜的消息。首先,在2019年内,越南的国内生产总值(GDP)预计将达到7.02%,超出了原先设定在6.6%至6.8%之间的既定目标,是继2018年之后越南GDP增速再次破7%。其次,越南在2019年内地货物进出口总额统计约为5,169.6亿美元,这一破5,000亿美元的记录很快在越南各界引发了轰动。

对以国家主席阮富仲(左)、总理阮春福、国会主席阮氏金银(右)为首的河内政要来说,他们固然喊出了“如能坚持二十年,则越南到2045年就能成为高收入国家”的口号,但越南的现状能持久吗?(新华社)

面对着这种风潮,河内各界欢欣鼓舞,在越南总理阮春福于2019年12月30日主持的越南“2019年政府与各地方视频会议”上,越南各界又听到了“2045年(即越南建国100年)越南将成为高收入国家”的远景目标。这种近乎于中共“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无疑能看出越方在政策、治理等领域上对北京的效仿,但越南自身的独特因素也难免会让其远景目标遭遇特别的压力。因为人均收入终究还差得远。

越南“战略机遇期”的成长

越南经济在2019年内的迅速成长与“中美贸易战”这种不常有的“战略机遇”有很大关系。2018年的贸易战爆发后,随着美国对中国产商品加征高额关税,迫使部分制造业流出中国,而承接了部分低端加工工厂的越南则成为这轮产业转移风潮中的一处热点。

对绝大多数生活在城市里的越南人来说,随着经济的发展与进步,他们的生活固然因“革新开放”有所好转,但普通越南职工的平均收入仍然不高。幸而越南民众高涨的爱国情绪掩盖了这种不利现状。(视觉中国)

越南的增长有他自己苦练内功之后换来的成果。消费和投资已经是越南经济增长的主要动能:越南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最终消费对GDP的贡献为74%,投资对GDP的贡献为26.5%,而净出口对GDP的贡献仅为3.4%。这说明越南经济具有一定的内生动力,但是外资对经济拉动的作用仍然较强。热钱的涌入对越南来讲既是机会也是风险。

根据越南计划与投资部外国投资局统计数据,加工制造业是当前越南吸引外资最多的领域,其协议资金约为245.6亿美元,占全部投资协议总额的64.6%。这一局面促成了越南当年11.29%的加工制造业增长率,以及总额超过5,000亿美元的外贸进出口额度。

加之统计数据还显示,越南工业和建筑业产在2019年内对GDP增长的贡献已超过50%,至此,河内也在2021年的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代表大会前提出了不少有价值和野心的倡议,比如建成“现代化的工业国”。而今,越共十三大恐怕还会把“10年后2,500万”中产阶级之类的口号拿出来,这较之越南当下1,500万中产阶级的现状无疑颇有些难度。

对河内来说,“现代化的工业国”的目标几乎是个漂浮在地平线上的幻景。越共十一大曾提出,到2020年要将越南基本建设成为迈向现代化的工业国,而在其十二大通过的文件中,就将这一目标调整为到2020年要为越南尽早基本建成现代化工业国奠定基础。而今,奠定基础这个目标也许有了一点眉目。

在胡志明市,很多越南人已经习惯于迷醉甚至有些过激的现代生活。譬如图中自拍的女子就在酒吧中吸食“笑气”(一氧化二氮),这种近乎于吸毒的行为无疑与越南的淳风美俗相悖。(视觉中国)

然而越南的经济结构仍然有很大的优化空间,基础设施仍然相对落后,工业基础和产业链的不成熟掣肘现代化进程,快速发展的服务业隐藏泡沫危机。对长期关注越南的分析人士来说,越南在这个机遇期要完成转型,有不少阻碍。

2020年越南的真实麻烦

其实,在2019年,越南发生的很多事情,正让这个国家处于“薛定谔态”。一方面,越南超越印度,成为亚洲地区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经济体。可另一方面,越南在2018年到2019年间也出现了明显的泡沫破裂,在热钱曾经涌入的房地产、电商等领域,违约、撤资等现象也时有发生。

胡志明市的“地标塔81”(即画面中央的高楼)是越南最高的建筑物,也是东南亚第二高楼。它同时也是越南首富温纳集团(Vingroup)实力最雄厚时的象征。但温纳集团在连续卷入多起弊案后已经大受影响。这使得该公司不得不裁撤其位于“地标塔81”内的零售、电商部门。(视觉中国)

就当前的局面来看,涌入越南的热钱可能是有毒性的催长剂。当越南制造业得到加强时,该国的房地产、批发零售与汽车摩托车维修行业就遭遇白眼,其吸引外资分别下降60.8%和36.6%,而这一局面也让在2018年时一度风光的越南房地产和电商行业开始面临寒冬。

以房地产行业为例,越南的市场环境目前仍有正向特征。越南国内对各类房地产产品的需求仍然很高;资本流入推动房产市场蓬勃发展;越南房贷政策加紧,有利于优化市场,降低坏账率。由于房源和建设用地缺乏,河内及胡志明市的房价已经开始上涨,在越南国内开始力推“城市复合型社区地产、智慧地产、绿色地产”等概念时,随着河内、胡志明市城市轻轨、地铁项目的成型,地产业在2020年的前景也许会大不一样。

越南岘港巴拿山旅游项目开放后,一度吸引了大批人潮,但岘港的旅游硬件环境并不足以容纳更多游客,这也使得当地的酒店式公寓投资基本上出现爆雷。(视觉中国)

但在外界看来,越南虽然鼓励民间资本、外资、房地产证劵等其他资金涌入房产市场,进而力推“度假房产市场”,但这一部分恰恰已经出现了越南近年来最大的投资黑洞。其中,影响最为突出的莫过于吸引社会资金投资的“酒店式公寓”(Condotel),越南地产商虽许诺每年返还8%至12%的收益,但到了2019年11月,随着岘港的椰树湾(Cocobay)项目违约案,不能支付年化12%的收益,一场“爆雷”的风波就已经打响。

相比房地产行业,越南电商产业的泡沫更为突出。越南虽有3,000万人投身这一交易额超过80亿美元的产业,但是,该国排名前十几位的电商巨头全都在亏损。排名前四的虾皮(Shopee)、Lazada、Tiki和Sendo各有千万美元到百万美元不等的亏损,这使得越南市场的电商风潮开始退潮。韩国乐天公司及越南温纳公司在2019年12月中旬先后关闭其电商业务的决定,更让外界发现,看似“高速增长”的越南电商产业也在不断涌现牺牲者。

对中文世界的观察者们来说,越南的街市有一种20世纪和21世纪混合起来的错乱感。(法新社)

可见,越南热钱的流入,能够帮助其制造业发展乃至产业的升级,但是另一方面也可能产生其经济体量难以消化的泡沫。同时,在社会转型期的现状下,越南还将面临更多的社会问题。越南正在加速其城乡一体化进程。到2019年3月13日,该国终于初步建立了一个包含人口、保险、金融、商事登记、国家土地、电子户籍信息在内的电子政务平台。但这种有助于人口流动的政策已导致了越南局部人口流失,其中警察、教师等基层公务员的空缺尤为严重。

在基层公务人员的流失与大城市人口的暴涨造成了地方秩序的失衡后,越南的地下社会以及相关文化也随之粉墨登场。一时间,越南社会转型期的种种挑战:如偷渡、贪腐、黑帮等无不让华文世界的观察家有“梦回中国90年代”的感觉。而房地产、电商等新时期出现的产业叠加其上时,就让外界有了不少迷幻的感觉。

说到底,河内方面其实也深知要以当前的机会加速经济结构的优化,从2019年1月2日后签发政府命令,要求加速技术转让,尽快实施其“工业4.0”进程,进而实现自己“2020年要为越南尽早基本建成现代化工业国奠定基础”的目标。在政治上进行精简机构、提高效率、加强中央权威的体系改革,也有了一定成效。从这里看去,越南巨大的发展潜力似乎让2045 的目标大有希望,不过这还有赖于政府有力的调控和大刀阔斧的改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