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音壁:金正恩之外的朝鲜第一人

撰写:
撰写:

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从2011年以来逐步完成了权力的完全巩固,是名副其实的朝鲜第一人。但金正恩之外,谁是朝鲜的重要人物?从正规的权力顺位来讲非劳动党副委员长崔龙海莫属,但从实际影响力来说,金正恩胞妹金与正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从在朝鲜政坛露面以来,大到言谈举止,小到细微表情,金与正的一举一动都成为舆论焦点。而梳理近几年报道可以发现,外界普遍关注其个人生活、政坛经历等几个方面。

2011年12月28日,传闻中朝鲜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口中的“乖乖与正”、其女儿金与正(左)出现在父亲的葬礼现场,但当时媒体并未在报道中提及她的身份。(朝鲜中央电视台截图)

“朝鲜第一妹”初出茅庐

朝鲜政治舞台上起初并没有“金与正”这号人物,尽管她曾陪同父亲、朝鲜已故前最高领导人金正日或兄长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出席公开活动,但朝鲜媒体从未提及过她的名字,似乎有意将其隐藏在幕后。

2014年3月9日,金与正出现在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员选举现场,朝鲜中央电视台播放其投票的特写镜头。此后,外国媒体一直将她的汉字名写作“金汝贞”或“金汝静”,时隔一个月,朝中社正式声明金正恩胞妹的汉字名为“金与正”,凸显其“白头山血统”。

美国《华盛顿邮报》曾在2018年2月的报道中感叹,“我们对金正恩知之甚少,对金与正所知更少”。但这并不能阻止外界对这位朝鲜“公主”的全方位猜测。

首先是金与正的年龄。韩美间一度无法统一对金与正出生日期的记录,美方认为金与正于1989年出生,韩国统一部则在2018年将金与正的出生年份正式标记为“1988年”。

金与正2015年1月访问金正恩保育院时曾被拍到左手戴戒指,媒体据此推测金与正或许已经结婚怀孕,外界掀起猜测其丈夫身份的浪潮。韩联社报道金与正已于2014年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长崔龙海的次子结婚。韩国《朝鲜日报》则称金与正的丈夫有可能是其大学同学。另有推测显示金与正的丈夫是劳动党39号室干部或是大学教授。至于金与正是否有子女媒体则显得不那么确定,普遍推测她在2015年、2018年两个时间段怀孕生子。

2015年1月金与正陪同金正恩访问保育院,被媒体捕捉到左手第四根手指上戴着戒指的画面,引发外界对其是否结婚的猜测。(朝中社)

媒体十分关注金与正的行事作风,尤其是她在朝鲜外交事务中的表现。日本《产经新闻》2018年2月13日报道称金与正冷静沉着、很少流露感情变化,在外交辞令上训练有素,完全没有生涩或局促之感,这显现出成熟政治人物必备的素质。韩国统一部长官赵明均(音译)在同金与正近距离接触后,评价这位谈判对手给人的感觉很舒服,虽然自称不善言辞,但她表达自身意见时十分有条理。

不过,日本《朝日新闻》2018年2月11日报道评价这位朝鲜“公主”有好几副面孔并且变脸极快。中央社也在2018年5月11日报道中指出金与正在对待韩中两国元首时分明是两种风格,在面对韩国总统文在寅时她总是撅着下巴、从不低头,即使位于台阶低处的文在寅主动向上伸出手,金与正也不曾弯膝。但在陪同金正恩两次访华过程中,金与正曾多次以近90度的姿势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鞠躬。

还有媒体连金与正的微表情、字体等微小细节也不放过。《亚洲经济》报道韩国肢体语言学家金亨熙(音译)的看法称金与正扬起下巴、眼神看向下方显示其希望展现自己为“头号人物”。日本心理学者佐藤绫子2018年2月16日向日本zakzak网站表示金与正的微笑是伪装的,因她在笑的时候用右手抚摸左手大拇指,并多次把未下垂的头发往上理,这是心里不安的表现。

字体研究专家具本镇(音译)分析金与正的字体时指出,“字体向右上角上扬说明其性格乐观、积极,首字偏大、字的上半部分较大体现出本人不甘平凡、希望出人头地的野心”。

相关阅读:

金正恩偕夫人亲密照公开 李雪主举动被指绝无仅有[图]

朝鲜外交军需负责人大换血 金与正意外未获升职

金正恩执政9年从未热烈庆生 韩媒揭其两大顾虑

金正恩省略新年讲话目的已达成 北京警告:别让我尴尬

逐渐接近权力核心圈的政坛沉浮

曾有媒体报道朝鲜党干部间流行“万事与通”的说法,即“所有事都要经过金与正同志才能解决”。韩国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分析称,金与正拥有“无限大的权力与地位”,在朝鲜政坛中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曾有韩国政府官员透露,金与正主导塑造金正恩伟人形象的工作。《中央日报》2017年10月15日报道称,朝鲜七届二中全会上出现大幅度人事调动的总设计师就是金与正。韩国《先驱报》2018年3月6日报道,金与正或许在设计朝韩关系改善中担任金正恩幕僚长一职。新加坡《联合早报》2018年6月13日报道认为,在朝美第一次首脑会晤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曾主动向金与正搭话,这显示出连美国政府也认为金与正的实际角色分量远超她的职务之责。

2014年11月27日,朝鲜媒体首次称金与正为“党中央副部长",路透社随后推测金与正或为宣传鼓动部副部长。在时隔36年召开的劳动党全国代表大会中,金与正首次当选中央委员。随后,金与正又在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现身,韩联社推测她已成为代议员。

2016年6月29日,金正恩出席朝鲜第13届最高人民会议第四次会议。从座位安排来看,金与正在朝鲜的权力大大提升。(VCG)

英国《每日邮报》2017年12月26日报道,金与正出席朝鲜劳动党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时与金正恩同坐一排。韩联社12月28日还注意到,金与正观看演出时再次与金正恩在同一排特设席就坐。这进一步表明金与正已成为金正恩核心团队的关键成员。美国CNN电视台还推断金与正在朝鲜领导层中排名应该在前二十位。

《中央日报》2018年1月22日报道,韩国执政党高层相关人士21日对外表示,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的妹妹金与正在2017年年末已从劳动党宣传煽动部副部长转为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

《朝鲜日报》2018年1月25日报道,金与正曾于2017年12月21日举行的劳动党第五届支部委员长大会开幕式上现身主席团。据一名政府官员称,“从金与正坐的位置来看,她有可能出任党行政部部长。”

韩联社6月21日报道指出金与正站在迎接习近平到访的朝方干部队伍第7人位置上。同年7月8日举行的“金日成同志逝世25周年中央追悼会”上金与正坐在由中央委员会干部组成的主席团中间。《中央日报》据此推测,金与正在朝鲜领导人中排名或上升至第九位。

当然,金与正的晋升之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曾多次有媒体报道称金与正被革职、权力有所下降等消息。

《朝鲜日报》2015年10月10日报道,由于安保措施不力造成的一系列警卫事故,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已将负责其个人安全的妹妹金与正革职。韩联社2016年5月10日分析9日朝鲜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公报,发现金与正并未获得实质性提拔,未进入劳动党政治局,也未当上部长。

2019年河内朝美首脑会谈无果而终后,便有传闻称金正恩下令就会谈破裂向朝鲜官员问责,金与正也在其列。

韩联社TV2019年4月26日报道,一向陪同金正恩出访的金与正罕见缺席。有分析认为,金与正此后便不会再负责金正恩的海外行程,而是居二线在国内总揽事务,负责核心职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韩国政府官员曾表示,自河内会议以来,韩方便再无金与正的消息,只知金正恩斥责其低调行事,因此金与正很久未曾露面。

总的来说,相比于金正恩其他心腹如过山车一般的“职场沉浮”,金与正的政坛之路走得更加稳健。

特别是金与正的政坛经历透露出两个信息,一是媒体集中报道她职位升降的消息都在金与正参与到一些国际事件后的时间段内,作为朝鲜新一代精英高层的象征,外界希望透过她的近况分析朝鲜政局变化或朝鲜下一步政策。二是从整体来看金与正的职位是不断上升的,“白头山血统”决定了她将逐渐走向朝鲜权力核心圈,并且她的升任伴随着的是金正恩在朝鲜的权力逐步稳固。尽管金与正在外交事务上的表现十分亮眼,但若没有金正恩的个人意志推动,一个年轻女性的仕途如何走得一帆风顺。

但即便是金正恩的亲妹妹,金与正也难逃权力的魔咒。她必须明白,她可以平步青云同时也可能跌落云端。权力不等于能力,她必须经受磨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