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疫情】回音壁:控制肺炎疫情才能让北京重建信用

撰写:
撰写:

中国权威医学专家钟南山院士在1月20日明确谈及了武汉肺炎“人传人”的临床特征,一时间,从2019年12月30日开始的武汉冠状病毒风波又引发了些恐慌。但总的来说,西方学术界尤其医学人士对北京仍然表现出了高度的信任和认可,这种态度比起西方媒体人士呈现惯性的将信将疑就显出了明确的反差。

不可否认,西方学术界对于中国在武汉肺炎上的态度并不是马上转向赞许的。在最新一期出版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一篇题为《中国的新型类非典(SARS-like)病毒引发警报》就在强调武汉肺炎疫情“退潮”之后,介绍了中国政府和科学家赢得认可的过程。

在这篇报道中,外界可以发现中国科学家和政府机构可能仍有些迟缓,以至于《华尔街日报》竟能先于中国政府几小时,在1月8日先行发布武汉P4实验室分离出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这一动向使英国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会长,热带流行病专家法勒(Jeremy Farrar)为首的一些科学家颇为担忧,法勒本人还在10日于社交媒体上抱怨,称中国科学家很有可能会为了把病毒研究结果发到高水平期刊,以至于难以轻易共享“重要的公共卫生信息”。

但到1月10日晚些时候,中国复旦大学和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四个研究小组就分别在全球两个大型病毒遗传信息库发布了六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也正是基于这种信息分享机制,中国缓解了此前发布信息迟缓的被动局面,并在1月12日得到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好评。

虽然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医学专家钟南山在1月20日有关肺炎“人传人”的发言客观上加大了恐慌,但钟南山也同样强调了此次疫情相对较弱。这一点就被恐慌的公众淡忘了。(视觉中国)

全球知名的科学杂志《自然》(Nature)也因此在1月19日刊登了知名血液、病毒专家刘善虑的署名评论《中国的新型病毒需要国际防控》,此文第一句即赞扬了中国科学家第一时间向全球研究者公布基因组序列的行动。

不过,《自然》杂志也指出,此次疫情影响虽有限,但随着时间推移,此次肺炎既有可能因病毒变异而出现“人传人”症状。因此,即便中国当局提高防控标准,但此次疫情的传播仍会因为病毒进化等问题而加快传播速度。

看到武汉医护人员如临大敌的样子,公众才刚刚开始想到以口罩等方式应对。(路透社)

于是,从BBC到路透社,再到《纽约时报》等欧美主流政治、财经媒体,他们也大都在前两者的基调下自行发挥。而法勒在1月12日后专门表扬了中方在通报疫情上的透明度,以及在“呼吸道感染疾病高发季节追踪新型病原体”的努力的发言也频频见诸报端。

香港大学的微生物专家袁国勇在前往武汉并返回香港后,于1月21日对媒体表示,中国科学家有了非典爆发的经验,迅速将这种神秘疾病鉴定为冠状病毒所导致。他表示在武汉期间,工作人员向他展示了疫情演变曲线和数据,医生和疫情专家亦都十分配合、透明而合乎科学。至于近日内地确诊数字大增,袁相信是由于中国政府已广泛应用具针对性的快速测试,且“暂时并非不可控”。考虑到袁氏在病毒研究,尤其是非典冠状病毒研究领域的权威地位,这一定性发言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日本、韩国、泰国等已经对中国入境游客加大盘查检疫力度,譬如近期前往泰国游览期间就医的中国游客很有可能会在接受诊治前先测量体温。(美联社)

即便是一贯对北京瞠目相见的《外交政策》杂志,也在1月8日刊发了一篇由两名医学专家撰写的报道《中国防控武汉肺炎的进程值得赞扬》。目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也发布通告,给出了“中国卫生官员已经监测了包括医护人员在内的数百名密切接触者的病情,没有发现其他病例”的结论。

当然,《纽约时报》等媒体还是在18日的署名长篇通讯中称“专家担心,疫情或比政府描述的更严重”。事实上,质疑中国当局或有隐瞒也是此次疫情开始后的一种常见基调。譬如伦敦帝国学院的医学专家设计的一个传染病学研究模型就因此被广为引用。

2003年“非典”期间的疫情与恐慌给了中国惨痛的经验和教训。也让西方难以轻易摆脱此案遗留的刻板成见。(路透社)

这个模型认为,武汉国际机场覆盖1,900万人口,每日约有3,301人出国旅行,因此,如按中方及相关各国截至1月12日公布的公布病例推算,武汉地区即有可能存在1,700名甚至更多的病毒携带者,虽然无论是英国学者还是WHO的相关人员,他们都强调这一分析只是粗略估算,并仍有助于官方计划对疫情的应对措施。但在西方看来,这无疑也是北京隐瞒疫情的证据。

不过,鉴于WHO已经在1月20日表示,认为根据目前掌握的有关此事件的信息,不建议对中国实施任何旅行或贸易限制。这使得西方对此仍能降低音量,试图避免造成恐慌。当大家继续保持风度时,还是有一家知名美国媒体坐不住了。

中国在非典时期对病毒学的摸索让北京对此病的防治走了严重的弯路,以至于直到当年6月,疫情仍未完全解除。(视觉中国)

也就在1月20日晚些时候,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你该在武汉病毒面前如何惊惧》,此文的作者是2018年时曾哭诉“自己在新疆的线人全部失联”的该杂志资深记者帕尔默(James Palmer)。因此,这篇文章便开门见山地告诉读者“中国政府发布的信息令人怀疑”。

虽然帕尔默也强调社交网络上那些“声称武汉医院到处都是受害者”的帖子和故事是未经证实的谣言,但他还是声称“中国政府的提供数字绝对令人怀疑”。而中国的“不透明”和对春节期间国民经济总值(GDP)的需要,更将让当局“对健康危机轻描淡写”。

事已至此,外界或许也可以发现北京也许能借此次应对疫情的手段让专业人士对其刮目相看,但当问题上升到意识形态时,这就是另一回事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