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美学者:各方观望特朗普连任前景 伊朗朝鲜各怀心事

撰写:
撰写:

美国已进入大选年,所有可能影响大选的议题都受到美国国内以及国际舆论的关注,尤其是近几年来的中美博弈。中美双方于1月15日正式签订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各界仍然担忧未来中美关系中的不确定性。

美国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及政治和军事分析中心主任理查德·威茨(Richard Weitz)博士近期到访全球化智库(CCG),就中美关系现状及未来发表演讲,并与中国学者围绕中美关系、国际安全等话题展开讨论,他指出,世界各国应该从军事对话机制中汲取有效经验,并将这些经验推广到经济、文化等领域,促进国家之间的对话与合作,减少国家之间的误解与分歧。在会议间隙,理查德接受多维新闻专访,以下为访谈实录。

2020年1月4日,特朗普下令斩首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随后引发一系列对峙。图为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和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苏莱曼尼灵柩旁祈祷。(Reuters)

多维:特朗普竞选之初便以“美国优先”为口号,从多个国际组织中退出,普遍担心,二战后在美国主导下建立的世界秩序将会崩塌,对此你怎么看?

理查德:每一任美国总统上台,都会对原有政策进行一些调整。的确,特朗普当选之后,迅速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美墨加三国协议等由前任总统签署的多边协议。但也应该看到他继续留在了北约,即便北约目前遭受诸多批评,此外,特朗普也继续保持着与日本、韩国的同盟关系。

总得来看,他退出了一些国际组织,如美墨加贸易协议,但他随后又重新签署了一个与之类似的新协定。我认为他在一定程度上对当前的国际秩序造成了干扰,但是他并没有彻底瓦解原有体系。

多维:特朗普竞选之初提出的口号便是美国优先,有人认为,这反映出一种逆全球化思潮,从特朗普第一任期的执政思路来看,他的确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现存国际秩序,在你看来,特朗普的思路是什么?他的优先选项是哪些?

理查德:很显然,特朗普十分批判现行的国际经济秩序,可以看到他持续攻击世界贸易组织(WTO),但是安全方面,如北约,他并没有选择离开。他认为当前美国与其他方缔结的经济贸易协议并不利于美国,所以他才会在经济协议方面有诸多动作。

他尤其认为,现存的国际经济秩序对美国不公平,这个秩序是在美国的强大影响力之下建立起来的,基于此中国、日本和欧洲等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迅速恢复元气,但是这些国家却没有像美国一样承担相应责任。

多维:你如何评价特朗普的做法?

理查德:我很高兴看到他真正采取的政策并没有像他竞选时表现得那么激进。他没有允许韩国和日本拥有核武器,也没有瓦解北约。我对经济领域的了解并不多,但是我也同意特朗普的看法,当前的贸易秩序中确实有很多结构性问题存在。

多维:2020年伊始,特朗普下令斩首伊朗指挥官苏莱曼尼的行动让中东地区局势再度陷入紧张对峙,尽管双方在战争边缘刹住了车,但结合美国从中东撤退的大趋势来看,这场冲突会加速美国撤出吗?

理查德:很难,美国确实已经开始了从中东撤出的进程,尤其特朗普上台之后,更想尽快从叙利亚、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地区后退。不过,他让整个过程看起来相对温和,并没有一步到位。可以看到,美国在阿富汗的驻军减少了很多,但仍然保留了部分。在叙利亚也同样如此,撤军的大趋势会持续下去,如果有一天所有美军撤出伊拉克,我并不会感到意外,但这个时机并不是现在,美国也不会在伊朗的压力之下加快撤出。

所以总的趋势是减少驻军,而且这个趋势会持续下去。如果所有的美军撤出伊拉克,我并不会感到意外,但不是现在,也不会是在伊朗的压力之下撤出,特朗普并不想把军队一直留在那里。

多维:很多学者认为,美国在中东的战略后退也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美国在中东影响力的下降,对此你怎么看?

理查德:现实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复杂,美国的影响力在中东每个国家都情况并不一样,可以说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与以色列、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联酋的关系更好,这也意味着美国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是上升的,但在叙利亚、黎巴嫩这些国家的影响力则处于下降态势。

所以,评估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应该具体到某个国家,因为有些国家喜欢特朗普政府,有些国家并不喜欢,比如土耳其。

多维:不少观察人士认为,可以通过美国如何处理与伊朗的关系来理解美国未来对朝政策的大概走向,很显然,在美伊冲突中可以看到,战争是底线。据此如何看待未来的美朝博弈。

理查德:其实,我对于特金会能实现感到十分意外,与金正恩见面,并不是智库或者幕僚的建议,是特朗普自己的决定。但是显然,两次特金会的成果并不明显,朝鲜无核化的进程几近停滞,很难判断接下来局势会如何走向。

我认为朝鲜和伊朗可能都在等待美国大选的结果,伊朗或许认为,如果特朗普连任失败,新上台的美国总统可能会更好打交道一些。而朝鲜则会犹豫,如果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了,若特朗普落败,协议在下一任政府那里是否是还有效。

总结来看,各方在接下来一年大概率会持观望态度。我个人对美朝达成协议的前景并不乐观,因为美国不会完全撤销制裁,而朝鲜也不愿意按美国的要求实现无核化。未来最好的可能还是保持现状,但我担心朝鲜会恢复试验核武器从而加剧两国关系的对立。

中国伊朗局势上可以起到更多的积极作用,让伊朗不要寻求发展核武器。我认为中国正在逐渐恢复对朝鲜的影响力,所以在朝鲜无核化进程中也可以施加一定影响。

多维:中美在1月15日达成了第一阶段谈判协议,为持续近两年的贸易战按下暂停键,但从从更长期的视角来看,中美的冲突对立也是随着特朗普上台加速,中国在某种程度上也在等待美国大选的结果吗?在你看来,民主党会如何处理对华关系?

理查德:或许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如果特朗普连任成功,未来对中国很大概率会采取强硬的对华政策,而这也可能会导致冲突。民主党其实更难判断,民主党内会有一部分人支持特朗普的强硬政策,也会有部分人反对。民主党对香港、新疆等问题对中国批评较多,但是会对在诸如环保领域与中国合作持更开放的态度。

多维:也有观点认为,民主党对于中国而言可能会是更难相处的对象 ,如此前提到,民主党更关注人权等意识形态较为浓厚的领域,从此前美国国会通过《香港民主人权法案》也可以看出这一点。无论未来美国是哪一方执政,中美关系长期恶化的趋势不会改变,对此你怎么看?

理查德:是的,美国将中国看作比俄罗斯还重要的竞争对手。在很多民主党眼中,俄罗斯仍然是主要对手,中国是潜在的朋友,但共和党则恰恰相反。可以预见的是,未来这种分歧还会持续下去,两国的竞争也会继续。

在经济方面,中国可能会发展出很多出巨头公司,如华为,美国则会在更高的层面寻求与中国脱钩,但中层的贸易交流会继续。

在安全方面,台湾问题、南海问题以及武器控制等会是难以协调的领域,中美同样也会围绕新疆、香港等问题产生争议,我不确定这些问题会如何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

经贸问题比较棘手,因为美国的很多要求都涉及到中国的国内政策。例如,美国希望谷歌进入中国市场,但这与中国的互联网管制政策有所冲突,中国在这些方面也不会妥协。

多维:中美两国之外,全球其他国家或者国际组织渐渐有了一种担忧,认为随着中美竞争加剧,全球体系可能分裂成两个相互独立、彼此竞争的世界,地缘冲突不断,其他国家甚至被迫选边站。对此你怎么看?

理查德:如果这种情况发生,我认为泰国、缅甸等国家会选择中国,澳大利亚很大概率会选择美国。不过,绝大多数国家并不愿意在两国之间选边站,他们会寻求平衡,与中国进行贸易往来的同时,也依赖来自美国的投资。至于欧洲,会在某些方面不同意美国的政策,以此寻求与中国的联系。

多维:一直以来,在中国周边国家中有这样一个观点:“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中美的长期竞争对这些国家意味着什么?

理查德:这就是类似于澳大利亚这样的国家所面临的现实问题,它们的主要安全伙伴是美国,经济伙伴则是中国,对它们而言,处境会越来越难。

多维:各界习惯于用“修昔底德陷阱”来描述中美关系的变化,而产生这种变化的重要动因是中国的迅速崛起。近些年来也可以看到,随着中国国力不断增加,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不断上升,最重要的一个标志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以及对多边合作的推进。对此你怎么看?

理查德:我同意这个观点。中国的经济会持续增长,同样,中国的影响力还会持续上升。

如果民主党上台,美国对多边主义的兴趣会相对更大一些。不过,中国并不是在所有领域都奉行多边。在网络治理上,中国的态度非常传统,中国的国家网络由政府控制,不希望外部力量过多触碰中国的内部事务。

特朗普正努力改变国际的经济秩序,美国试图让经济贸易更加平衡的努力不会停止,不过,我不认为美国会像围堵苏联那样围堵中国,而是会采取更为综合的政策。

即便民主党上台,中美竞争的大趋势不会改变。民主党或许会在气候变化等领域与中国合作,也不会使用关税武器,但是对中国总体的施压策略不会改变。

多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的结果已经出炉,蔡英文以大幅领先的优势成功连任,普遍认为,美国在与中国的竞争中常使用台湾牌,这次选举将对未来造成什么影响?

理查德:美国依旧会对台军售,中国大陆也会持续表达不满,我认为现状不会有太大改变。中国将2050年作为统一的最后期限,所以大陆有足够的时间等待,等待蔡英文卸任。

多维:在大陆有观点认为,统一的时间不在大陆这边,近些年来,台湾推行的“去中国化很成功”台湾岛内的民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大陆的认同感越来越低。时间拖下去统一的希望更渺茫,甚至会加剧原有的问题。

理查德:我不确定两岸关系是否会继续变坏,但美台双方的确在加强关系。尽管蔡英文赢得了连任,但她总有离任的一天。从未来几十年的视角来看,中国的影响力还会持续上升,所以时间还是在大陆这一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