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特朗普连任战线:中美缓和后还有何贸易“胜利”

撰写:
撰写:

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定后,美国国内政治舆论的视线又再重投弹劾案上。2020年选战距今不足10个月,外界关注特朗普会否趁机急忙收割其他贸易“胜利”,赶在选举前擦亮自己“美国优先,说到做到”的金漆招牌。周二、周三(1月21日及22日)在瑞士出席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向各界展现出他的两大收割目标。

收割目标一:美欧贸易协议

早在他出发前一天,正因法国数码税威胁针对24亿美元法国货征收100%关税报复的特朗普,突然与不会出席论坛的法国总统马克龙通话,决定“休战”,同意在经济发展与合作组织(OECD)仍有望识成全球网络服务征税共识的前提下,以法国押后征收数码税直至年底,换取美国停止关税威胁。

在欧盟早已多番表明如果美国向法国征税将会报复的情况下,此举为美欧贸易关系解冻发出了一大讯号。

虽然一同身在达沃斯的法国财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与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尚未能达成全球征税的具体基础共识,而后者更公开向正计划实施类似数码税的英国与意大利威胁以关税报复,不过既然美法得以休战,相信努钦此举也只是口头施压而已。

身在达沃斯的努钦一方面威胁加英国关税,另一方面却“抱怨”对美贸易协议并非英国“第一优先”,对欧协议才是。(路透社)

特朗普本人1月22日就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见面。会后,特朗普也是一手软、一手硬,一边大赞冯德莱恩“非常好”,另一方面却威胁如果美欧不在短期内达成协议,将重新以汽车关税威胁作惩罚。冯德莱恩则说:“我们期望在几个礼拜内就能有一份可以签署的协议”。

由此可见,特朗普也许将会重施中美首阶段协议的故技,签下一份让他可以宣传对美国有利的协议作为其贸易“胜利”,待年底大选后再从容后计。

根据欧盟的对美贸易谈判指引,双方只会谈及工业制品与双方规管条款的问题,并特别声明不会谈论农产品贸易。然而,由于欧盟对于农产品的规管是美国对双边贸易最为不满的焦点之一,双方谈判几乎全无进展。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冯德莱恩与特朗普进行了两人首次面谈。(路透社)

不过,上周访问华盛顿的欧盟贸易专员霍根(Phil Hogan)却表示欧盟愿意考虑一些农业上面的退让,诸如检疫标准等,以打破僵局。因此,美欧的贸易协议未必没有可能在短期内以美日协议的形式达成,由欧盟对美国农产品稍加开放市场告终。

收割目标二:世贸改革

特朗普周三还与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会面,更在会后声言:“我们将会做一些我认为非常戏剧性的事”。他又声称阿泽维多将会联同世贸高层在“下周或下下周”到访华盛顿“开展有关工作”。

阿泽维多与特朗普会面后一同会见记者。(路透社)

阿泽维多也表示:“如果世贸要扮演好它在今天全球经济的角色,它一定要革新。”

特朗普与阿泽维多口中的大事或革新,也许与上周二(1月14日)美国、欧盟和日本在华盛顿共同发布的世贸改革声明有关。此声明短短三页,却集中处理“国家补贴”的问题,除了收紧对各种补贴的限制外,更扩大对国家补贴的定义,使国营银行的融资操作也有可能被视作补贴——这明显有针对经济结构较为注重中央调控的中国。

在美国拒绝任命法官的情况下,世贸的上诉机构目前已经不能正常运作。阿泽维多固然希望能搏得特朗普回心转意。从特朗普此等表态中,也可看出他并非完全拒绝回心转意,而是要看世贸能给予他多大的改动空间。

然而,世贸决策采取全体共识制,只要有一个成员国反对,任何计划也不能成事。因此,特朗普心中的世贸改革实际上也许难以成行。

这却不表示特朗普没有任何操作空间。美欧日改革可以“多国主义”(Plurilateralism)的形式进行,即由部份世贸成员先行落实,其中可着益他国的部份也自动开放予并未加入的其他世贸成员国,并以最终全体能够加入为目标。如果美欧日的改革,得到世贸总干事的首肯,这种改革也许能藉规则较为松动的世贸仲裁机制而变相实施在其他成员国身上。

若果情况如此发展,在一向对世贸颇有微言的美国,也将能让特朗普自命为“首位促成世贸改革的美国总统”。

当然,有目标不一定能够达成。然而,这两大收割项目实际内容不多,甚具象征意义,且能在短期达成,正好适合特朗普未来数月用以充实其“贸易政绩表”。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