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内讧重蹈覆辙 2020美国大选没悬念了吗

撰写:
撰写:

虽然离2016年的美国大选已经过去了4年,但是似曾相识的一幕发生了,美国前国务卿、4年前在大选中失利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又成为了焦点,原因也和四年前一样——和另一位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恩怨。

近日,民主党的党内初选正逐渐白热化,希拉里此时发布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纪录片,其中称在参议院工作时,没有人喜欢参议员桑德斯,“没人想和他一起工作,他什么也没做”。桑德斯则幽默回应道“我妻子喜欢我”。

民主党候选人开始相互攻击

2016年,民主党初选最令人记忆犹新的,就是建制派希拉里和左派桑德斯之间的长期拉锯。

当年的民主党初选中,桑德斯的每一场演讲,都痛斥华尔街1%人口占有社会绝大部分财富,批评希拉里与华尔街割不断的关系。这种批评和当时特朗普给希拉里的形象包装异曲同工,两者甚至有相互衬托的效应。希拉里则直接批桑德斯当总统“不够格”。2016年7月民主党最终推举出候选人,直到6月桑德斯都声称要竞争到底。

现在,一切似乎又重演了。希拉里虽然不参加竞选,但是她在党内的影响力足以对桑德斯造成伤害。不止如此,民调排在前三名的候选人几乎都已经在选战之中“伤痕累累”。

桑德斯和另一位左翼候选人、马塞诸塞州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1月14日的辩论之中发生激烈口水战,沃伦称桑德斯说过“女人赢不了大选”,桑德斯则矢口否认。据竞选辩论结束后的录像,沃伦不仅拒绝和桑德斯握手,两人还指责对方称自己的骗子,引起两人支持者之间的冲突。民调始终领先的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更不必说,从一开始就是众矢之的,家人利用其职务从商、性骚扰、种族平权上不断被攻击。

初选投票开始之后,恐怕这些攻击只会越来越猛烈。按照桑德斯的性格,无论谁将领先民调,他都不会轻易让步。政客们终究是为了自己,没人真正关心政党如何走下去。

202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之中,本来有很多好牌的国民党,因为迟迟没有到主角、候选人得不到蓝营力挺,最终在一盘散沙之中遭遇惨败。美国民主党混乱弱势的情况,和去年的国民党如出一辙。

布隆伯格或成为最后悬念?

目前,民主党内讧之中获利最大的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正面临着弹劾调查的特朗普,看着民主党相互攻击的“热闹”,恐怕感到轻松了不少。

布隆伯格民调上升,或成为民主党中后来者居上的候选人。图为1月11日布隆伯格在德克萨斯州举行竞选集会。(AP)

1月22日,正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特朗普,接受媒体专访时谈到民主党选情,说拜登“刚开始看起来很强,现在锋芒尽失”,他批评民主党再一次“合伙”攻击桑德斯阻止他获得提名,调侃性地说“如果从性格来看,或许我会选桑德斯。不过我更可能谁也不选”。

特朗普最善于利用民主党的矛盾,给桑德斯“打抱不平”,不仅加剧民主党候选人之间敌视,更给自己树立起“爽快直言”的诚恳形象。民主党内讧越凶,特朗普的胜选越是不费力气——半年内耗之后,民主党候选人的威信恐怕所剩无几。

另一个有可能躲过这场内讧、甚至从中得利的就是民主党另一位候选人,亿万富翁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1月23日的最新民调显示,他的支持率已经上升到第四位,超过了印第安纳州的南本德市长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他所提出的1万亿美元公共工程计划、缩小非裔美国人收入差距计划都受到了一些关注,基础设施则直指特朗普执政的软肋。

不过,布隆伯格作为亿万富翁一开始就被民主党左翼批评,又被特朗普挖出他安排监狱女囚来打宣传电话、旗下媒体集团的丑闻等等。布隆伯格并没有因此陷入和谁的口水战,不过他总体来讲竞选策略还比较模糊,是否能在民主党人之内脱颖而出,有待观察。

从现在民主党一片混乱的选情来看,最终特朗普和布隆伯格两个富翁之间的对决,不是不可能出现,这一幕将具有极大的娱乐效应,但也实在是美国政治的一种讽刺。或许现在的悬念只有一个,就是布隆伯格誓言他的竞选资金没有上限,要“花光钱去赶特朗普下台”的豪言壮语,究竟能用什么方法实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