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弹劾戏爆新剧情 弃将博尔顿巧妙一记“回马枪”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很少结局早知的剧作会如特朗普弹劾案般情节如此跌宕起伏、多变难测。正当特朗普的参议院审讯辩护团队在其总共三天的陈词之间进行中场休息之际,《纽约时报》上周日(1月26日)突然爆出新闻,指被白宫阻止作供的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Bolton)在其预计于3月17日出版的《事发的房间》(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新书手稿中,声称特朗普曾亲口告诉他要暂缓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直至乌方同意展开对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人拜登(Joe Biden)的调查为止。事件即时引爆共和党参议员倒戈支持传召新证人的危机。

面对据称曾指通乌门“利益交换”是一场“毒品交易”的博尔顿手执“疑似指控”,特朗普周一(1月27日)马上回击,在社交媒体上声称“我从来没有告诉博尔顿对乌援助与针对民主党(包括拜登一家)的调查有关”。

辩护律师团队 未见统一回应

同日正在参议院代表特朗普进行第二天辩护陈词的私人律师塞库洛(Jay Sekulow)则表示“只会处理有抄本的证据和公开资讯”,对《纽约时报》的报导充耳不闻。另一边厢,特朗普代表团队的一大要员、哈佛大学前法学院教授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则声言即使博尔顿指控属实,也不会合理化特朗普的免职。

曾被称为“恶魔化身”的博尔顿离职后继续夺取政治新闻头条。(路透社)

不过,其理据似乎是总统与国会只有“政策上的分歧”,前者关注乌克兰贪污问题、后者注重以军援助乌国抗俄,而政策分歧却不足导致值得免除总统职务的“滥用职权”指控。这,却正是博尔顿疑似指控的要点:特朗普暂缓对乌军援是为了选举利益,而非任何美国对乌政策。

连同特朗普另一明星辩护律师、曾于1999年克林顿弹劾案中扮演独立检察官角色斯塔尔(Ken Starr)周一在陈词中竟反指弹劾总统“分裂国家民情”,与其20年的态度迥异,让部份温和派共和党参议员开始有转向支持民主党传召博尔顿等新证人的苗头——这些人有准备退休者,也有面对民主党人选举挑战者,并不必买特朗普的帐。

共和党参议员军心动摇

当然,要免除特朗普职务,民主党要能说服至少20位共和党议员倒戈相向——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可是,如果要以新证人、证据的出现拖长最快能在本周结束的弹劾审讯,民主党人只需4位共和党议员支持即可。如果事成,这很可能迫使特朗普要背负着弹劾污名去发表其原订于2月4日进行的国情咨文。

目前,共和党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已表示“很可能”会支持传召新证人;缅因州参议员柯林斯(Susan Collins)则指出博尔顿的新书“强化了传召证人的论据”;阿拉斯加州参议员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则表示她一直对博尔顿的可能说法“甚感兴趣”。根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的报导,连向来高调辩护特朗普的南卡罗莱纳州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也表明愿意传召博尔顿书稿作证据——虽然他同时声称拜登父子也该被传召作证。

罗姆尼更声言“我想其他共和党人将越来愈可能加入我们这些认为应当听取博尔顿证供的人”。在如此形势下,博尔顿的书稿内容流出,已成为特朗普这个早能预知结局的弹劾审讯过程中的最大变数,打乱了其律师团队原有的辩护逻辑。

新书内容流出:有组织、有预谋

新书内容未出先知,当然是博尔顿计划的一部份。虽然其代表律师公开批评“出版前的审核程序已然腐朽”,不过精明的博尔顿必定知道出版界人士此时此地获得此等书稿,当然是如获至宝,非“爆”不可。因此,这无可避免是一个有组织、有预谋的行动。

在亚马逊网站上已可见博尔顿新书的封面照。(Amazon网站)

这种做法也与博尔顿此前的行事方法同出一辙。例如去年1月委内瑞拉“两个总统”的政治危机初爆,当外界猜疑美国会否以军事行动推翻马杜罗(Nicolas Maduro)政权、扶植国会议长瓜伊多(Juan Guaido)之际,博尔顿就在一场记者会上,拿着写上“向哥伦比亚派兵5,000”的笔记本若无其事的面向记者,引来巨大国际政治风波,也给了马杜罗政权不少心理上的压力。

此时爆出似是而非的疑似新证据,对博尔顿本人而言,更是一举数得。

一举数得的“回马枪”

首先,正如特朗普所指,这种消息流出变相是对博尔顿“大作”的免费宣传。直至目前为止,其《事发的房间》尚未出版已登上亚马逊(Amazon)畅销书排行榜第10位。

其次,博尔顿此举很明显是向特朗普报了一箭之仇。去年9月他离开白宫国安顾问一职时,他坚称自己是自行辞职,而特朗普却指他是被“炒掉”,其后白宫更疑似扣留了他的推特(Twitter)帐户,让他不能畅所欲言。而特朗普上周出席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时,回答记者提问博尔顿作证的可能,就曾指他与博尔顿“不欢而散”是博尔顿除了国安考量以外之所以不应到参议院作证的原因。

而且,博尔顿的指控外泄,也正好让他有了左右逢源之机。目前总统大选临近,特朗普连任胜败未明。博尔顿的作证内容,是一个可能改变选举结果的因素——毕竟民主党与特朗普的胜败只在几个州份数万票之差。博尔顿如果愿意作供,并亲身直指特朗普种种“罪责”,更点出其他关键证人,将使他摇身一变成了民主党的英雄,未来也许能在另一阵营,以另一种方法继续其外交鹰派政策;相反,如果博尔顿再次拒绝作证,甚或于民主党期望已久的作证中帮特朗普说话,这个恩情特朗普若能连任也是不得不报。

在弹劾案的这个关键时刻,无论在私在公,博尔顿也将自己放置于不败之地。虽然外界未必同意这位曾被前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称为“恶魔化身”的美国外交极端鹰派人物的世界观,不过对于他此一着棋,大家都不能不暗自称好。

美国政治剧情如此好看,也许正因为美国政坛充满了这种擅于政治斗争与媒体操控的能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