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问题:白宫的“世纪协议”方案应改名“2020大选宣传案”

撰写:
撰写: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伊始,便一直表示要于任内以“世纪协议”解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间的领土和国家主权问题。

就在1月28日,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来访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于白宫共同公布了该“世纪协议”和平方案。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7日先后在白宫会见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左)及以色列反对党蓝白党领袖甘茨(Benny Gantz)。在与内塔尼亚胡会晤期间,特朗普预告,他的计划“对所有人都很有意义”,并称“巴勒斯坦最初可能不想要,但我想他们最后会想要的。”

翌日,特朗普在白宫与内塔尼亚胡发表联合声明,概述中东和平计划。巴勒斯坦方面则未获邀到华盛顿参加发表会。

白宫发布的和平方案,全书181页。(Whitehouse)

一份荒谬的方案

整个和平方案共181页,内容主要介绍未来美国、以色列及巴勒斯坦的关系。其最具争议之处,在于涉及巴勒斯坦建国的方案。方案重点包括:

1. 承认巴勒斯坦建国,以色列须承认巴勒斯坦国是巴勒斯坦人民的国家

2. 巴勒斯坦的首府将位于耶路撒冷外东北面的地区(东耶路撒冷,也即被以色列圈禁起来的零散区域),巴勒斯坦可把其命名为任何其他名称

3. 耶路撒冷成为以色列不可分裂的首都

4. 以色列在西岸的所有殖民地将被纳入以色列领土

5. 约旦河谷亦以安全为理由,被纳入以色列领土

6. 以色列4年内不得在非其领土的地区建立新殖民地

7. 将建立走廊连接西岸及加沙,让巴人自由穿梭

8. 确保圣殿山可供任何宗教的人士使用,圣殿山将继续由约旦管理

尽管和平方案承认巴勒斯坦建国地位,及建立走廊连接西岸及加沙,但方案被指强烈倾向以色列一方。不出预料,巴勒斯坦各方皆表示明确反对与谴责,担心计划会导致他们在约旦河西岸(West Bank)、加沙走廊(Gaza Strip)和东耶路撒冷(East Jerusalem)独立建国的希望破灭,这些都是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战争”时夺取的土地。 按特朗普如今方案,巴勒斯坦建国面积约为该国战争前的84%。

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Mahmoud Abbas)1月28日称,要对方案说“一千个不”,巴勒斯坦不会跪下亦不会投降,重申巴人会致力结束以色列的占领。武装组织哈马斯发言人则批评特朗普的方案形同入侵,将激起巴人愤怒,重申耶路撒冷一直都是巴人土地。此外,在加沙等地区和约旦等国境内,皆有巴人上街抗议,焚烧车胎、特朗普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肖像。

事实上,参考阿巴斯等重磅人物的表态,巴勒斯坦方面虽然语调强硬,但也并没有进一步的威胁。毕竟,虽然各方对于该“世纪协议”本来就未抱过高期待,但其最终的荒谬和不切实际之程度依旧让各方诧异,这也让各方质疑其落实的可能。

与此同时,在当今的政治现实下,巴勒斯坦除了静观其变,又能做什么呢?

特朗普偏袒以色列并不奇怪

无论是文本本身,还是从未邀巴勒斯坦方面参与筹划的具体安排,这份方案无疑都是极为偏袒以色列的。各方对此也早有预期。

毕竟,特朗普政府于2017年12月便打破历届美国政府禁忌,正式承认“三教圣城”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2019年6月,在延期半年后,美国旋与中东各盟国在巴林召开“由和平臻至繁荣”(Peace to Prosperity)论坛,公布了“世纪协议”的第一部分,主要包括一系列对巴勒斯坦地区的投资计划,且主要将有赖私企落实,被指“空头支票”、“欲以金钱收买巴勒斯坦人退让”。2019年11月,白宫推翻了历届美国政府保持约40年的立场,认为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1967年战争后实际占领的领土)设立的定居点合乎国际法。

因此,如今再做这种安排,并不奇怪,尤其是考虑到内塔尼亚胡即将在今年3月迎来以色列大选,而在2019年举行的两次大选中,其政党和盟党皆未能获得组建政府所需的半数议席。至于特朗普为了2020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所做的“备战工作”,以及面临总统弹劾案时的公关宣传,就更是人尽皆知,无论是中美贸易协议还是以色列,都有这方面的考量。

之所以特朗普会在以巴问题上大费周章,与美国国情是密切相关的。美国普罗大众对“世纪协议”普遍无感,普通人更关注的当然还是总统弹劾案以及NBA球星科比(Kobe Bryant)不幸坠机身亡。即使是人们谈到以巴问题和特朗普的该份方案,大多也是“反对特朗普的人就反对,支持特朗普的人就支持”。

+6
+5
+4

不过,对特定群体而言,情况就不同了。美国基督徒群体和建制派群体,对特朗普该方案应会是颇为满意的。可以预估,在2月2日的周日礼拜上,会有不少牧师/神父向会众们讲出“感恩上帝藉特朗普赐福于以色列”等表述。而这也正是特朗普最坚定的选民群体之一。

广而论之,应该说在以巴问题上,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偏自由派的、与国际社会更贴近的、对内塔尼亚胡等以色列鹰派近乎苛刻的立场,并不能代表美国主体;反倒是小布什(George W. Bush)政府“名义上支持以色列,实际上不做什么事,一直拖延”的立场,才代表了美国的整体态度;至于特朗普的方案则在偏激之余,却也是让很多美国人“知道有些不对,也知道行不通,但至少闻之令人一悦”。

也因此,特朗普这份荒谬而不切实际的“世纪协议”,根本就不是什么和平方案,倒不如更名为“2020大选宣传方案”更为恰当,明显是为了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二人的选举而颁出。

可是,人们也要反问,特朗普此方案固然行不通,但又有谁能给出可行方案呢?

1月28日,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共同于白宫发布“世纪协议”方案。(AP)

“拖字诀”可能是当下以巴问题的唯一方案

美国如是,国际社会呢?事实上,国际社会目前也只有一些共识性原则,譬如“两国方案”、“以政治而非冲突性手段解决”、“任何方案都需要以巴共同参与”等等。谁也给不出准确定案。

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张军1月21日在联合国安理会“中东局势和巴勒斯坦问题公开辩论会”上的表态为例,中国的态度也是“应继续坚持‘两国方案’的总目标……坚持以‘阿拉伯和平倡议’、‘土地换和平’原则和安理会第2334号决议为基准,反对在巴勒斯坦被占领土兴建定居点”。和国际社会一样,中国也认为“巴勒斯坦问题只能通过政治途径解决”,“避免采取破坏信任的单方面措施”,可是纵然中国较为特殊的地方在于一直强调通过能够提高就业、建设产业的经济发展改善巴勒斯坦现状,但这毕竟“救不了近火”。

事实上,在以巴问题上,也没人救得了近火。或者说,该问题也根本非“救了近火”便能解决。

按照美国社会共识及美国政府的态度、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悬殊实力/当地的政治现实、以及中东逐渐改变的敌友关系,以色列进一步吞并巴勒斯坦及巴勒斯坦人的生活空间,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对此,巴勒斯坦心知肚明,却也没有办法解决。当阿巴斯等人拒绝谈判,名义上巴勒斯坦不谈的原因是拒绝承认以色列,实际上更是因为自己实在没有任何筹码。

特朗普政府围绕以巴问题的相关工作长期由其女婿库什纳负责。(AP)

而以色列方面,排除内塔尼亚胡个人的选举考虑,当然也更希望与巴勒斯坦共同谈出一套可行的方案。但一如以色列前国安顾问阿米杜柔少将(Yaakov Amidror)所讲,“当邻居拒绝赏脸出席,还有什么选项呢(But when the neighbors are not coming to the table, what's the alternative)”?掌握优势的那一方,自然是不想白费功夫苦等的。

只不过,若按照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的方案推行,无疑会激起更多的民间冲突,为进一步的仇恨、暴恐提供土壤。正是因此,国际社会才一直反对以色列鹰派的主张;同样是因此,特朗普该方案在势必挑起一波原本可被避免的冲突后,最终未必能获得落实。

对包括巴勒斯坦/以色列、叙利亚、约旦的大黎凡特区域(Levant)而言,以巴问题是英法殖民中东以及二战的后遗症,是中东民族国家问题的一大难解之结,是地缘政治的几大爆点之一,是伊斯兰文明复兴之路的一大挑战,是如何以和平问题解决冲突的一大现代政治课题;而对世界尤其是欧美而言,以巴问题在上述维度之余,更是一个牵涉了千年文明宗教传承的心结。

所以说,这团灭不掉、驱不走的“近火”,所幸还是可以被管控在一定程度内的,而为了避免更多冲突,避免仇恨和暴恐,“拖字诀”,可能真的是综合各方考量后的目前最佳方案。令这个暂时解决不了的问题,继续悬而不决,等待时局随事态演变而迎来更好的契机。

可这毕竟是理想情况,在这过程中,总有诸如美国/以色列选举、个人政治遗产等其他因素夹杂其中。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