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锅百余年的老鼠 花衣魔笛手解决的不是黑死病

撰写:
撰写:

近期中国大陆湖北省武汉地区爆发严重的新冠肺炎(NCP),确诊病例已有7,000余起,迄今造成170例的死亡。在古代,由于缺乏现代卫生观念,细菌或病毒传染性强,一旦发生如14世纪全世界范围流行的“黑死病”,就会使得7,500万人身亡,欧洲人口也因此减少三成至六成之多。当时人们对疾病的恐惧不亚于现代,也变成了文艺复兴时期《十日谈》(Decameron)的故事背景,以及成书于19世纪的《格林童话》(Grimms' Fairy Tales),所描写的“哈默林的花衣魔笛手”(The Pied Piper of Hamelin,又译斑衣吹笛人)更是融鼠疫(患)、儿童失踪、“儿童十字军”等事件于一体所创作出来的童话故事。

绘于1592年,在德国哈默林镇(Hamelin)市场教堂内描绘“花衣魔笛手”故事的彩窗图绘。(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集体创作的《花衣魔笛手》

“在1284年6月26日,一个打扮着五颜六色的彩衣吹笛手,将出生在哈默林(Hamelin)的130个孩子,带领他们到科彭(Koppen)附近,就凭空消失了。”这是建于1602年至1603年“捕鼠人之家”(Rattenfängerhaus)墙上一段记载“花衣魔笛手”的碑文。碑文叙述中只有穿着彩衣的吹笛人,以及其带走130名儿童,不仅与老鼠毫不相干,也并无后来流传版本称,吹笛手受雇来到镇上解决鼠(患)疫,因镇长违背诺言不给报酬,才导致儿童集体失踪的情节。如今德国下萨克森州的哈默林城中,就有一条据说是当年吹笛人引领儿童走过的小巷,至今仍禁止唱歌和跳舞,就算是结婚乐队经过该路,也不可以演奏任何歌曲,使得这个童话故事的真实性又提高了几分。

台湾历史研究者詹子娴指出,民间文学(又称口传文学或口头文学)存在三个特性:口传性、变异性与集体性。在印刷术普及以前,多以记忆、口耳相传的方式进行传播,且在记忆时只能记得故事大要、细节常被忽略,于是经过记忆后的再转述,就不可能是完全的复述。其次,转述故事者的个人性格偏好差异与讲述时空不同,也使作品出现各种变异。再者,当故事广为流传,经过无数传承者的“再加工”(增加或删减情节),最后呈现接近于一般社会大众可以接受的样貌,这也就是并非成于一人、一地、一时的集体创作结果。而故事最原始的版本,往往是情节简单的架构。

捕鼠人报复镇长带走孩子:讥讽统治者失信

无论是哪个版本的“花衣魔笛手”,其故事的起源都来自于老鼠,而且是在“黑死病”的侵袭下,恰好有吹笛手路过,才请他来替镇上解决鼠疫的问题。然而查考历史,就可发现1284年儿童失踪事件与黑死病大规模在欧洲流行的时间并不一致。

据悉,在14世纪中叶,带有病原体的老鼠开始进入克里米亚半岛,后借由商船进入法国、沿莱茵河向法国北部入侵,到了诺曼底后,病鼠继续向东、西、北三个方向扩散。到了1351年,东起意大利、西至英格兰、北抵俄罗斯—冰岛一线,南迄地中海南岸的北非,完全受到鼠疫的笼罩。但是,这个时间比吹笛手到达日耳曼哈默林晚了六七十年之久,两者时序并不吻合。

韩国作家朴信英认为,到了16世纪吹笛手的故事突然加上了鼠疫的情节,乃是因为当时的哈默林,除了天灾之外,与日耳曼其他地区一样,也饱受战乱之苦。痛苦的下层民众,深感自己被无能又自私的统治阶层背叛,才将“花衣魔笛手”的故事改为捉鼠人遭到镇长背叛的情节,以达到代理满足的快感。加上詹子娴研究发现,19世纪时人们才明确知道老鼠是传播黑死病的主要带原者,13世纪的人根本没有足够的医学知识,所以也不可能存在小镇遭到黑死病侵袭才请来吹笛手驱鼠的动机,老鼠也许只是用来嘲讽统治者的载体而已。

故事基本上都是现实的投射,詹子娴推测,吹笛手的出现,代表着中世纪日耳曼地区的吟游诗人与吉普赛人的身影;大批人口消失,或许反映了当时日耳曼民族向东扩张的移民,与儿童十字军运动的狂热;老鼠的出现,意味着缺乏医学知识的中世纪人们,面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无论如何,通过一代代人们的想象与传播,简洁又无趣的史料,才能成为广为人知、情节丰富的童话故事。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