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裁员和预算缩减之后 特朗普拼凑肺炎防治团队

撰写:
撰写:

自从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为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也加大了对武汉肺炎疫情的监控和在本国防治疫情扩散的力度。不过,在经过一系列的机构改革、预算缩减和裁员后,特朗普政府当前应对此次肺炎疫情的能力难免受到外界的质疑。甚至有美国媒体问,如果美国爆发大规模疫情,特朗普政府能否像中国政府那样,展现出高效的动员和物资配备能力,包括监控1亿人口流动、封锁疫区以及在10天内修建医院收治病人。

截至2月3日,美国已经发现11人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美国目前负责监控武汉疫情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的“事件指挥官”杰尼甘(Daniel Jernigan),负责向CDC主任雷德弗尔德(Robert Redfield)和卫生与公共服务部(HHS)部长阿扎尔(Alex Azar)报告,同时协调各州卫生专员。美国白宫代理幕僚长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决定每日进行疫情简报,并讨论如何从中国撤出美国公民以及在何处安置撤离中国的公民。

但总体上,“白宫疫情特别工作组”统筹HHS的工作。

美国总统特朗普1月22日参加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时提到,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会非常专业应对这次肺炎疫情。(AP)

该工作组成立于1月29日,由来自国务院、国土安全部(DHS)、HHS、交通部和白宫预算与管理办公室等部门的12位成员组成。其中白宫幕僚有5位,其他是传染病领域的专家。HHS部长阿扎尔牵头整个小组的工作。国安会(NSC)居中协调。整个小组负责对疫情的监测并遏止疫情的扩散,并确保美国公众及时获得健康与旅游信息。

阿扎尔是美国律师出身,之前曾是制药业游说者,担任制药公司高管。他曾在2005年至2007年担任HHS副部长,2017年11月被特朗普提名担任HHS部长。在应对公共卫生事件方面,阿扎尔经验不足。而且,作为HHS部长,阿扎尔也无法动员和联动其他部门,这就需要一个统筹全局的官员,但目前特朗普政府尚无这种打算。

一方面,特朗普上台后便对国安会进行了改革重组,将国安会下属的应对疫情的机构拆散。另一方面,特朗普本人对疫情的评估,也受到了周围幕僚不同意见的影响。

1月22日,特朗普在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年度会议时就曾表示,美国已经制定了遏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方案,但直到1月29日,特朗普才在军情室召开了跨部门会议,成立了疫情特别工作组,同时下令在20个美国机场进行体温监测,并宣布撤回在中国的美国公民,同时研制针对此类新型病毒的疫苗。

其实,美国大城市应对疫情的能力相对较强,但地方应对疫情的能力相对薄弱。这和人员配备、预算和政府监管有关,另一方面也和疫情防治的经验相关。波士顿和纽约及华盛顿这样的大城市自然不缺预算,政府监管也到位,但地方县市郡的疫情防治大多数情况下离不开联邦政府的统一调配和领导。

但对于紧缩疾病防控预算、裁减机构人员和协调混乱的特朗普政府来说,应对本土可能的大规模疫情的确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在应对海外埃博拉疫情的过程中,当时的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曾在国安会和国土安全部设立“传染病常态监控及指挥小组”,接受HHS所属的卫生研究院(NIH)和CDC的统一调配和领导,同时接受美国国务院的“外交建议”。这个时候,美国政治体系下的整个官僚体系运作就显得很重要,不光HHS打头阵,美国国防部、国土安全部以及情报部门都要扮演各自的角色并彼此协调。但是,相比较而言,特朗普政府不同部门间的协作一直很混乱。

首先是预算的削减。特朗普执政的第二年,白宫就开始缩编或裁撤奥巴马执政时设立的疾病防控项目和机构。比如,取消2.5亿美元与埃博拉疫情国相关的对外医疗建设费用,削减150亿美元的全国医疗开支以及对国安会、DSH和HHS、CDC等机构的疾病防控预算。从2018年开始,特朗普也减少了对美国国际开发署的拨款。

其次是对政府机构“瘦身”。2018年,特朗普下令关闭了国安会所属的全球健康安全部门,开除了国安会负责全球医疗安全的负责人奇玛尔(Timothy Ziemer)以及他在国土安全部的对接人、反恐助理博塞特(Tom Bossert)。也就是说,整个国安会和国土安全部的疾病防控团队被拆散。CDC的全球健康团队也被大幅裁员。

在这种情况下,本不该负责疾病防控的官员被临时委任,担任此类工作,特别小组难免有些“拼凑”的嫌疑。比如,原本专注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反恐事务的官员现在开始重点关注疫情发展。比如国安会的韦德(David Wade)和美国生物恐怖主义领域的专家鲁杰罗(Anthony Ruggiero)都是如此。这些人很多都是第一次处理疫情相关的事务。

而且,特别小组当中有白宫国安顾问布莱恩(Robert O’Brien)和副国安顾问波廷格(Matt Pottinger)。这和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角色难免有冲突。究竟谁来协调政府部门和国会,目前外界也不知晓。

美国疫情的防控,不但是一场预算多少之争,也是一场不同部门和幕僚之间的话语权之争。

最重要的是,在假新闻充斥美国政治各个角落的背景下,如何打击这方面的假新闻、阴谋论以及散播谣言、制造恐慌及引发歧视的行为,也需要政府不同部门间的协调运作,更需要白宫的统一指挥。但特朗普政府这方面的能力比较欠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