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美国需进一步协助中国的两大原因

撰写:
撰写: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还在持续蔓延。中美两国在“美国政府有没有协助中国”一事上,显然也有些分歧。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4日举行例行记者会,就美方涉疫情言论答记者问。华春莹指出,美方理应采取客观公正、冷静理性态度,不作过度反应,尊重和配合中方防控努力,同中国和国际社会一道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方注意到美方多次表示愿向中方提供援助,希望有关援助早日到位。

而自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美方也多次表示要对中国的疫情提供帮助。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1月27日发布推文说,已向中国表达愿提供必要协助。同一日,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也表态说,美国准备好协助中国人民对抗病毒。

2月2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再次表示,美方基本上关闭了来自中国的通道,不能让成千上万可能感染病毒的人入境。美中关系很好,美方正向中方提供巨大帮助。

那么,美国政府具体是如何帮助中国抵抗疫情的?

据彭博社2月3日报道,本次疫情甚至会影响到前中美1月签订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具体落实。(美联社)

通过梳理发现,目前美国帮助中国的举动发现,美国企业和一些非政府组织是帮助中国抗击肺炎疫情的主力军。

例如,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国际直接救援组织)慈善机构捐向中国湖北两大医院(协和医院及孝仁医院)捐赠了20万只医用外科(手术)口罩,还同时寄出了防护服、隔离服和医用手套。为了能把这批物资紧急运送到湖北,美国联邦快递(FedEx)也向中国开了绿灯,不仅免了运费,还进行了加急处理。

而据中国社科院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2日,共有188家外资企业捐赠给中国10.96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等于0.14美元),其中美国企业捐赠中国的资金最多,为2.7亿元人民币。

比起美国政府,美国企业对中国的援助似乎更为实质和快速,出现如此情况也与美国政治经济环境有关。美国社会政治经济都以私企为主体,私营经济的利益一直是美国经济的导向标,所以此次对华援助也必然会由私企最先反应和主导。而在这过程中,美国政府本应在其中发挥润滑剂的作用,让美企援助中国抗击疫情的过程变得更顺畅。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一边说要帮助中国缓解疫情,另一边却将对中国的预警等级升至最高。美国国务院1月30日更新针对中国的旅行安全预警,将旅行安全级别上调至最高的第四级。美国政府此举显然是变相降低了美国企业往返中国的航班,从而减少对华进出口的贸易,这与特朗普口中的协助中国是自相矛盾的。

不仅如此,一些美国美国官员还对中国疫情出现了“落井下石”的举动。例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在接受电视访问时却语出惊人地表示,疫情的爆发将有助于北美地区就业机会的回升。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还表示,目前武汉肺炎是中国的疫情,而美国将协助中国尽快解决。

图为美国现任商务部长罗斯,他在1月30日的发言引发了北京的不悦,也招来美国媒体挞伐。(新华社)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美国政府这自相矛盾的举措显然对缓和疫情没有半点帮助。美国政府需要明白两件事。

首先,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并非中国的疫情,是全球的疫情,世界卫生组织(WHO)已经在1月31日将Coronavirus(肺炎病毒)定性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也就是说,此次疫情并关乎全球各个国家,需要各国集中资源共同解决,这也是在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至全球的最好方法。

其次,对疫情的研究,譬如美国Gilead(吉利德公司)正在开发的新型实验性广谱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既对疫情有帮助,也对美国企业而言存在着较大的利益。

据美国媒体报道,华盛顿州的首例肺炎患者在确诊之后一直接受支持治疗的策略,比如补充盐水和缓解恶心的镇痛药等。然而,在该患者接受治疗的第五天,其情况出现恶化,胸腔出现肺炎状况,氧饱和度也开始下降。根据患者的情况,院方在第七天让该患者接受了Remdesivir的静脉输注。

部份抗爱滋病药物早前被证实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治疗有效。(路透社)

此后第二天,该名患者的临床症状出现了立竿见影的改善,氧饱和度上升,除了呼吸道的流体和干咳状况外已无其他症状。该案例公开后,不少舆论认为Remdesivir对此次肺炎病毒的治愈有着一定的疗效。但Remdesivir在美国还是处于试验阶段,不能广泛使用和试验,目前全美确诊的病例为5人,这对吉利德使用Remdesivir救治的空间也出现了一定的限制。

如今中国的疫情还在不断蔓延,据中国官方公布数字显示,截至2月4日清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数增至20,438人,死亡人超过361人。若特朗普政府在此次推进Gilead公司与中方医疗团队的合作,一方面是有效的控制疫情,在人道主义的基础上真正帮助中国在尚无药物控制疫情之时施以援手,另一方面更是让本土医疗企业的获得难得的临床实践机会,助力其药物研究的成功。

美国政府需要看到的是,疫情无国界,协助中国抗击疫情不仅是“帮助中国”,而本就是为美国国民和全世界负责,且在此过程中的中美协作,也会对两国药物研究有积极意义。

面临疫情,对人员往来加以管制是有必要的,但这并不包括过当的指导性建议。特朗普政府若继续变相为两国正常交流添加阻碍,乃至影响中美贸易往来,不仅有损自身形象,更会拖延了攻克病毒的关键时间点,对疫情防治无益。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