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和平新计划:以巴难笑纳 中东难和平

撰写:
撰写:

继2019年发布“世纪协议”,作为以巴经济和解方案后,特朗普(Donald Trump)又于1月28日公布备受争议的“中东和平新计划”,表示将以此作为以巴冲突的政治解方。特朗普不仅在协议中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不可分割的首都”,也承认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定居点的主权,更允许以色列完全控制定居点。可想而知,此番举动自会在中东政坛引发轩然大波,例如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便声称切断与美国、以色列的安全关系,然而据Middle East Eye在2月4日的报道,阿巴斯喊完后,三方往来依旧,彷佛昨日的热血吶喊不过南柯一梦。

特朗普于1月28日公布“中东和平新计划”,大量让利以色列,并表示将以此作为以巴冲突的政治解方。(Reuters)

其余各方虽有所反应,却也是做戏成分居多。巴勒斯坦、土耳其、约旦与伊朗的反应在预料之内,纷纷抨击特朗普行事过于单边,偏袒以色列;沙特、埃及、阿联酋等也按照剧本演出,表示赞成,并呼吁巴勒斯坦慎重考虑美国的提案。对巴勒斯坦领导人而言,一旦同意这份协议,便形同政治自杀,更有可能引来现实生活中的杀身之祸,故切断安全关系的口号喊得极高,私下却又保留谈判空间;其余中东国家则各有盘算,背后动机既涉对美关系,也有经营己身地位的考虑。短期之内,和平新计划难行,以巴冲突也将持续歹戏拖棚。

为政治服务的“和平计划”

特朗普的提案看似要调解以巴冲突,实则服务于美以两国领导人各自的政治需求。特朗普眼下弹劾案缠身,选在此时丢出外交震撼弹,不仅能稍微遮掩自身丑闻,也能稳固国内亲以色列的基督教福音派等选票来源。自特朗普上任以来,其屡屡将以巴问题当作政治公关提款机,先是在2018年承认国际共管的耶路撒冷属于以色列,又在2019年宣布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好替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催票,近来又提出中东和平新计划。其虽宣称自己在中东有远大战略,但以巴问题明显不在考虑之内。

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则身陷腐败官司,同时被内政局势搞得焦头烂额。2019年4月,以色列右翼政党利库德集团赢得第21届议会选举,但因内塔尼亚胡组阁失败,议会随后解散;当年9月,以色列再度举行第22届议会选举,总统里夫林(Reuven Rivlin)先后授权内塔尼亚胡和中间党派蓝白党领导人甘茨组阁,没想到双吞败绩,议会再次解散。组阁不顺加上贿选案,让民众对其信心尽失,虽说内塔尼亚胡表示同意计划中的全部条款,但民众显冷眼旁观。根据以色列民主研究所3日发布的民调显示,有高达49.9%的以色列人认为,日前公布的“中东和平新计划”,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要帮内塔尼亚胡在3月2日的议会选举中催票。

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以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合照两人合照作为竞选旗帜(AFP)

回顾巴勒斯坦一方,总统穆罕默德·阿巴斯在计划公布之初便明确表示拒绝,不仅称其为“阴谋”、“世纪耳光”,更在2月1日发表强硬声明,表示要切断与美国、以色列的安全关系。然而过了一天后,2月2日所有部门仍正常运作,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至今依然,原因在于,阿巴斯的用意不在真断,而在恐吓美以。以色列长年与组成巴勒斯坦政府的法塔赫(Fateh)私下合作,将安全行动与情报信息外包给后者,使其在维持秩序、压制对手哈马斯(Hamas)的同时,能减少对以色列部队与公民遇袭的风险。故“切断安全关系”,就像是藏于阿巴斯袖内的王牌,只能喊喊不能真用,否则结果便是大规模的哈马斯火箭攻击,也可能导致现今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崩解,届时群龙无首、乱上加乱。

犹太定居者俯瞰约旦河西岸城市杰里科。在特朗普总统公布“中东和平新计划”后,以色列誓言吞并约旦河西岸的大片地区。(AP)

同床异梦的中东

特朗普提的和平新计划,美以巴三方皆心知肚明,根本难以实践。但其余中东国家的反应则饶富趣味。土耳其的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因国内景气欠佳、民怨冲天,故2019年起便实行一连串强硬外交举措,包括入侵叙北、发兵利比亚等,短期目标意在转移内政经济压力,长远规划则在夺取伊斯兰世界的话语权;伊朗自美国加重经济制裁、片面撕毁核协议后,便重新奏起反美主旋律,加上苏莱曼尼(Qasem Soleimani)遇刺,现下正是如火如荼的高潮,自然也要批评几句。

反观沙特、阿联酋、巴林等海湾诸国拍手赞成,主因在于沙特与美一向有着特殊的政经合作关系,也是特朗普“拉拢以沙、共抗伊朗”战略的要角之一,故区区以巴问题自然是美国说得算;阿联酋与巴林两国则一向是沙特的附庸,虽偶会意见分歧,但在大原则上一向以沙特马首是瞻。埃及则曾在几次中东战争中付出惨痛代价,故对力挺巴勒斯坦一事早就敬谢不敏,此外其也仰赖美国提供军火与反恐金援,自然也不会对特朗普此举有太多意见。

以巴冲突至今已逾70载,中东诸国几乎都曾牵涉其中,但如今看来,各方疲态已现、意兴阑珊。即便所谓和平新计划的本质就是“巴勒斯坦并吞计划”,但不用等到计划实施,并吞与伤亡便每日上演;计划本身也不过是各种政治盘算的产物,无人在意,也难以实施,更遑论能为以巴与中东带来和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